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醉愛深夜食堂─廣島燒

文/ 艾姬

 

每個人心中都有不為人知的祕密,像是另一個自己。只是礙於現實或者社會主流的意見觀感,必須隱藏所思所想,彷彿戴著一個生活的面具。

 

  男人們帶著他們的故事來到私人招待所,再帶著他們的故事離開。

  出了深夜食堂的大門,我們就是陌生人了。

  

  「真的,安全嗎?」這個男人還沒點菜,就在電話裡盤問了我一堆問題。

  「你想來,就要信任我。我的招待所營業以來,還沒出過事。我很低調,在這裡實際發生的事情只有你知我知,沒有第三者知道,除非你自己說嘴告訴別人。你情我願的交易,沒人強迫誰,只看客人自己怎麼想。」小心翼翼的男人差點搞得我火氣都上來。

  「啊……不好意思,讓妳不舒服了。因為我有一些包袱在……」他很快地表達了歉意。

  誰沒有包袱呢?人生不就是這樣,卸下了這個又扛起了那個,無止盡地循環,決定還是在自己啊。

  「我想,試試看。」最後,男人這麼說。

  

  今天哲生送貨來,很罕見地缺了重要的東西。

  「梨山高麗菜呢?」我問。

  「採購漏掉了,抱歉。曉艾姊,我去附近超市買來補給妳吧?」哲生困窘地抓了抓頭。

  「超市賣的是梨山的嗎?」我皺起眉頭。

  「呃……應該不是。但沒關係吧,總是高麗菜呀!」哲生帶著無辜的神情想要說服我。

  「你覺得我都是這樣做生意的嗎?怎麼可以隨便!」不知為何,我有情緒上來,不知是對哲生的,還是對自己的。

  「好,妳不隨便。那妳認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這是第一次哲生用這樣的語氣和我說話,我覺得有一股奇妙的電流從我的腳底慢慢爬升上來,令我全身顫抖。

  「這是我的事業、我的生活。你懂什麼?憑什麼這樣跟我說話!?」我昂起下巴,瞪著他。

  沉默的空白,在我們之間停留了幾秒鐘,我看到他神情挫敗地嘆了口氣說:「對不起,我沒立場管妳的事。我想辦法弄一顆梨山高麗菜來,等我一個小時……」

  他轉身離開,我莫名地覺得鼻頭一酸,眼淚撲簌簌地掉下來。

  哲生第二次送菜來的時候,按了我的門鈴就走了,我打開門,看見一個紅白塑膠袋裝著一顆高麗菜吊在我的門外。

  難道我就這麼失敗,他連我的面都不想見了?

  

  高麗菜絲、豆芽菜、蔥絲堆疊起心事,鐵板麵象徵著內心的糾結不清,豬肉片、雞蛋、麵糊包裹住祕密,鹹甜醬汁在表面上色,彷彿生活的表象永遠是這麼誘人與美好,只有勇敢地掀開外衣,才能看見真實的內在。

  這是今晚為身上有包袱的貴賓Roy所特別準備的——廣島燒。

  

  「我確認一下,我們應該沒見過吧?」這是Roy見面時跟我說的第一句話。

 

  老實說,Roy的臉非常面熟,我可能是在電視或其他媒體見過這個人,但一時想不起來,我也不願意去想。

  我搖搖頭,給他一個令人安心的微笑,「沒有吧。我記性不太好,見過也不一定記得。」

 

  今晚餐桌上主打的是日本料理,搭配佐餐的是純米大吟釀等級日本清酒,精米度39%,酒質高雅,帶著新鮮甘甜的花果香,冰鎮後飲用香醇爽口。我將長髮挽起,穿著日式浴衣,緩緩在酒杯注入透明如水的清酒。

 

  「我在那方面有輕微的癖好,妳能配合嗎?」長相端正,氣質斯文的Roy這麼說。

  「今晚,就把我當逆來順受的日本小女人吧……」我瞇起眼,腦中浮現了下午和哲生起衝突而難受的瞬間,我輕咬下唇,如果這是我的事業,就沒有什麼不能做的。

 

這不是真正的強暴,卻很像是。Roy撕扯下我的內褲,把我壓制在房間門板上,狂亂地吻我,我的髮簪掉落下來,長髮如瀑地披散在肩上。他低啞的聲音說著猥褻的詞彙,字字句句從我的耳邊敲進我的心。「妳每天都濕著等待男人對吧?喜歡我怎麼幹妳?啊?很想被我插吧?」他一把扯住我的頭髮,拉著我往床的方向走,然後將我推倒在床上。

 

  他分開我的雙腿,往我體內挺進,很猛烈地抽插著,讓我驚叫出聲。沒有前戲,一點也不溫柔,但當我露出害怕與受傷的表情,卻看見他的眼神變得更加興奮。我的呻吟帶著幾分哽咽和哭腔,他雙手撫在我的乳房上,下體更快速地律動進出,毫無保留地發洩著慾望。

 

  他退出我的身體,拿掉保險套,命令我跪坐在床上撫觸著他的陽根,接著他將他的亢奮塞進我嘴裡,壓著我的頭要我為他口交。

 

  「好吃吧?吸大力一點。嗯?」我順從他的命令,用力地吸吮他,一邊吞吐著他的性器,一邊撫摸著囊袋。脹大硬挺的前端分泌出了一些濕滑的液體,他舒爽低喘著。「喔,好舒服。弄出來,在妳嘴裡!」最後我筋疲力盡,口腔裡滿溢著一股鹹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