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請不要再舔我牙齒了~生澀的舌吻撩男

他笨拙的好像要把我的嘴唇啃爛,我也照著想像拼命吸他的嘴唇,然後就感覺他的舌頭一直在舔我的牙齒,內心默默覺得好像刷牙這真的就是接吻嗎?


 

教室裡那些身上泛著汗臭味的男生,剃著小平頭老是神神祕祕地交換著課本,當時短髮剪到耳上的我,傻傻的追問幹嘛交換課本有需要這麼偷偷摸摸的嗎?

 

後來其中一個男生跟我告白了,下課的時候總是在校園後門等著我,一起去冰店聊聊天,有時候會騎腳踏車載我回家。當然免不了一些肢體碰觸啦~像是騎腳踏車的時候我扶著他的腰,吃冰的時候拉拉小手,但是那個年紀的我根本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畢竟當時流行的是港劇不是韓劇。

 

根本也不知道什麼綁鞋帶、親額頭、從後面抱住這類的撩妹梗,有時候不小心眼神對到還會害羞的移開,啊這樣幹嘛要告白交往,總之當時我也是很不明白。

 

後來一次校外露營,中午大家在煮泡麵的時候(不然學生是還會煮什麼),旁邊的女同學突然湊到我耳邊來說:「吳皓明說他想要偷親妳。」奇怪ㄋㄟ ,為何他想要偷親我是你先知道,為何不直接來找我敲通告?還是說其實女同學就是發通告的?晚上,老師查完帳篷鬆懈了,吳皓明真的偷偷拜託發通告的女同學來傳話,硬是把我叫出去,當時我心裡有點不爽不爽的,所以臭臉走去,吳皓明一直拉著我的手哄我,講笑話給我聽,我甩開他的手,他又不死心地跟上來叫我不要生氣,越是這樣我少女的心靈就越覺得他有鬼,更是不願轉過身面對他,結果他居然真的演出韓劇梗,從後面給我抱住,我頓時覺得自己像煮熟的蝦子全身熱燙燙的,一時就忘了自己在生氣的事,跟魚的記憶力一樣短暫。

 

然後他就開始偷親我的臉頰,把我扳過身就往我的朱唇親下去,我的初吻啊啊啊啊,應該兩個人都是第一次接吻吧!他笨拙的好像要把我的嘴唇啃爛,我也照著想像拼命吸他的嘴唇,然後就感覺他的舌頭一直在舔我的牙齒,內心默默覺得好像刷牙這真的就是接吻嗎?

 

不過他好像親的蠻盡興投入的,還想偷偷摸我的胸部,當時年紀小不知怎麼處理,只好給他一巴掌,這一巴掌好像也就結束了我的初戀。

 

 


 

多年後的同學會,吳皓明風度翩翩的出現,想到當年那一巴掌我心虛的躲在角落偷聽男生們的八卦,原來課本裡夾的是飯島愛。更好笑的是,還有同學說,有天晚上他爸爸敲他的門,他趕忙把正在看的A漫藏起來,結果爸爸一臉嚴肅地跟他說:「你知道怎麼打手槍嗎?」更勁爆的爸爸就躺在他的床上,示範打手槍給他看。

 

聽到這邊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太有畫面,這笑聲引得吳皓明往我這邊看了一眼,我趕緊假裝喝飲料看窗外,我們的戀愛開始的很突然,終結的很莫名其妙,但畢竟是第一次戀愛,心裡還是介意的。

無性呻吟

一個年紀頗大的女人,平日裡只能無性呻吟搞自嗨,有一天突然開了天眼說要寫兩性文… 決定再度滾上床, 尋找人生冬地裡的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