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醉愛深夜食堂─泰式蝦仁炒飯

文/ 艾姬

 

世界如此美好,但有些人看不到。

  我們的眼被蒙蔽了?我們的心被蒙蔽了?或者眼和心都被蒙蔽了?

  今天這個夜晚,對我而言非常震撼。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接待到這樣一位客人,有一些許久不見的激動在我內心蕩漾著。

  

  「妳的聲音好好聽,很溫柔,很有氣質。」電話那頭的男人名叫Peter,聲線也十分溫暖,輕易地就激起我的好感。

  「喔,謝謝你。」我禮貌回應著。

  「其實,我和一般人不太一樣。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能讓妳招待一個晚上?妳也可以拒絕的,反正我的生活裡已經很習慣各式各樣的拒絕。」他溫暖的聲音裡帶著一點無可奈何的淡然。

  「對我而言,客人都是一樣的。來我的招待所,就是貴賓。只要告訴我你喜歡吃什麼,其他的都不用擔心。」他越是這麼說,我越是好奇想要見到他。

  「不要太過精緻繁複和使用刀叉的料理,應該都可以;生魚片這種滑溜不好夾取的食物也不太適合。我其實不太挑食耶,或者說已經養成不太挑食的習慣了。」他說。

  

  接到Peter預約電話的當天,我還接到另一通電話。事情來得突然,讓我有點難以招架。我坐在餐椅上,彎起手肘托著腮,閉上眼睛,試著讓自己思緒清楚,情緒平復下來。

  這通電話,無預期地打亂了我的生活,無論我的決定會是什麼。

 

  哲生送貨來的時候,看出我的心不在焉。

  「曉艾姊,臉色不太好,身體不舒服嗎?」

  「不是。我只是覺得,有點無力,心理上的。」

  「嗯,要說說嗎?」

  我搖搖頭,很多事情跟人說也沒有用,我只能自己想清楚。

  

  這夜,我見到Peter,倒抽一口氣,但我想也許他看不到我驚訝的表情吧!高大略為纖瘦的他拿著手杖,站在我的門口,帶著一個溫和如煦的笑容。

  「今天要麻煩妳了。」他微微彎腰,非常客氣。

  「別這麼說,進來吧!你可以扶著我。」換我有點手足無措,因為還沒這樣和一個男人相處過。

  進到屋裡,我拉開椅子,安排他坐到餐桌前,讓他的手杖倚在牆面旁邊。

  「Peter,可以冒昧請教一下,你……完全看不見嗎?」我凝視他無法對焦的眼睛,觀察著他的表情,斟酌著字句。

  「我看得見啊。雖然妳在我眼前是一個模糊的光影,但我感覺我的心,會看見妳的。尤其是美女呀,我看得特別清楚。」他笑著說。

 

  我也笑了,他不是用眼睛看這個世界,他是用「心」。

  也許他所看見的,比我們看見的還清楚呢!

 

我這才回想起他在電話裡所說的一切。問他喜歡吃什麼,他卻只說了吃什麼東西會不方便。為了不給他人造成太多麻煩,他已經習慣了不太去挑剔食物,嗅覺頂多做出一種初步的篩選,最後還是讓味覺去接受各式各樣的東西。

 

  以魚露、砂糖、蒜片、朝天椒調製成鹹鮮的淋醬,洋蔥、蔥花、蝦仁、雞蛋、白飯拌炒,粒粒分明的白飯與蝦仁的Q彈口感,令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用湯匙或筷子扒著飯。入口吃前就能聞到撲鼻的香氣,吃炒飯不必顧忌什麼餐桌禮儀,豪邁就好!

  這是我今晚為Peter所準備的——泰式蝦仁炒飯。

 

  視障者的生活有多麼不方便,我倒是體會到了。我描述著餐桌上每一道菜,才發現自己表達能力不太好,沒辦法用精準的詞彙去詮釋。

  Peter的聽覺和觸覺倒是特別敏銳,注意著我每一個發出聲響的細微動作,例如當我在床上撕開保險套包裝的時候。

 

  我抓著他的手貼上我的身體,讓他用手心感受我身體的弧度、柔嫩的肌膚、圓潤的雙峰。當我兩手交替套弄著他的性器前端,感覺他的大腿肌肉僵緊,我親吻著他的大腿內側,舔著囊袋靠近肛門最敏感的肌膚。他的呼吸變得明顯而濁重,口腔裡發出舒爽卻又以理智極力壓抑著的嗚鳴聲。

 

  我溫柔地舒緩他的情緒,「放輕鬆,像我一樣,享受就好。」

  為他戴上保險套後,我坐了上去。我控制著力道與速度,看著躺在我身下的他,微張著嘴非常舒服的樣子。我放肆呻吟著,我要讓他感受到這開心的互動,感覺到在這一刻,我的身心全然投入。雖然對他而言我只不過是個模糊的光影,但我想要帶給他一個清晰而深刻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