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你有試過在沙灘上做嗎?

 

「我們已經約會了三次,現在,不是該去旅館?!」坐在副駕,我悠悠地說。

他抿著嘴掩飾驚訝後漾開的笑意。慢慢地說:「怎麼會有人這麼鮮啊?」



 

那一天,我們並沒有去旅館。

記憶畫面就停留在他那微笑的嘴角後藏著濃濃的餘韻,關於被我逗笑了。

 

一直以來,他的名字就是台北花花公子的代名詞,甚至是綜合了劈腿姿態優雅、手腕好、話術高、同時搞定許多女人等的集合名詞。但他沒料到自己會在一次客戶拜訪後,遇見我,一個冷漠、自由的女人。而那份冷漠、蠻不在乎,最後不小心深深傷害了他。所謂花花公子偶然間不小心暈船,下場大抵就是這般。

補充一下:對我個人而言,這位「察理王」(對女人先進察顏觀色之能事後,再順手優雅處理剝光生吃的king)最強之處,莫過於「細節好」尤其是每個環節都非常講究細節。許多男人,只有在認識前期重視細節,也或者只在某些方面才懂細節。他偏偏是直到關係終止的那一天,始終全方位全時段地細節好。

也因為這一段關係,使我發現重視細節的人,往往在細節進階為更臻完美之際,被自己的風情萬種所迷醉了。於是陶醉不已的瞬間,竟突然發現目標者冷眼旁觀著,模樣突然顯得邋遢可笑。

 

他手上握著我們最愛的威士忌,從容地關上房門,面帶神秘笑容以寬厚的胸膛將我逼到牆邊,「我好喜歡妳的味道。」他親吻我的耳後、邊嗅著奶油味的香水身體乳,一路追吻到後頸、鎖骨,加重吸允的力道待我臉色羞紅喘不過氣時突然停了下來。蹲低單膝跪在地上抬起頭微笑說:「我幫妳脫高跟鞋。」(他就是這麼會調情,深得我心。)卸下鞋子後,狡猾地握著我的右腳踝不放手,開始親吻我的小腿、大腿內側直至核心,輕輕啄著含著,然後他抬起眼望向我因激情而融化的雙眼:「寶貝~妳真的好美噢~」在他進入了我之後,我撇見他習慣抿著的雙唇微微地放鬆張開,吐出一口嘆息…

這當中每個動作都如此流暢,一切都那樣強勢又理所當然。就在我們持續約會了近兩個月後,進了旅館房間的第一次。

這天之後的整整六個月的每一天,我們都上旅館,煲著貌似愛情的性愛,24小時細細照顧著我~他口中的寶貝,然後裹著浴巾在我身邊說著一些編織未來的傻話,儘管回想起來彷彿都是他一個人在自說自話。

 


 


無性呻吟

一個年紀頗大的女人,平日裡只能無性呻吟搞自嗨,有一天突然開了天眼說要寫兩性文… 決定再度滾上床, 尋找人生冬地裡的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