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愛愛後,他對我這樣說

▲(圖/Shutterstock)

「好吃嗎?」他總是在問我這個。因為我是個美食家。

「好吃嗎?」我總是在問他這個,因為他是個傳說中的「陰」癡。

 

「快點啦給我地址,我把『下體的誘惑』電影票快遞給你。」

「誒?妳昨天後來講的那個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看過的第二大?」他在LINE上面問我。拜託我根本已經幾百年沒見他了,故意在那裡瞎扯試圖軟化一下昨天的尷尬,因為我昨天跟他討論想寫一篇:大家做完愛後都說些什麼話?

「妳不就是都會說,我要趕回去接小孩,你趕快去洗一下之類的!」想不到他這麼多年沒見了,還在那裡演容易受傷的男人。

「哪是啊!」

「完事後就都繼續摸來摸去,幹嘛講話啦?」

「吼!才不是咧,難道你都沒有在注意這種東西嗎?」

在我們第一次做了之後,他對我說:「~妳那裡吃起來真的好香。好像…」當時我覺得這是一個禮貌的奉承或調情,但基於沒那麼熟,我有些驚慌地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後來,漸漸變熟了之後的性,好像也養大了好奇心,內心開始默默期待對方在做完之後可以透露一點剛剛的旅遊感想,例如什麼地方特別好玩?什麼東西是人間美味?什麼moment是此生難能可貴的初體驗?然後明明心情是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卻又會故作鎮定地重複他的話:「你說吃起來像珍珠奶茶,是什麼意思啊?」然後他又會很認真地解釋更多,語氣就好像在跟助教討論碩士論文那樣。「對啊,好像那種有先用蜂蜜煮過的珍珠那樣,本身有股蜂蜜的自然甜味,然後旁邊還裹著黏綢絲滑的糖漿。」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這麼誇張?」這樣問的目的當然是想聽更多。

「真的~我沒有騙妳,真的很好吃。」

然後硬是讓他聊到像所有美食節目主持人遇到的瓶頸那般詞窮理屈時,才不甘願地用「快去洗洗」結束話題。

不熟的男女,常見的就是像這樣有點過於認真探討一些垃圾話題,好像話題本身很偉大,然後討論中的我們很有深度的樣子。

「有沒有?你想起來了嗎?」我啪拉啪拉的打了一堆字提醒他。只是不小心講到別人的例子,歪腰。然後他不爽的說不想講了,開始不讀訊息。

 

一直以來,因為我對自己的身體實在太好奇了,所以確實蠻喜歡聽對方做愛後的耳邊情話。慢慢地我從這些人生的性助教們身上理出了一些心得。

首先,我發現男人性後的發語詞通常是:「妳知道嗎?」不管他想說什麼,都常常用這個當作開場。

「妳知道嗎?剛剛射了之後,妳用嘴巴去吸,我有種快要死掉的感覺。」一個平時裡表情很殺、不苟言笑,又自稱有人群恐懼症的天蠍男這樣說。根據他的性後發言,我覺得他其實有點…脆弱。

「妳知道嗎?我昨天出差回來的飛機上看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一個性需求很大的金牛男喜歡在做愛後,講一些純愛。

「妳知道嗎?我覺得妳應該要去學游泳,游泳很好的~妳雖然已經身材很好,但是如果游泳可以讓妳的曲線更好…..」講得口沫橫飛的是獅子男,可能是真的很愛游還是怎樣,因為他以前上過週刊照片是正幫名模在游泳池邊塗防曬油。當然,我想他內心很希望他的女友站出去都是正到一個爆。

「妳知道嗎?妳的腰真的好軟,加上線條,然後妳的乳房好圓好美,妳的鼻孔從下方看過去也很完美…」hello~請問有沒有人能讓處女男不要再說了?

無性呻吟

一個年紀頗大的女人,平日裡只能無性呻吟搞自嗨,有一天突然開了天眼說要寫兩性文… 決定再度滾上床, 尋找人生冬地裡的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