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豪門密約

Share

文/水島忍

Advertisement

詩帆悄悄移動環在他背上的手。一股憐愛之情驅動著詩帆,手自然而然撫摸著他的背部。

「啊啊……詩帆……」

他啟脣輕喃自己的名字。

僅是如此便令詩帆的情緒更加高昂。

「瑛司先生……」

她輕聲這般喚道,瑛司再度封住她的脣。

詩帆已經搞不清楚,究竟是什麼觸發了這一切。各種不同的欲望貫穿了詩帆的身體。

好想一直與他相擁;好想一直與他親吻。

還想更加地……

成為他的人。

在詩帆沉浸於親吻的期間,不知何時瑛司已將她推倒在沙發上。他的手在身上游移,但是詩帆一點也不反感。

非但如此,她還希望瑛司更加觸碰自己……

他的手從針織衫的下襬潛了進去。掌心直接碰觸到皮膚,詩帆不禁一顫。當然,她並不是覺得討厭。

單純是因為,這是她的第一次……

大掌隔著胸罩包覆胸前的隆起,詩帆忍不住吐出嬌甜的氣息。瑛司緩慢地撫摸她,肌膚感受到掌心的溫度。於此同時,她也感到舒爽與亢奮,不禁有種將自己重要的部分託付給他的感覺。

不久他的手終於探進了胸罩內。

「呀……嗯……」

體內登時湧現一股酥麻感。

不光是酥胸,手指也玩弄乳尖,身體因而忍不住顫抖。雖然他的愛撫很令人害羞,詩帆卻也希望他能更加觸摸自己。

當然,這是因為對象是瑛司。獲得心愛之人的觸碰令她欣喜不已,這表示他也對自己感興趣。

所以,人家才希望他能更加觸碰自己……

她只允許他這麼做。

指頭繞著乳尖轉動撫弄,詩帆感覺體內好似點起了一把火。

除了遭到逗弄的部位外,其他地方也莫名疼了起來。雙腿之間有種又熱又麻的感覺。

啊啊,我的身體……

到底是怎麼了?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希望瑛司能更加愛撫自己。

她身體發顫,腰肢扭動。

「啊……啊嗯……啊……」

撒嬌似的尖聲從她的口中發出。詩帆本想保持安靜,無奈她怎麼也克制不住叫聲。

瑛司將撫摸胸部的手繞到她的背後。他先讓背部懸空,再解開詩帆的胸罩。

他抓著針織衫的下襬,連同胸罩一併往上掀起。

赤裸的胸口登時暴露在他的眼前。

詩帆不禁倒抽口氣。

他目不轉睛地端詳那個部位,接著低聲說道:

「真漂亮……」

「漂、漂亮?」

「不僅圓潤,形狀又美。而且還是粉紅色的……」

詩帆的臉頰頓時熱了起來。

她不曾仔細觀察自己的胸形。不過,在他眼中,自己的胸部很漂亮。而且,他似乎很滿意。

喜悅之情逐漸湧上詩帆的心頭。

「我可以吻嗎?」

「咦……」

話音甫落,他不等詩帆回答就逕自將脣湊近胸前的渾圓。

「啊……嗯……」

他的吻總是很溫柔,尤其是在親吻嘴脣以外的部位時。詩帆覺得自己受到愛護,滿心歡喜。

嘴脣沿著酥胸移動。瑛司將粉紅色的頂端含入口中,嚇了詩帆一跳。那裡非常敏感,單是以手指逗弄就很有感覺,更別說是親吻了。

就跟剛才用手指撫弄時一樣,這次瑛司改用舌頭舔舐這個部位。同時,他也用手愛撫另一邊的渾圓。

「哈啊……啊……啊……!」

怎麼辦?自己居然這麼有感覺……

詩帆屈起身子。全身熱得好似燒了起來。即使在他面前這般扭動身軀,她也已經不再覺得害羞。

腦袋好似麻痺了一般,只想著貪求快感。

我到底是怎麼了?

詩帆至今不曾陷入這種狀態,她是第一次有這樣的體驗。不過,其實之前也不曾有男性對她做這種事,她會不知所措或許也是正常的。

啊啊,不過,這是因為對象是瑛司先生……

並不是任何人的觸碰都能使我這麼有感覺。

更重要的是,詩帆不會隨隨便便跟男性單獨相處。正因為對象是瑛司,她才會卸下所有戒心。

瑛司的手移往詩帆的大腿。裙子早已完全滑了上去。他把手探進裙襬裡,撫摸包覆在底褲之下的腰肢。

詩帆的心多跳了一拍。

不光是胸部,他還想觸碰其他地方……

然而,她依舊沒有升起戒心。豈只如此,詩帆甚至有些期待――期待他碰觸自己最重要的部位。

因為……

我愛他,會有這種想法不是很自然的嗎?

瑛司倏地將手伸進詩帆的腿間。

「啊啊……唔……」

他將褲襪拉下來,隔著底褲撫弄私處,詩帆頓時一陣顫慄。身體之所以發抖,當然不是覺得寒冷之故。

「腳放鬆……」

瑛司低聲說道,詩帆乖乖聽從他的指示。只不過,她實在很緊張,所以並未完全放鬆力氣。

他的手指自底褲的側邊滑了進去。

「呀……啊嗯……」

手指直接碰觸到私處。詩帆發覺那個部位溢出了某種黏滑的液體,全身熱了起來。

「我、我……」

「居然這麼溼。」

他沿著私處的裂縫滑動手指。就連詩帆自己也曉得那個部位變得溼滑。

「不要……!」

「當真不要的話,身體就不會有這種反應。其實妳很有感覺吧?」

「我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妳不太清楚啊?是嗎……」

他抽出滑進底褲下的手指。詩帆鬆了口氣,但同時也有些失望。

因為她希望心愛的他能碰觸自己最重要的部位……

而且,這是她第一次嘗到這樣的快感。

這樣就結束了嗎……?

正當詩帆這麼想時,瑛司脫下了她的褲襪和底褲。

不過,詩帆並沒有抵抗。她只是心跳加速,直盯著底褲褪離雙腳的畫面。

我……上半身還穿著衣服,重要部位卻暴露在外。

重新檢視自己的模樣,臉頰登時火熱起來。詩帆急忙想用裙子遮擋,卻遭到他制止。

「不要……這樣……」

他執起詩帆的手,親吻她的指尖。

「啊……啊……」

簡直就像是施了魔法一般,詩帆再也無法抵抗。

身體麻痺了。

他的眼神十分認真,看起來並非只是在玩弄詩帆。詩帆的內心滿是感動,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雙眼逐漸變得溼潤,但她並不是感到悲傷,而是因為身體在他的注視下越漸滾燙。

我已經……屬於他了。

瑛司拉開詩帆的雙腳。儘管知道自己的姿勢很丟臉,詩帆的身體早已發麻無法動彈。

他把臉埋進詩帆的雙腿之間。

他也要吻那種地方嗎?

詩帆倒抽了口氣。

舌頭爬上私處,快感令腰部不停顫抖。她已經搞不清楚,自己正處於什麼狀態。一切全交給他就好――詩帆能做的只有這件事。

把自己的一切都託付給他。詩帆陶醉在這個念頭中。

他所舔舐的部位逐漸融化。

「啊嗯……啊啊嗯……嗯!」

詩帆再也無法壓抑呻吟。

再怎麼閉緊嘴巴,聲音依舊會洩漏出來。於此同時,她的身體也顫抖個不停。

不久他將手指插入私處的裂縫。

詩帆用力閉緊雙眼。

他的手指插進我的體內了……

不過,詩帆早把自己的一切都交了出去。瑛司想怎麼做就隨他去做,詩帆只是任他擺布。

同一時間,瑛司也舔著她敏感的部位……

手指不斷在詩帆的體內來回抽動。她不禁有種快感自體內中心往上攀升的感覺。

「我已經……已經不行了……!」

連詩帆自己也不懂,到底是什麼東西不行了。體內好似有某種熾熱的東西逐漸膨脹,再也停不下來。

「啊啊啊啊……!」

詩帆登時身子一僵。

強烈的快感泉湧而上。

一切發生在一瞬間。詩帆不明所以地睜開眼睛,凝視著天花板。

剛才是……怎麼回事?

瑛司抬起頭,輕輕抽出手指。詩帆原本還恍恍惚惚,突然間卻害臊起來。因為剛才她在瑛司面前忘我地貪求快感。

他是不是瞧不起我了?

詩帆窺探他的表情,可是她看不出來。瑛司靜靜地脫去詩帆的裙子,手接著繞到背後抬起她的身體,把針織衫和胸罩全都脫掉。

詩帆一絲不掛地展現在他眼前。

心臟怦怦狂跳,可詩帆卻一動也不能動。體內掀起了一場風暴。她覺得能夠平息這場風暴的,只有瑛司一人。

他不發一語地抱起詩帆。

「啊……!」

「抓住我。」

詩帆依言抓住他。瑛司抱著詩帆,將她帶到另一個房間。

是臥室……

室內有張雙人床,瑛司輕輕將詩帆放在床上。他本想抱緊躺著的詩帆並親吻她,最後卻猶豫了。

他輕撫詩帆的下巴。

「……抱歉。我簡直就像一頭野獸。」

詩帆凝視著他。

「瑛司先生……」

「我知道現在該踩煞車。可是,我的本能卻要我往前衝。」

言下之意,他很遲疑不決。

其實詩帆並非不曉得接下來有什麼在等著自己。畢竟這是詩帆的第一次,她的心裡也很害怕。

可是,她不希望瑛司就此停手。

我想把一切都獻給你……

兩人才約會第二次,她也覺得現在就發生關係為時尚早。然而,詩帆也跟瑛司一樣,本能命令她往前邁進。

不過,她很高興瑛司在越過界線的前一刻努力克制自己。這證明了詩帆並非只是逢場作戲的對象。她認為,正因為瑛司認真看待彼此的關係,他才會如此遲疑。

詩帆輕拉他的上衣。

「你、你也要……拜託。」

詩帆抬起目光央求瑛司脫掉衣服,他的表情頓時變得柔和起來。下一刻,他在詩帆的眼前展露微笑。

看到這副表情時,詩帆的全身都熱了起來。

他先是輕吻詩帆,而後爬了起來,陸續脫掉穿戴在身上的衣物。穿著衣服時還看不出來,這時才發現他的身上有著恰如其分的肌肉,看上去猶如一頭美麗的野獸。

當瑛司脫掉四角褲時,詩帆都不曉得眼睛該看哪裡才好。

他從床頭櫃拿出一個小小的扁平盒子。接著從盒中取出保險套,戴在自己的分身上。

「詩帆……」

瑛司壓覆在詩帆身上,輕撫她的頭髮並再度親吻她。

詩帆立即沉浸在接吻當中,並伸手抓抱著他。雙方肌膚貼合在一塊,感受彼此的體溫。

兩人之間毫無任何阻隔。

詩帆滿心感動,眼淚差點奪眶而出。因為她不曾像這樣在他人面前袒露自己的一切。

瑛司拉開她的雙腳,將自己的分身抵在她的私處上。

詩帆突然緊張起來。她曉得瑛司接下來要對自己做什麼。屆時一定很痛吧?

「放鬆力氣……我會溫柔一點的……」

聽到他這般低喃後,詩帆總算放鬆了力氣。他的分身進入了體內,詩帆用力閉緊雙眼。

一陣灼熱的痛楚竄過她的身體。

不過,我會忍耐的。因為人家想成為他的女人。

詩帆只是一心抱著這個想法。當他的分身抵達深處後,詩帆隨即安心地吐了口氣。如此一來兩人就合而為一了。一想到這兒,喜悅之情便油然而生。

他也吁了口氣,而後抱緊詩帆的身軀。

「痛嗎……?」

「已經不痛了,真的。」

詩帆將手環到他的背上。此刻的喜悅,遠比剛才他抱緊自己時還要深刻。心中有股身體完全結合的滿足感。

啊啊……我愛你。

即使沒說出口,他也應該已經知道了吧?

如果不愛他,自己才不會做這種事。

他一定也是如此……

我們的身心都合而為一了。

瑛司略微擺動腰桿。

「啊……」

瑛司一動,埋在自己體內的陽物也跟著抽送。這種不可思議的感覺,驚得詩帆雙眼圓睜。

起初詩帆還搞不清楚狀況,不過她感覺到瑛司的分身在自己的體內摩擦,漸漸發覺這個動作能帶來快感。

「不要……啊……啊嗯……啊嗯!」

快感越漸膨脹擴大。

詩帆抓抱著他。不知不覺間雙腿已纏在瑛司的腰上,她不禁覺得自己正如飢似渴地主動央求快感。

我怎會這麼淫蕩……!

口裡從剛才就不斷發出嬌吟。

「啊啊……我已經……已經……!」

詩帆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這麼有感覺。明明直到剛才都還覺得疼痛,究竟是何時轉變成快感的呢?

快感再度自體內中心逐漸攀升。不知怎的,她發現瑛司也是同樣的狀態。他緊緊抱住詩帆的身軀,腰桿猛力一挺,陽物刺入她的最深處。

詩帆緊閉雙眼、繃緊身體,最後攀上了巔峰。

「啊啊啊……啊啊嗯!」

彼此緊緊相擁,無法動彈。

雙方的心跳聲好似融合在一起。詩帆實在好愛好愛他。

我終於成為他的女人了。

在暖熱的體溫包覆下,詩帆只覺得自己非常幸福。

本文出自《豪門密約》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尖端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