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8)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1)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2)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3)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4)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5)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6)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7)

 

 

我像個瘋婆子一樣內心戲很多,心臟跳得很快

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妳不回答,那我要直接過去囉…………………………」

「你,你找我什麼事啊」

「很重要的事,妳可以幫我開門嗎?」

「什麼意思?你該不會在門口吧?」

「是阿」

「但是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阿」

「因為經理是我姑姑,知道妳家好像很容易」

 

程瑋就如此蠻橫地進入我的世界了,原來是他看我下午不斷抱著肚子,猜測我可能是生理期不舒服,因此特地帶著熱紅豆湯來給我,我們是如此的素昧平生,只要有一絲絲的溫暖,我都很容易感動

 

只不過,見過第一次面而已,就這樣到單身女子家裡,他到底想幹嘛,我不斷揣測著

 

「妳一個人住嗎?」

「對阿,不然還能跟誰住」

「妳沒有男朋友嗎?」

「單身很久了,想怎樣」

「沒有啊,這樣很好啊,我才有機會」

「你說什麼?」

其實我有聽見,只是故意裝聾,女生都是這樣子的,明明有聽見,但為了確認,總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問

 

「妳相不相信一見鍾情,我相信耶,下午看到妳的第一眼,就覺得怎麼會有這麼有趣的女生」

 

「我覺得你真的有病」

 

說到這邊,程瑋真的是一個很帥的瘋子

現在怎麼會有人這麼瘋狂,如此突然的獻殷勤,也可能只是曇花一現,畢竟現在速食愛情太猖獗

「我覺得妳臉很紅耶,是不是發燒阿」

一說完,程瑋把他的手背躺在我的額頭上,被他這麼一說,我倒是意識到身體真的很熱

「妳是不是發燒啊?額頭超燙的耶,妳家有體溫計嗎?我幫妳量一下體溫」

 

我準備起身去找體溫計的同時,不小心踉蹌,趕緊扶手椅背,程瑋看到馬上過來扶著我

他散發一股淡淡的洗衣精味道,我心想,還真的有點娘

我尷尬的自己走開,程瑋卻馬上跟過來

 

「我自己找就可以了,不用跟著我」

「不是阿,我覺得我需要跟在妳旁邊,妳好像很容易跌倒耶」

 

 

從這一天開始,程瑋好像是上天派來保護我的,從硬要跟我聊到我們互相無話不談

五次方樂團的「EMPTY」,陪伴我無數的夜晚,

因為我一直都在等,等下一個愛我的人

 

某天快下班的時候,程瑋又默默湊到我旁邊

「欸,剛剛那個客人是不是要跟妳要電話,妳該不會有給吧」

「他這麼帥,又有錢,而且單身耶!我有什麼理由不給」

「不是阿,我追妳這麼久,妳為什麼還不答應阿」

 

看著程瑋又急又跳的表情,真是好玩

「今天去看電影吧」

打完下班卡,我向程瑋提出這個邀約

「好啊~那晚點我去妳家接妳!」

 

其實,程瑋的存在對我來說已經很自然了,雖然他是突然進入我的世界的

 

當我們買完票準備進場時,迎面而來的是翟以恩,還有他身邊的女生

不知道怎麼,我拉起程瑋的手跑走,我居然沒有勇氣面對他

 

「妳幹嘛跑啊?那個人妳認識嗎?」

程瑋注意到翟以恩,並且對我跑走的行為感到不解

「沒什麼,只是一個很討厭的朋友」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

 

電影開演了,其實我心裡早就決定,如果今天程瑋勇敢牽起我的手,我就會答應他的追求

 

當時,螢幕上男主角準備親吻女主角的同時

程瑋牽住我的手,並且緊握,這一次,我沒有甩開他的手

他轉向我,我也看著他,並微笑,

後來聽他說,他覺得我當時的眼睛,笑得跟月亮一樣彎一樣美

 

他一手牽著我,一手將我的臉捧進他的範圍,親親啄了我一下

當我睜開眼的同時,他的笑已經進到我心裡頭了

 

「妳,要當我的女朋友嗎?」

程瑋在我耳邊留下悄悄話

 

我點點頭之後,程瑋又將我的手握得緊緊的

我不知道這種所謂的辦公室戀情好不好,或許我們也會爭吵,也會冷戰,但我們說好絕不影響工作

 

看完電影的回程,程瑋邊開車邊牽著我的手,並時不時轉頭看著我笑

「你幹嘛一直看著我笑」

「因為我有點不敢相信我們在一起了」並且再度傻笑

 

程瑋送我到門口的時候,他依依不捨的表情,

「好不想要妳回家,好想多在一起一點」

剛開始熱戀的情侶,就是如此的黏膩吧,不想分開,眼裡只有對方

 

「你今天別走了,跟我回家吧」

 

我留住了程瑋,因為,終於可以有人抱著我睡

當我們洗完澡躺在彼此身邊,看著對方很久很久也不無聊

他撥著我的頭髮,將我的髮梢勾向耳後,並且趨前身子將我抱在懷裡

我好喜歡他的溫度,暖暖的

我閉著雙眼享受這一切,也習慣男人很正常的生理反應

「你,硬了嗎?」我輕聲地問

程瑋很可愛的點點頭

「如果妳不要也沒關係,可以不用這麼快」

我沒等到程瑋說完,雙手拉掉程瑋的內褲

 

「誰說我不要的」

接著程瑋開始趴在我身上,他慢慢撫摸我身上每一吋肌膚,

此時,房間的燈光只剩下一小盞夜燈,昏黃的色澤,使人迷離

他隔著衣服撫摸我,我就被挑起慾望

「脫掉我的衣服,快」我強勢的下了指令

當衣服掉落在地上,我鮮紅的內衣展露在他眼前,他的臉頰立刻脹紅

 

他隔著內衣不斷揉捏著乳房,我輕聲的喘氣,

腦海不斷浮現「好想要…」

他吻著我的鎖骨,一手伸進我的內褲搓揉,

「妳好濕………」

「因為我現在好想要。」

 

 

 

卡卡小姐

 

《下周一待續》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