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妳要為他的射後不理負責

妳還是答應跟他去花蓮兩天一夜,妳猶豫那麼久不是時間上有任何衝突,是因為你們必須要共處一室。

 

你們也說不上多曖昧,頂多會餵對方吃東西,看過那一次電影他偷牽了妳的手。

除此之外,你們在生活上幾乎沒有任何交集,僅有碰面時多了一絲不同以往的氣息。

 

應該是那次牽手之後吧,妳一直都這麼認為。或許是那次牽手之後,你們共用一根吸管喝飲料也沒什麼了。一切很自然,沒有人抗拒。

 

連去花蓮玩也是妳自己說的,他只是聽到心裡,默默安排好行程房間再問妳時間能不能配合,體貼得讓妳沒有壓力。

 

可是妳也沒有那麼喜歡他,喜歡到可以馬上跟他交往。他很好,兩個人相處也不錯,但總覺得少了在一起的衝動。還是他也沒有讓妳感到「更多的喜歡」?

 

而妳也不是沒有和男友以外的發生關係,就這麼上床了也無傷大雅。於是妳答應了。

 

果不其然,只有牽手的兩人在各自洗完澡後,氣氛僵硬到無法好好聊天。妳只穿著灰色上衣與條紋短褲,他穿著白色背心跟四角褲,你們轉著電視不多說什麼。

 

『睡覺吧。』他先開口說。

 

妳太想劃破沉默,兩個人躺在床上四目相交,他伸手摸摸妳的頭告訴妳快點睡了,妳心底冒出了許多疑慮:「莫非他對我沒興趣?怎麼會不想跟我上床?」

妳挪動身體靠他近了些,說:「你有跟其他人這樣一起出去玩嗎?」妳知道這問題很蠢,但妳只是想離他近一點,確定他會不會心跳加速,會不會上前吻妳。

 

他說完話之後在你們沉默對看時與妳擁吻,那一吻就翻身壓在妳上面,妳依舊沒有抗拒。

妳環抱他的脖子,他撫摸妳的大腿,舌頭魯莽的衝擊妳的唇齒。他的手從大腿外側,到雙腿之間,妳沒有抵抗,他直接開始按摩妳的下體,妳根本沒有打算拒絕。

他開始親吻妳的脖子,寬鬆衣領沒有遮到的鎖骨。他把妳抱起坐著,脫掉妳的上衣,妳的內衣,跟他自己的上衣、褲子。

 

妳躺好任由他開始把玩妳的胸部,舌頭舔啊舔的在妳乳頭陶醉。而妳沉浸在自己被奉承被喜歡的得意中。

他的嘴唇緊靠在妳耳邊,身體貼著妳的背,肉棒頂在妳的臀瓣,『可以進去嗎?』他問妳,而妳點點頭。

 

妳的身體被他所填滿,他粗魯的撞擊,妳只想著是否要同意交往?

 

可你們就這麼抱著彼此睡了,隔天一如往常地繼續行程,沒有人提起是否成為彼此的戀人,合照拍完卻各自打卡上傳獨照。妳還在等,等他浪漫的開口告白,等他一句在一起好不好。

 

等到回去之後他不再像以往勤勞邀約妳,等到妳開口問他卻總是很忙回絕,等到妳問他是不是喜歡妳,他緊張的說:『大家不是玩玩而已?』

 

妳不知道從何怪起,好像只能怪自己。

妳不知道有些行為,在沒有交往的情況下答應對方,會讓對方有「可以這麼做」的錯覺。

 

就像怎麼會有一男一女共處一室沒出事的道理,大部分的人都這麼認為,而妳同意了,就代表妳也同意「就是會出事」的想法。

對男人而言,他只是接收到了「妳同意他的性暗示」,不是「妳同意他的交往暗示」。

 

況且,妳從來都不應該等著被選擇。

當遇到喜歡的人,請勇敢,即使最後失敗了,至少妳都在追尋自己所愛,而不是等著被愛。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