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雙腿交錯(13)

雙腿交錯(1)

雙腿交錯(2)

雙腿交錯(3)

雙腿交錯(4)

雙腿交錯(5)

雙腿交錯(6)

雙腿交錯(7)

雙腿交錯(8)

雙腿交錯(9)

雙腿交錯(10)

雙腿交錯(11)

雙腿交錯(12)

 

 

 

 

Episode 13 異想夢中夢

 

生了女兒之後,他已經不大碰我了。

是由於他出差時間多,回來想要多一點時間一起陪女兒玩,

是由於我家務繁忙,瑣事的煩躁讓我只想一個姿勢到底導致他也漸漸乏味。

雖然也喜歡被需要、被充滿的溫度,

但比起使用新型跳蛋時一分半鐘即可獲得高潮的效率,

要接吻、要愛撫、加上事前事後的清潔工作都容易讓我在照顧嬰兒時喪失體力,

漸漸地,兩三週一次的「例會」也有流會的趨勢。

 

他雖然也沒有太多「外食」的跡象,但要維繫婚姻,

男人是視覺的動物,女人是聽覺的動物,

要獲得聽覺的滿足,當然也要先讓他滿足視覺的享受。

 

今天他週末出差回來,我已經累攤在床上。

我眼睛微微張開,瞄到他走進房間後,親了親嬰兒床上的女兒,

然後將全身衣服脫光走進浴室沖澡。

我靈光一閃,也脫光衣服,換上一件白色絲質小可愛,

再穿上一件螢光綠色的蕾絲丁字褲,

攤開整件棉被撲在床上,讓自己趴睡在上面,臀部微翹。

因為他洗澡一向很快。

 

只是,他今天真的洗了很久,連吹風機聲音都還沒聽見,

我就不自覺地進了夢鄉。

 

 

不知什麼時候,我忽然感覺他正用舌頭在我的雙臀上畫著圈圈,

戰術成功!雖然戰爭來得遲了。

 

這位大藝術家的圈圈從臀蛋沿著大腿畫到膝蓋內側、再畫到小腿肚上,

我舒服地嗯了幾聲,身體微微發抖,雙腳的腳指僵曲起來。

其實丁字褲深陷櫻花瓣,已經讓我感到不適,

心想他怎麼動作這麼慢,還不脫掉?

我扭扭屁股暗示「快幫我脫掉!」「卡住了啦不舒服…..」

結果他探上來輕輕舔著我的耳朵,拿了小抱枕墊在我的腹部下方,

「唉….啊…..我就知道……..愛玩耶..」不過這樣不脫我也認為沒關係了。

「這小褲褲很漂亮,我捨不得馬上脫它….」

丁字褲的那條細線被他用手指拉開到一邊,試探性地親了幾下,

然後,我的兩片花唇和大腿的縫隙被輪流舔著。

「嗯….公…..是不是….是不是有東西流出來了..啊..…」

他的舌頭迅速地轉換陣地到縫隙間,將愛液全吸進嘴裡,靈動地彈弄起來。

「沒有呀,什麼都沒看到…..」然後還能開玩笑。

 

 

「過來!讓我咬你!」

他跪在我面前讓我握著他,我的虎口套著套著,另一隻手輕輕地來回撫摸他的胸膛。

他的手則沒有離開過花心地帶,兩隻手指在洞口滑進滑出。

生完孩子以後我的水份好像更加豐沛了,

但他的手指進出更容易,讓我懷疑是不是鬆了,

以致於我不斷在日常加緊訓練那邊的肌肉收縮力,

濕 紙巾

人格時常處於分裂,

早上畫童書插圖、下午寫色情小說,

今天參加國家政策研討、明天擔任性愛諮商。

想當濕紙巾,因為總是讓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