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貼身剪裁─束縛

文/ 迷逸

 

 

「你真的不討厭我嗎?」聽著他的心跳聲,我的腦海頓時閃過「想打亂他心跳節奏」的念頭。

「嗯。」

「我不相信……」突然間,我想到一個能滿足慾望的小測試。

「呵呵。」

「……除非你證明給我看。」除了裝可憐以外,最能誘發男人主動的方式,應該就是激將法了吧?

「嗯?證明給妳看?」

「對,要是真的不討厭我,那就吻我吧!」

 

但我知道他吃軟不吃硬,所以我得用軟姿態的激將法,最好再來點「盧小小」的語氣,因為他最受不了我吵個不停。

「呵呵,妳又酒精衝腦了嗎?」

「看吧,你果然在騙我,你明明就討厭我……」

一見他又蹙起眉頭,我便將那喋喋不休的小嘴嘟到他面前。

說我故意也好,反正我就想誘惑他。

「夠了,妳給我安靜一點。」語畢,他吻上我的脣。

 

略帶粗暴的強吻,總是很容易點燃他人慾火。

如今,這火已經燒到我身上,自然得找人幫忙滅火。

雖說是他先貼上我的脣,但率先發動舌頭、糾纏不休的人卻是我。

 

就怕被他再次狠狠推開,我不敢用強硬的方式攻擊他,只能像隻小狗撒嬌般輕舔著他的脣瓣。

他的嘴脣比我想像中還要柔軟。我把自己的舌尖當作畫筆,輕柔勾勒出他的脣形。

也許是被我舔癢了吧?本該是閉緊的雙脣突然放鬆開來,我很開心甚至有點小得意。

說真的,我是很想馬上突破他的脣,與他的舌頭來場激烈的纏吻。但我告訴自己欲速則不達,況且要是我能勾起他的慾望,讓他主動向我索吻的話……

哦,不行了,光想就覺得好刺激呀!因此,我得慢慢誘惑他才行。

 

「我好喜歡你的脣……」我收回舌頭,改用輕咬的方式在他脣邊搗亂。

不知道是不是想方便給我咬,我感覺到他脣間的縫隙越來越大。

頓時,一股強烈的慾望湧進腦海,使我不由自主地伸出舌頭,朝裂縫探去。

至於說好的忍耐呢?早已被情慾給吞噬。

好險的是,當我的舌頭再次舔上他的嘴脣時,他終於像個男人有所動靜。就在他的舌頭與我交纏在一塊時,我不禁發出滿足的低吟。

「嗯哈……」如心所願的感覺,真是棒極了!

如果說──

我先前的舔吻是充滿性暗示的邀請,那麼他現在的回吻又代表著什麼呢?

 

「摸我。」我抓著他的手搓揉起自己的胸部,邪惡的慾望淹沒羞恥心,唯一能感覺到的是,我全身的細胞都在渴望著他。

「妳……」他愣了一下,微瞇的眼散發出危險的氣息。他鬆放脣,舔上耳朵,呵氣道:「……就這麼想玩火嗎?」

「嗯……好癢……啊……」酥麻的感覺在腦中炸開,我根本無心聽他說話,只求他能快點摸我、吻我、滿足內心那不斷溢出的慾望。

 

「要是妳明天後悔了,哭著怪我也來不及了。」

有什麼好後悔的,不過就是男歡女愛嗎?

既然張仲維都可以劈腿搞上別的女人,那為什麼自己就不能放開心去跟別人滾床單呢?

「才不會呢……」我試探性地摸上他的胸口,確定他沒有任何排斥動作後,我開始緩緩滑動指尖,從他的胸膛滑落到腹部。

「菈菈……」我可以感覺到他的身體越來越緊繃,尤其是幾乎是咬著牙發出的聲音,更透露出他的忍耐已快到極限。

「吶,我可以把你吃掉嗎?」是誘惑也是挑逗,我大膽的滑下手去幫他解開皮帶。

 

只是我頭有點暈,皮帶解得有點久。不過瞧他也沒伸手來阻止,我想他應該是不反對被我吃掉。

我從不主動幫男人服務,就算是張仲維想要享受我的口愛服務,也得求上好幾天才能換來我的點頭。

但也許是酒精搞的鬼吧?

我並不排斥為他服務,反而還有點期待著與他的它見面。

我吞著口水,緩緩拉下他褲子上的拉鍊。

 

「菈菈,不可以……」他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感覺像是乾渴很久,沙沙的。

「嗯?」我停下手邊的動作,抬頭望著他,「你不喜歡嗎?」

他皺著眉頭,似乎不知道怎麼回答我的問題。

「我只是想讓你舒服而已……」我邊說邊摸上他那邊,雖說隔著內褲,但我可以清楚感覺到,它的溫度以及逐漸脹大的形狀。

「……快停下來,菈菈。」

「嗯?隔著內褲不舒服嗎?」在我的印象中,男人好像都比較喜歡真實觸感,隔著內褲摸感覺也許不大,且說不定還會被內褲給摩擦到破皮。

畢竟男人那地方是很脆弱敏感的。

 

既然褲子都脫了,再多脫一件內褲也不是什麼困難事,只要我輕輕一拉,就能毫無阻礙的為他服務了,不是嗎?

正所謂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我拉回視線,盯上前方那早已高高翹起的凸狀物,抓著他的內褲往下拉去。

關於男人的那東西我雖不陌生,但這麼雄偉的還是第一次看見。

我吞吞口水,好奇大過於害羞的伸出手指,點了它幾下。

指尖傳來的觸感又燙又硬,怪不得他看起來一臉痛苦。

不過沒關係,我有辦法可以讓他舒服。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