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11)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1)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2)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3)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4)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5)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6)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7)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8)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9)

打過的炮≠愛上的人(10)

 

這些在愛深時產生的音符,是不是都會有曲終人散的那天

我常常思考,茫茫人海中,怎麼就只對他有感覺

為什麼他可以找到我,在這片海浪上

 

被燒得火紅的酒顯得難以下嚥,茶蠟下融化的彷彿是人生

那一絲一縷終究融的不見蹤影,就像迷途羔羊

 

我迷失了

 

程瑋在我耳邊的喘息,悅耳的我不想放手

夾緊大腿的我,已經控制不住高昂的慾望,他很壞,我卻很愛

沿著太陽穴留下的汗珠是他努力的證明,我的手掌欲拒還迎的抵住他的胸膛

那不斷進出的陰莖,興奮的膨大,好似退燒藥也無法讓它退燒

緊閉雙眼的我,被一秒一秒的充填

他挺起身子,偶而捏捏渾圓的胸部,偶而搓揉粉紅的陰蒂

不僅滿足自己,也滿足我

 

很喜歡做愛完躺在床上牽手的我們,一起喘口氣,一起將大腿放在對方身上

然後看著對方嫌棄的眼神,在笑笑的加重壓在對方身上

我一轉身爬到程瑋身上

 

「你覺得我漂亮還是你前女友漂亮?」

「我沒有前女友,妳就是我的初戀」

「最好是啦!是誰告訴我當初某任前女友在客廳砸壞電視的」

「我想是妳記錯了,可能是之前隔壁鄰居的女兒幹的好事」

 

諸如此類的問句,諸如此類的回答

即使一次又一次的重複,我還是想要聽那些甜蜜的謊言

 

「那…你會娶我嗎?」

「我不娶妳要娶誰」

 

這一天,我覺得我真的找到對的人了

其實女人不該在滾床單中找到自我的價值,那些甜如蜜糖的謊言

總出現在滾床單之後,我害怕我只是再一次淪為滾床單的理由

 

 

「寶貝,起床了,該準備上班囉」

太陽將大樓曬的橘黃的時候,是我們的上班時間到了

程瑋是個很愛親吻的男人,

我在廚房準備午餐的時候,他總認為綁著髮髻的我很可愛

總愛親親的我的脖子或是鎖骨

 

亦或是起床刷牙的時候,他看到穿著襯衫的我,總想調戲我一番

摸摸大腿之後,再偷親一下臉頰

 

甚至他說,有時候看著熟睡的我,總是情不自禁吻著我的額頭

再將我放在他自己懷裡,摟著我睡,將我當成小孩一般

 

今天起床的時候,他並沒有親吻我,而是直接起身到廁所梳洗

男人只要一個舉動稍稍不同,女人就能感覺到

 

我給自己最後的容忍,只要…能撐過這次,或許我們會好的

 

過了一陣子,跟程瑋依舊維持著相依相伴的關係

直到某一天身體很不舒服的請了生理假,想說就近去程瑋家躺一下

沒有提前告知他,我自己搭了捷運走到他家

還在遠處,我看到程瑋的身影

他站在門口,摟著一個女子

我躲到一旁想要看清楚那個女子的模樣,我忍著身子的不適

直到我看見那懷裡的女子是菲比

 

菲比在他懷裡哭的傷心,不斷啜泣著

程瑋摟著她並上下撫碰著她的手臂,不斷的安慰她

他們並沒有要分開的意思,這時,再也忍不下去的我

直接走到他們面前,我沮喪跟憤怒的情緒快要傾洩而出

 

「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情形嗎?」

程瑋看到我的出現馬上放開菲比,而菲比一臉淚人兒可憐兮兮的模樣

菲比馬上過來拉住我的衣角

「蔓妮,妳可不可以把程瑋讓給我,求求妳」

「妳可真會裝,裝的真好,你們可以在我面前裝的這麼好,我誠心的佩服妳們」

 

「菲比,妳不要再說了,我已經說過我們不可能回到過去了」

「程瑋,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你們以前在一起過嗎?」

「對不起,我沒有告訴妳這件事,就是怕妳會誤會」

 

「蔓妮,妳別傻了,我以前懷過他的小孩,他說過會娶我,結果消失不見之後,又回來求和,但是我卻發現他卻又同時跟妳在一起」

 

什麼?

搞了半天

我才是第三者?

 

卡卡小姐

 

《下周一待續》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