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Dirty Love(10)

Share

Dirty Love(1)

Dirty Love(2)

Dirty Love(3)

Dirty Love(4)

Dirty Love(5)

Dirty Love(6)

Dirty Love(7)

Dirty Love(8)

Dirty Love(9)

Samy看著眼前的求婚戒指,呆愣地不可置信。

兩年前說的話,是種希冀,是種渴望,但,她從來沒有想過願望會成真。

人隨著年紀增長,年幼時,那些印象深刻的美麗童話,在一次次戀情受挫下,早已沖淡了對夢幻伴侶的追尋,而她,也不是公主。

套句難聽點的說法,她是男人眼裡的破鞋。

這樣的她,還有資格觸碰年幼時期,埋藏在心底的那個小小夢想嗎?

她想要有個疼她愛她的男人,不用過上奢華的生活,但,在那個男人的世界裡,她就是他的唯一,可以與他相伴一輩子的女人。

回想起孩童時深埋於心中的妄想,Samy的眼眶瞬間充滿霧氣。

「必宇,你說的是真的嗎?」

她的聲音哽咽而顫抖,帶著小心翼翼的退卻,深怕這只是他興致一來的念頭,隔天,全都不作數了。

「當然是認真的。」蘇必宇吻了吻她的面頰,「上回吃飯時,我爸媽私下也跟我說,他們很喜歡妳,只是覺得妳做櫃姐的工作太勞累了,萬一以後有孩子,恐怕會負荷不了,希望我再跟妳溝通工作的事情,但,我覺得那些還早,要是妳不願意嫁給我,其餘的,都是多談。」

「當務之急是,我得先把妳娶回家才行。」蘇必宇笑了笑,重申:「所以,張婉馨小姐,請問妳願意嫁給我嗎?」

Samy沒有料到,在今晚面對了種種沉重陰霾之後,會有個驚喜等著她。她抹去眼角滾落的淚水,顫抖地接過那枚戒指,點點頭,輕細的聲音說出:「我願意。」

她轉過身,吻著心愛的男人,情慾隨著蒸騰的水氣飄散在浴室中,兩具濕溽的軀體一路從浴室跌跌撞撞倒上床,輕軟濕滑的舌尖舔過男人的下顎,喉結,朝胸膛下蔓延……

她的耳邊飄來低沉急促的呼吸聲,那使她更加興奮。她的手指輕輕覆握男性的根部,來回套弄,在一聲隱忍的抽氣間,她張嘴含住了他的分身,濕潤的口腔取代了手指的撫摸,在他身上製造出更多的刺激。

他拉起她,一個翻身,帶著迫切需求的急躁,挺入她身體裡。

她的雙腿纏在他的腰上,唇舌舔咬著他的耳廓,臀部駕輕就熟地擺動迎合……

對於性,她比他懂得如何取悅對方。

她愛他,唯一的不完滿,是彼此的性事,並非她想像中那般來得契合。這件事,她始終沒有對他開口,畢竟,愛情得來不易,性,能有其他方式可以獲得滿足。

Samy推倒他,臀部輕輕畫圓,交融在她體內、不屬於她體溫的火熱,與陰道內的肉壁來回摩擦,快感逐漸累積,但她沒有得到高潮。

在他射精的那瞬間,她的腦海裡忽然浮現另一個,能撩起她身上每一處敏感地帶的男人。

她不愛撒旦,但跟他做愛,是一種享受。他熟練的技巧能夠滿足她對性的渴望……

她閉上眼,指尖撫著自己腫脹的陰核,揉捻打圈,配合著強烈的腰臀律動,最後,靠著自己達到高潮。

Samy氣喘吁吁地趴在早已繳械的男人身上,汗珠滾落眼睫,模糊了視線,她閉上眼,心底升起一股罪惡感。

為什麼跟心愛的人上床,她卻又想起另一個惡劣男人的床技?

她不愛撒旦,但,她卻又時常在跟必宇上床的時候,藉著回想他的性愛技巧,幫助自己得到愉悅的快感。

她……是不是很犯賤?

12夜粉絲頁

《下周二待續》

Advertisement
12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