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劈腿被發現,男孩男人的經典語錄…

▲(圖/Shutterstock)

「因為她的雙胞胎姊姊失戀了…」

是的,這是我本人聽過最慈善、公益化的劈腿理由了。果然這年頭,什麼事都能這樣玩。

 

「拜託不要叫我權威,年紀大了,自然什麼事發生的機率就比較高一點了。」看著對面小我14歲、約我「聊兩性話題」的小記者。心裡一邊掂量著眼前美男(以下簡稱小美),一邊猜想半小時內他差不多會開始言不及義。但我向來,不猜結局,因為結局只是一個句號,沒有任何代表意義。

幾個月前,因為一個意外的邀訪與小美碰上面。小美工作的專業度明顯還缺乏鍛鍊,但是他被姐姐吸引住的樣子,雖不專業但可愛。幾天前,突然收到他的簡訊:

「台北今天變涼了,請務必小心著涼。」誒,怎麼跟我那天給阿嬤打的問候電話內容一致。但姐姐對於小美的「有心」,也禮貌地幫忙了一下。

「你怎知道我今天剛回台北?台北好冷喔,晚餐該來點熱湯。」然後我們自此變成了約會的關係。只是弟弟約姐姐,都習慣需要理由,例如今天叫做想聊一些輔助於專題報導的素材—-劈腿的經驗。

「國中二年級的時候,我的男朋友劈腿,但那時純純的愛,完全沒有想要質問對方,然後他也沒覺得需要說明,只是有天在樓梯轉角處遇見了,他對我露出一個很害羞的表情,我們就自然分手了。」真不敢相信,小美居然邊聽邊草寫在做作的小本本上。

「20歲大學二年級,交往一年的男友劈腿時的態度,好像也不覺得有啥big problem,面對我很客氣禮貌地詢問『我姊說在巷子口看到你牽小娜的手』,他對我說因為小娜的雙胞胎姊姊失戀了心情很差……『我們只是牽手真的沒有什麼』,然後我就好像也真的覺得沒有什麼。(然後他把我推倒,如同平時那樣完美地以各種姿勢來一輪的tempo上我,然後他從背後上我的時候,我還是依舊回頭吸他的舌頭和雙唇。)」天哪~現在想想,從前純情的我們,還真的挺好的不是嘛。當然上我的那段畫面,有自動消音。

小美額頭有點出汗。

開始急躁了是嗎?!

「我很難想像妳真的有被劈腿的經驗。」小美說。

「喔~其實還有耶。」我打算一口氣講完,滿足一下觀賞開錯話題的弟弟表情變化秀的惡趣味。

「25歲的時候交的男朋友劈腿了被我發現,本來他就很愛玩,只是我根本沒有要抓他的意思,因為兩個人玩在一起還挺瘋挺合拍的,他還曾經大肆地誇獎過從不查看他手機的我說『妳真的很上道』,呵(真無聊)。直到有一天我不想跟他玩了,我拿起他擱在桌上的手機按按,沒5秒時間就找到劈腿對話。他說『寶貝~那真的沒什麼』。然後我說『她說想念你的小丁丁耶』。他爽快地不再狡辯,馬上說對不起!他會去處理!然後我確定他甩了那個女的,(然後我在我家的白色皮革沙發上上了他,直到確實完成完美的潮吹後),就甩了他。(畢竟他是唯一一位可以讓我把床單弄得濕淋淋的潮吹麻吉)。」

弟弟聽著咬了左下嘴唇,挺可愛的。(還好他不會聽到消音內容,不然應該會丟下手帕逃出餐廳吧。)

「28歲的時候,遇到的劈腿理由比較老套,說是因為從來就不曾真正了解我。」小美聽到28歲明顯比較緊張,似乎覺得被我攻擊。他說話前還下意識後退靠向椅背、雙手交叉扶著肘關節:「也許他真的就是不了解妳吧。」

突然間,想到前幾天某位學弟(通常我把年紀比我小的前男友都統稱為學弟)在Line跟我說:「光外觀而言,學姊是令人興奮的;但寫的兩性文實在是充滿哀傷。」我明白他指的是令人不舉的哀傷。其實我40歲時也有碰到一個劈腿男,他的理由是因為愛我讓他感覺很寂寞…….但是想到學弟不舉的事……我停止分享。

於是乎,因為不想讓小美不舉,姐姐刻意露出懵懂、微害羞的臉回答小美:「是喔,真的是這樣嗎?」然後開始交出談話主權,時間也差不多了。

「那你有被劈腿過嗎?」我拿起紅酒杯嚐了一口,但嘴唇沒有離開酒杯輕輕含著杯緣,眼睛看向小美,等待他的回答。

「我是不確定有沒有被劈腿,但是我覺得我前女友應該是有劈腿才跟我分手。」喔喔~受傷的小羔羊這種戲,姐姐當然知道怎麼演下去。

「是喔~」我含著水的眼睛,只消繼續看著他。

 

FB:無性呻吟

【來看更多呻吟】

性愛上癮,寂寞塞滿了我的口

想開我的心,倒不如先開我的身體!

受限的口愛,發生在最後的純情。

你有試過在沙灘上做嗎?

他的奇特形狀,決定高潮迭起的關鍵…

黑色費洛蒙,用性愛療傷的男女…

做愛後,他對我這樣說…

最愛男人色,最恨男人不射…

請不要再舔我牙齒了~生澀的舌吻撩男

無性呻吟

一個年紀頗大的女人,平日裡只能無性呻吟搞自嗨,有一天突然開了天眼說要寫兩性文… 決定再度滾上床, 尋找人生冬地裡的春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