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Dirty Love(9)

Share

Dirty Love(1)

Dirty Love(2)

Dirty Love(3)

Dirty Love(4)

Dirty Love(5)

Dirty Love(6)

Dirty Love(7)

Dirty Love(8)

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她暗自希冀,撒旦能親口給予她一些承諾。哪怕只是一點點的承諾,哪怕,只是一句:「我現在執著的人是妳,但這時間能維持多長,我不知道。」也好。

只要他願意說,即便,她不愛他,也會努力使自己愛上他。

可是她不曾聽見那些類似承諾的承諾,之後,也不奢望了。沒想到的是,後來出現一個男人,給予了她超乎預期的渴望與冀盼。

蘇必宇的愛是救贖,將她從萬丈深淵裡拉了出來,更修補了她殘缺破碎的心,既然她擺脫了過往的陰霾,那她更不願意回到那段自我放逐的日子。

「到此為止吧。」Samy喟嘆。「從今天起,你去找其他的女人吧,別再來找我了。」

她繞過撒旦,轉身要走,卻讓他扯住了手腕。

「剛才我說的話,重新再說一次。」撒旦嗓音一冷,「妳不想繼續這個遊戲,我沒有答應這種事。妳不想玩,我就得停手?別忘了,當初是妳主動勾搭我,現在拍拍屁股就想走,妳把我當成什麼了?」

Samy緩緩閉上雙眼,眉頭苦皺。

她真是恨死了在單身俱樂部的那個夜晚。被拒絕之後,挑錯男人,如今造成自己進退維谷。

「你現在是裝情聖嗎?當初在俱樂部裡,我們就說好,只玩一個晚上。後來出現意外,也只是因為彼此之間上床的感覺還算契合,現在,我不想玩,不過是回到原點而已。」

撒旦瞇起眼,眼瞳裡充斥著危險的意味。

「我只有一句話。想中止遊戲,妳會後悔。」

Samy甩開他箝制的手,怒瞪著他。「那麼,我也警告你,再用那種下三濫的手段威脅我,我就報警。」

撂下這句話,她毫不猶豫地轉身離去,徒留神色陰鷙的男人站在房內。

男人掏出菸盒,點了根菸,望著房門,徐徐吐出煙圈,面容冰冷。「Samy,從來沒有一個墮落的靈魂,可以逃出撒旦的掌心。妳,會為妳今天的決定付出代價。」

Samy拖著疲憊而沉重的身軀回到了住處。

她扔下包包,脫去身上的束縛,光溜溜地走進浴室,泡起熱水澡。

終於,結束了。

該說的話說完了,往後,她再也不必理會心中的夢魘。忘記吧……

「敢再威脅我,我一定報警。」抹去臉上的水珠,Samy長長吁氣,同時,耳邊飄來房門開啟的細碎聲音。

聽著那輕細的聲響,她竟然感到安心。

她的男人回來了。

Samy嘴角不自覺勾起,恍神間,浴室的門被打開,蘇必宇退去衣衫,從她身後進了浴缸,環抱著她,吻了吻她的肩頭。

「今天上班還好嗎?」

「還可以,只是晚點下班而已。」

「妳今天怎麼沒有打電話給我?」

Samy一愣,知道他只是在問她平時的例行性動作為何沒做,心中卻沒來由地不安。

「我忘記了……怎麼了嗎?」她回頭看著他,刻意笑說:「你該不會是被我追蹤習慣了,一時沒打電話,覺得渾身不對勁吧?」

蘇必宇搖頭,眼一瞇,「妳不會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吧?」

「啊?」Samy一頭霧水。「什麼日子?」

蘇必宇沒搭話,試圖讓她自己想起,發現她找不出答案,不可置信地說:「寶貝,今天是我們兩人正式交往滿兩年的日子,妳居然不記得了?」

Samy這才恍然大悟。「啊!我忘了……」滿腦子只想著處理撒旦的事情,她竟然忘記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去年,他們還去吃了燭光晚餐,今年,倒是什麼也沒做。

「妳不會也忘了,當初我們交往時,是怎麼說的吧?」

Samy這下更加混亂了。兩年前,她說了什麼?她完全沒印象。

見她始終一臉茫然,蘇必宇不禁嘆息,「當初交往時我們說好,彼此都到適婚年齡了,如果真的合得來,能走上兩年的感情,我們就結婚,這些話,妳全都不記得了?」

「我……我……」

蘇必宇浸泡在水中的手緩緩浮出水面,手裡拿了一顆求婚戒指。

「我今天不是加班,而是去挑戒指了。」他笑得溫柔,接著說:「張婉馨小姐,請問妳願意嫁給我嗎?」

12夜粉絲頁

Advertisement
12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