×
淘情慾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4)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1)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2)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3)

 

被翟以恩圍住時,我好緊張,卻也期待他可以抱我

期待好朋友的擁抱是可以的,我一直不斷對自己喊話

突然間,他走回我後面,雙手攬住我的腰間

我的眼珠傻傻地定住,連眨眼都覺得浪費

 

「不要走開,讓我抱抱妳好嗎」

他的鼻息穿梭在我的肩膀,我一定也不動的就這樣被抱著,而我,也好想抱抱他

我轉身面向翟以恩,看了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神沒有閃躲

鼓起勇氣,親了他一下,我很快速地離開他的嘴唇

 

他沒有拒絕我,繼而捧著我的臉龐

深深的吻了我,周遭的鋼琴伴奏成了最好的協奏曲

燥熱的天氣,讓熊熊的慾火一發不可收拾

 

「我們,去房間好嗎?」翟以恩牽著我的手對我說

「恩~」我點了點頭,同意他這個提議;當時,我將我的理智留在了房門外

 

躺在翟以恩的白色乾淨大床上,有股旅館的消毒水味

不過,我喜歡

 

我們躺在床上,看的出來他也很緊張,我摸摸他的臉頰,像是緩和一般

他撫摸著我的腰間,手不斷游移著,

身為一個很在意前戲的女人,不得不說這樣我很愛

不斷深吻著對方,交換唾液的同時,我不知道我同時也將我的愛分出去一半

翟以恩的手移向我的胸前,他非常的客氣,可能是不習慣跟好朋友上床

 

「妳知道嗎?我以前喜歡過妳」

翟以恩突然冒出這句話,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不那麼緊繃跟罪惡了

 

他微微起身脫掉自己的上衣,光看著他裸露著上半身,就很想打炮了

 

「你好像比以前曬黑了一些耶」我看了看他的上身問了這句話

「開始學衝浪,當然不比之前白阿」

「學衝浪是為了把妹吧你」

「如果可以把到妳也不錯」他感覺很不經意的說出這句話

 

媽的,翟以恩你講這句話是想要讓我對你多沉迷

 

接著,他將我捧起立坐,一邊吻著我一邊脫掉我

褪去上衣之後,手指伸入我的內衣肩帶,手指一勾,將肩帶勾下來

可能是朋友間的情愫,讓我們第一次就上手

 

他開始揉著我的奶,順時鐘方向,我超喜歡

我的手指也撥弄著他的乳頭,感覺到他的乳頭挺的很硬

我們之間的吻從沒停過,

不得不稱讚他的愛撫很到位很舒服,讓我很放鬆

他將我的大腿撥開,用他的膝蓋頂著我的腿

手指狡猾的偷偷攻擊我的私處,他慢慢的將中指伸入

開始擺盪著私處裡的所有肌肉組織,不知不覺我咬著下嘴唇享受著一切

 

這時他才意識到還是脫掉我的裙子比較方便,畢竟已經捲到腹部上了

可是,我不要他就這麼的停住

我拉住他想離開的手

 

我看著他的臉,我一點也不緊張:「不要停,很舒服」

他似乎明白的我的意思,接著又是一陣恐怖攻擊

我說真的,我真的有股要噴水的感覺,接著,他更趴到我的兩腿間

開始口愛

小樂很少幫我口愛,他覺得麻煩,卻總要我為他吃

我看著翟以恩的舌頭在我雙腿之間,不斷起伏轉圈

他的手也同時牽著我,就像女性取向的A片中,那一個重氣氛的男優一樣

只不過,他是我的好朋友

 

身為好朋友的我,提議用六九的體位,畢竟不能只有我享受

在我含住翟以恩的同時,我們成為彼此的好朋友跟炮友。

 

那一刻,成為可以安慰彼此的炮友。

為什麼是炮友,我的心裡不斷重複這他那一句

「我以前喜歡過妳」

喜歡是以前,不是現在…

 

卡卡小姐

 

《下周一待續》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