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鑽石菁英午夜指導

文/天ヶ森雀   

 

「今天……我想直接來。不行嗎?」

  「!」

  由於奈奈美超乎想像大膽,令時田不禁啞口無言。

  「那個,不是因為要結婚的關係。是我……想試一次看看。而且,明天大概是生理期……所以我想沒問題。」

  奈奈美的生理期基本上都很準時。

  自從跟時田開始交往後,她姑且都有量體溫,而目前的確是高溫期尾聲。

  時田找回冷靜後再深呼吸。

  看見羞澀坦言的奈奈美後,他總算明白自己的女人是不知恐懼為何物,並且忠於自身慾望的猛獸。

 

  「可以嗎?」

  「真奇怪,明明是我問你。」

  奈奈美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說道。

  從未信任過女人安全期的時田,決定順勢而為並下定決心。

  反正萬一她懷孕,也只要直接登記結婚就好。再不然,明天就去跟雙方的父母報告也行,畢竟說出要讓彼此沉溺的人也是自己。

  「照奈奈美的想法做就好。」

  「……謝謝。」

  奈奈美以澄澈與稚嫩到令人訝異的笑容說道,接著再仰天並緩緩於時田身上放下腰。

  她用手撐在腰上並直接吞沒分身。

  「好厲害……」   

 

  時田下意識嘀咕。不過是差在有無數微米的薄膜,然而直接接觸到黏膜卻能讓彼此交融到超乎想像的程度。奈奈美黏稠而溫熱且濕潤的蜜穴緊密包覆時田分身,如此緊緊纏住他。接著蜜穴再引誘他邁向更深處,迫使他眼下甚至湧現出即將射精的快感。於是他忍不住挺起腰,好幾次朝最深處衝撞。

  「不行,現在要讓我來……」

  奈奈美溫柔的手輕輕按住時田的腰。

  難以置信的一體感與貼附感包圍時田。

  時田握住奈奈美置於腰上的右手,兩人十指交纏。

  「啊,就算是這樣,時田先生的也…好厲害,在我裡面橫衝直撞…」

  奈奈美似乎很高興地回握時田的手,並陶醉般闔起雙眼。

  騎乘位是能抵達最深處且最有感覺的體位,這點令她難以按捺。

  「我要、動囉。」

  奈奈美語畢後,開始前後擺動腰部。

 

  當她照自己的意思挪動腰部,接著不經意地俯視時田後,發覺他以左手覆蓋臉龐並咬緊牙關的模樣相當煽情。這樣簡直像自己在侵犯時田似的。

  顫慄以及從背脊攀升的愉悅,讓奈奈美更用力絞緊體內的時田分身。

  「妳夾這麼緊……不是會害我馬上就射了嗎?」

  耳聞時田滿是不甘心的呻吟後,奈奈美以滿懷慈愛的語氣催促道。

  「沒關係,祐輔想射的時候就射吧。」

  「可惡……」

  時田低吼後,接著迫不及待地再度開始衝撞腰部。

 

  奈奈美的臀部與時田的臀部彼此撞擊,甚至發出啪啪聲。連繫在一起的陰部則響起噗呲噗呲的淫蕩聲響。

  當時田望向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奈奈美後,發覺她裸露的渾圓且豐滿的乳房正隨著腰部擺動而不停搖晃。沾滿汗水的胸部暈染為淺粉紅色,僅前端因沾上時田的唾液而散發濕潤的紅光,從下方眺望實在色情無比。

 

剛才那柔軟的乳房間夾住自己的……如此一想,他的硬挺便更加聳立。

  平常明明就是毫不性感的珍奇異獸,為何只有這種時候卻色情到多餘又如此可愛呢。甜美的嘴脣與圓潤的臉頰,淫靡搖擺的豐滿胸部,與銜住自己的濕潤密所,幾乎讓人想一把將她全部吞下去。

  猙獰的獨佔慾讓時田為之瘋狂,於是他甩開奈奈美按住自己的手,接著開始無數次衝刺腰部。

  「啊……嗯!啊、啊啊啊、呀……啊。」

  時田毫不留情地往最深處衝刺,奈奈美也如同野獸般放聲嘶吼。

  「不行,這樣……我會發瘋。」

  儘管奈奈美這麼說,時田的動作卻一股惱變得越發激烈。

  奈奈美同樣配合時田開始上下擺動腰部,她的膝蓋幾近癱軟卻想辦法硬撐。

  (啊,要去了……)

  奈奈美明白緩緩逼迫而來的快感於她體內膨脹到極限,難以言喻的驚濤駭浪逼近眼前。這點時田也一樣。

  「呀,已經……不行了……!」

 

  兩人的動作同調,子宮頸在格外強烈的衝擊下瀕臨極限。在那瞬間,奈奈美甬道內劇烈振動,時田吐露的灼熱飛沫四散,滿盈奈奈美體內。

  (啊,時田先生的……精子……好熱……)

  分身好幾次於奈奈美甬道內劇烈振動,並徹底濕透,每次振動都會讓奈奈美顫動。

  最後奈奈美總算耗盡力氣,時田則迎接她癱軟的上半身來到自己胸膛上。修長的手臂用力抱緊她的身軀。

  兩人皆氣喘吁吁,因此暫時無法動彈。

  「……我還是第一次沒戴套做。」

  時田大口喘息後嘟噥道。

  儘管至今為止他都將女方吃避孕藥純粹視作理所應當,但他仍堅信戴保險套是身為男人天經地義的禮儀。

  但是此次與結婚無關,時田僅僅是贊同奈奈美渴望兩人能更深刻連繫的願望。

  雖然時田面對過去的女性伴侶,同樣伴隨戀愛情感,但與奈奈美交往卻讓他萌生更超越以往的覺悟,或者該稱為萌生想與她一直走下去的堅定信念。

  「是嗎……」

  奈奈美依然上氣不接下氣。

  「我沒想到會這麼舒服。」

  時田闔起雙眼,邊浸淫在餘韻中邊說道。奈奈美似乎很高興,於是親吻起臉頰倚靠著的時田的胸口。

  「我也……非常、高興。」

  其實奈奈美的感受並沒有與以往差太多,但時田反應上的變化,卻引導奈奈美邁向更強烈的喜悅。

 

  奈奈美本身在與時田來往的這數個月間,體內產生的劇烈變化趨近革命。

  基本上都由『一人』構成的日常生活,卻因為名喚時田的因素變成『兩人』。因此時田對奈奈美的滲透力無論好壞,都是如此強烈。

  「要結婚嗎?」

  ──我們倆。

  由於突然湧現出的真實感受,讓訝異的奈奈美不禁下意識輕聲脫口而出。

  「如果奈奈美不討厭的話。」

  時田心不在焉地答覆。

  「我不討厭。」

  堅信這點的奈奈美答道。

  當然,她絕不討厭,她對能言明這點的自己感到喜悅。

 

  「讓我們耐著性子來吧。或許會有相處不順利甚至吵架的時候,即使不想再看到對方的臉,也要一起吃飯然後睡同一張床。」

  時田投以沉靜的眼神平淡訴說。

  「嗯。」

  胸口不經意用力縮緊。

  有點痛苦。

  她被無比透徹卻接近哀愁的情感捕捉而顯得狼狽不堪。

  眼瞼變得炙熱,眼淚不受控制地滿溢而出。

  「奈奈美?」

  是嗎,原來如此。這就是──

  從肌膚滲透至全身的觸感猶如浸泡在水或沙裡。

  「對不起,沒什麼事。」

  奈奈美抬頭,展露宛若孩子般的無邪笑臉。

  「我……對自己愛著你這件事感到很高興。」

  奈奈美的笑臉與這句話,這次卻牢牢抓緊時田的心臟。

  時田拚命壓抑內心如波濤般泉湧而出,且如萬馬奔騰的情感,他將她緊緊摟在懷中,然後以無比嚴峻的語調說道。

  「我也是。」

 

本文出自《鑽石菁英午夜指導》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