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戀戀桃色風暴(1)

她視愛情如敝屣,他視女人為衣服。但在爾虞我詐的商場裡,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稍有不慎,風暴來襲……

 

新時代的女性該是什麼樣子?陶玥之挽起烏黑亮麗的長髮,對著鏡子補妝。明年就要過三十歲的生日了,三十這個數字聽起來實在不討喜,意味著填問券的時候要從勾選20-29這欄位改為勾選30-39欄位,意味著當職場裡的同事喊妳一聲姊妳已經無法辯駁,意味著開始有人關切妳怎麼還單身。身為一名女性創業者,她其實還很年輕,大學時就開始以跑單幫的方式從事女裝網路拍賣,批日韓貨回來,因為眼光獨到,挑選的商品很有質感,生意一直很不錯。畢業後參加了創業培訓課程,認真思考電子商務這條路,先是在大型入口網站賣場成立商店,累積了更多的客源後就自行架站建立自有品牌「Joie」,這是法文「喜悅」的意思,陶玥之認為讓女人內心充滿喜悅的應該是美的事物,而不是不切實際的愛情。

 

「陶姊,您的電話。」走出化妝室要回辦公室的路上,行銷部的何曉菲向陶玥之招手,然後轉了內線電話進來。

半响,陶玥之不悅而上揚的聲調在辦公室響起,讓整間辦公室的員工突然都鴉雀無聲。

「我說過了,我不需要特助,不、需、要!我的事業我自己清楚得很,請個特助會增加我的人事成本,我現在什麼事都還可以自己搞定,不需要誰在旁邊提點。」陶玥之皺起眉頭,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您管太寬了,真的。就說了不需要嘛!」她不禁扶額,世界上就只有電話那頭的人她搞不定。

「好好好……隨便,您開心就好!我要去忙了……」她的肩膀垂了下來,語氣挫敗,身子往後一仰,深深陷入黑色皮質的主管椅裏頭。

「到底是我的公司還妳的公司?什麼鬼特助,沒事派個人來盯著我吧?」掛上電話,陶玥之咕噥著。

抱怨歸抱怨,陶玥之還是撥了內線電話給人資部的莊主任:「莊大哥,明天一早有個新人來報到,是我的特別助理,我等會兒傳資料給你,請你核定薪資回覆給我。」

她轉著手上的筆,嘆了口氣解釋著:「面試不用了,因為我媽面試過了。推也推不掉只好讓他來上班,真的不適任的話我再請他走路!」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陶玥之,最不能忤逆的就是母親的指令,即使現在在公司是萬人之上的女強人老闆,她依然在一人之下,這一人也就是生養她的母親余美綺。雖然她現在已經不住在家裡了,但是仍有許多的不自由。說實在的,她這麼努力地投入事業裡,也是因為她已經看透,她的人生才不要像母親一樣。

 

陶玥之談過兩次戀愛,一次三個月,一次三年。三個月那次是高中二年級的初戀,對象是隔壁班的男同學,交往以後發現他太幼稚了,連和別的男生說話都要生氣個老半天,三個月就受不了趕快分手為上策。三年那次則是大學一年級時的戀愛,她以為那很接近她以為的愛情,男人很疼她,給了她人生第一筆的創業基金,這才開始了網拍的生意。之後,感情就面臨漫長的空窗,追求她的男人不少,但她逐漸發現她需要的並不是愛情,而是維持身心平衡的供需關係。

 

台北東區巷弄裡的義式料理餐廳,男人放置在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他對陶玥之微微一笑說:「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然後就拿著電話往餐廳外走去。他是袁力恆Mars,如果是男朋友避開女朋友接電話,八成心裡有鬼,但Mars則不是,因為一直以來他和陶玥之都是避開彼此講電話,這是他們之間的默契。

 

 

幾分鐘後,Mars回到座位上繼續用餐。看著Mars粗黑的濃眉,明顯的雙眼皮摺線,明亮澄澈的雙眼,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唇,剛強的下巴,充滿性格魅力的鬍渣,用髮雕抓起一個流線型的髮束但耳側剃短顯得精神奕奕的短髮,陶玥之不禁覺得自己夠幸運了。畢竟要找個能夠尊重信任彼此、顏值高身材好、聊得來又身心契合的伴並不是那麼容易。

 

她和Mars在知名的交友App上相遇,她只知道他叫Mars,是一間旅行社的業務主管,他只知道她叫Rita,是一間貿易公司的總經理秘書。當然,這只是雙方的說詞,與實際上不盡相同。陶玥之的身分自然是捏造的,她必須保護自己。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