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比較吸引男人的是對性的想像…

Share

文/ 亞歷山大.封.笙堡

Advertisement

派對上可以聊「性」嗎?當然可以。但根據古老的經驗法則:牛皮吹得越大的人,命根子越小!基本上,英國上流社會閉口不談性事,但誰都知道濫交是全英國人(不分階級)最愛的運動(僅次於板球)。相反的,全地球最愛誇口性事、歌頌性事、描寫性事的西班牙,卻養出了世上最忠心的男人和最難勾引上床的女子。

性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被普遍高估了。讓我們心蕩神馳的,其實是對性的想像。實務上,性既累又麻煩且浪費時間。根據佛洛伊德的說法,驅動人類各種行為的是欲而非性。沒有那份欲,就不會造就出藝術與文化。古代的吟遊詩人在意中人的窗前歌唱,要的也只是藉歌傳情。沒有吟遊詩人的情歌,就不會有爾後的歐洲文學、古典音樂、莫扎特、貓王等等等。至於性高潮──那是最後的終極目標,但真正關鍵且充滿情色趣味的卻是過程。性高潮是樁該被嚴肅看待的事。法國人是第一個懂得嚴肅看待性高潮的民族,他們將其正名為「小死一回」(la petite mort)。在達到「高潮」的那一刻,你根本感知不到自己,你只覺得渾然忘我。根據神經生物學家的說法,高潮時的大腦狀態跟瀕死很像:靈魂就像脫離了身體(靈魂出竅),在那短短的幾秒鐘內,你將徹底擺脫生之負累、重量、想法,和人世間的一切。

燃起我們欲望的,是交媾和達到高潮的想法,而非交媾本身,此一事實同時解釋了何以《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這類書籍能夠大賣。做愛時如果一直被鞭打,我想大多數人都會覺得很痛苦,但如果只是幻想(在腦中模擬)卻會讓人很興奮。色情影音網站Youporn大受歡迎(每天的點閱率超過六千萬),同樣說明了:比較吸引人的(尤其是男人)是對性的想像,而非上床實戰。這樣的結論令人沮喪。倘若對性的渴望是人類行為的內在動機,那麼男人有了像Youporn這樣的色情網站後,滿足欲望的實際行動將被取代。

網路色情將蒙蔽人類的原始本能,讓我們得以便宜行事的解決掉性欲。光用看的、光用想的,這種概念式的東西,希臘哲學家稱之為「觀念」(idea)。如果性欲驅使我們去做的事,藉「觀念」,換言之藉圖像就能獲得滿足,那麼肢體接觸將被純視覺的觀看所取代。人類藉網路為自己創造出一個懶人的數位極樂世界。從前得像狩獵般付出勞力、苦苦追求才能得到的東西,現在滑鼠一按就能心滿意足。近來,數位性愛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逐漸成為話題。美國出現了「NoFap」運動,「fapping」這個字是手淫或自衛的口語說法,而「NoFap」就是「拒手淫」。此運動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並非什麼天主教衛道人士,而是當紅的匪幫說唱(Gangsta-Rap)饒舌歌手五角。他透過推特提供粉絲具體的建議和作法,教導大家如何戒除自慰成癮。他們還設立了一個網站,讓自慰成癮者彼此分享自己的情況、戒癮成功經驗和生活點滴。

有色情影音成癮問題的,幾乎全是男性。所以男人比較懶?男人對實際做愛的興趣遠不及女人?最新的性學研究推翻了許多大家原本堅信的「謠言」,並大大撼動了男性世界。這些謠言包括:男人比較花心,總想找機會跟女人上床;女人比較忠心,嚮往一夫一妻制。加拿大皇后大學女教授梅雷迪斯.契弗斯(Meredith Chivers)找了許多人來進行實驗,結果發現:其實女人比男人更容易被挑起性欲,但我們的社會教育女性必須否認或隱藏這項事實。契弗斯教授的實驗中,有一項是讓女性受試者看各式各樣的影片,然後測量她們的興奮反應。影片內容包括團體性愛、暴力性愛、男男性愛等。測量結果:看過這些影片後,女性受試者明顯出現了興奮反應。但要求她們填寫問卷時,女性卻全盤否認自己的感受。換言之,女性在真實感受和被允許感受(受到文化塑造和影響)之間存在著極大落差。男人的情況剛好相反,他們很愛吹噓,實際上卻沒有那容易「硬」起來。

紐約的科學新知記者丹尼爾.貝爾格納(Daniel Bergner)將過去幾年的性學新知彙整於他的大作《女性想要什麼?》(What Do Women Want? )中。如果你認定女人一定是乖巧、保守含蓄、嚮往一夫一妻制的,那麼勸你不要去讀這本書。裡面引述的最新研究叫人驚訝,尤其令男人震撼。例如,學界早已證實:在相處多年後,男人還是會對同一個女人產生「性」趣,但女人在與她的男人相處五年後,就已經對他毫無「性」致了。此外,男人才是真正的一夫一妻動物,女人並不是,這一點跟大家熟知的陳腔濫調剛好相反。不過就人類歷史來看,長久以來這一點似乎不造成問題。畢竟,人類(尤其是男人)對生活的期待與要求本來就不高!

學者同樣研究了怎麼樣的男人對女人具有吸引力。女人喜歡讓她們有安全感、可靠的男人,據說此一印象形成於百分之一秒。而且女人偏好行動敏捷的獵人。換言之,懶男人或那些因網路而喪失狩獵本能的男人,在求愛市場上嚴重屈居劣勢。這也正是關鍵所在:何以花花公子總能成功擄獲女人,因為他們具有強烈的企圖心,願意不怕麻煩、不畏艱辛的去追求女人、征服女人。真正具有騎士精神、風流倜儻的男子漢,是對女人真的感興趣的男人,但他們常被其他男人奚落為「只會討好女人」。這種男人之所以能成功的擄獲女人,正因為他們是真心喜歡跟女人在一起,他們(就像優秀的獵人)對「獵物」具有同理心,能看穿獵物的心理。換言之,他們是真的在跟獵物周旋,但也因此被其他男人看不順眼。

在此,我想舉二個實際範例。一個是阿里汗(Aly Khan)王子,一個是波費里奧.魯維羅薩(Porfirio Rubirosa)。此二人堪稱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花花公子(並無競爭關係)。二戰前後是他們倆的輝煌時期,二人都隸屬「噴射機掛」(那時候的富豪流行乘噴射客機到處旅行)。兩人的共通點還有:他們都因為喜歡開快車而死於車禍意外。阿里汗曾自述:「我就是喜歡窩在女人堆裡,唯有在女人堆裡,我才能感覺生龍活虎。我的生活如果少了女人就毫無意義了。」他是伊斯蘭教伊斯瑪儀派(Isma’ilism)精神領袖阿迦汗三世的兒子兼繼承人,一生都在追逐漂亮的女人,當時的八卦新聞全靠他的緋聞和婚姻在撐場面。阿里汗的風流史始於十八歲被父親送往倫敦時(他父親這麼做是為了不讓他受到他母親的影響)。阿迦汗三世將兒子安頓在一座皇宮般的豪宅裡,配備無數傭人和極優渥的生活費,並且給了兒子一些社交建言,例如賽馬─除此之外,完全不管他。不久之後,他便成了倫敦所有貴公子的頭號公敵,和所有年輕仕女的心儀對象。

他的著名情史除了包括美國四○年代性感女神麗塔.海華斯(Rita Hayworth)之外(而且還是從美國知名導演暨演員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身邊搶過來!),還有佛奈斯子爵夫人(當時她還是威爾斯親王﹝後來的愛德華八世和溫莎公爵﹞的情婦)。他們相識於紐約的一場派對,他當場邀請她隔天共進晚餐,接著隔天又再邀請她。當他得知她必須返回倫敦時,便幾近哀求的挽留她,但她卻笑說:「不行,我明天一定得走。」隔天當她踏進船艙,發現裡頭布滿了玫瑰,每束花上還都附上一張濃情蜜意的小卡片:「妳怎麼能就這樣離開!」、「愛妳的阿里!」、「倫敦見!」。隔天一早,船艙的電話響了,阿里汗在電話的那頭說:「親愛的,我們去吃早餐吧!」原來,他瞞著她偷偷上了船。在五○年代倫敦的上流社會裡,名女人如果能勾搭上阿里汗可是件非常光彩且能博得美名的事!阿里汗之所以能成為傳奇,重點在於他追求女人的技巧,以及他製造風流韻事的功力。當他看上一個女人,他會把整個世界捧到她面前獻給她,不但祭出珠寶攻勢,還會想盡辦法帶她去浪漫的地方度假。據說有天早上他偷偷安排了管弦樂團,甚至還有男高音,到心儀女子家中的庭院去演奏,只為了用情歌將她喚醒,然後共進早餐。

但他的兒子、現任伊斯瑪儀派領袖阿迦汗四世卻無緣締造花花公子傳奇,因為他缺少了那份魅力。他從來就不是個「suave」(溫文儒雅)的人。「suave」這個字不好翻譯,它結合了優雅、迷人、老練、聰明等等特質。羅傑.摩爾(Roger Moore)演的詹姆士.龐德非常suave,但丹尼爾.克雷格扮演的○○七就一點也不suave了。

最能體現溫文儒雅的人,非來自聖多明哥的波費里奧.魯維羅薩莫屬。他一個人的緋聞,就足以滿足所有拉丁美洲人的八卦需求。英國諷刺大師伊夫林.沃形容他是「外交部暨大使館裡那個品味有點詭異的機伶小夥子」。魯維羅薩原本只是個無名小卒,一個在社交場合不受其他男人重視的傢伙。他一共結過五次婚,其中一次是娶了百貨業巨擘伍爾沃斯(Woolworth)的女繼承人,亦即美國知名的「貧窮女富豪」芭芭拉.赫頓(Barbara Hutton),他們的婚姻一共維持了七十二天。但魯維羅薩之所以能躋身上流,全是拜第一任妻子之賜:弗洛爾.德.奧羅(Flor de Oro,意為「黃金花朵」)是多明尼加獨裁者特魯希略(Trujillo)將軍的女兒。為了讓女婿的身分足以跟自己的女兒匹配,特魯希略特意拔擢魯維羅薩成為外交官,一開始出使柏林,後來到巴黎,之後又派駐布宜諾斯艾利斯。但他在阿根廷膽大妄為到竟勾搭上總統夫人伊娃.裴隆(Eva Perón),此事一度引起多明尼加共和國和阿根廷之間的外交危機。直到今天(就像我們在餐廳裡看到的),阿根廷人還稱大尺寸的胡椒研磨罐為「魯維羅薩」,藉此影射他那根巨無霸的性器。據說,魯維羅薩每天都得服用一種用日本菌菇密煉而成的神祕藥粉來維持傲人的性能力,但這很可能只是他的情敵(手下敗將)刻意造謠。據可靠人士透漏給我的消息,魯維羅薩那方面的能力並沒有多麼異於常人。比優異的床上功夫更重要的其實是:他體貼女人、了解女人的心思與能力,他非常會奉承女人。這是莎莎.嘉寶告訴我的。她曾經一度跟他打得火熱,後來他為了無趣的艾娃.嘉德納(Ava Lavinia Gardner)離開了她。我向莎莎.嘉寶探詢魯維羅薩的事,她一臉陶醉的說:「親愛的,他當然是個很棒的情人,但更棒的情人我也遇到過不少!可是唯有跟魯維羅薩在一起,你才能感覺到自己是全世界最重要、最有趣、最迷人的尤物。那種感覺性感極了,比性愛還要性感!」

本文出自《聊得有品味》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商周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