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專屬療裎(2)

文/逢時

 

專屬療裎(1)

 

◎第二章

 

鄧海欣愁眉苦臉地走進餐廳,彷彿她要去的不是高檔法國餐廳,一客五千八百元,還要加收服務費,而是喪事現場,死的是她的舅公、叔公、親伯父之類的。

不過也不能怪鄧海欣一臉如喪考妣,她今年芳齡二十九,全臺第一高分醫學系畢業,現在卻淪落到……得來相親。

 

用「淪落」這詞的確是有點偏見,現代人生活忙碌,沒時間談戀愛,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來,結婚媒合也交給專業的來──上述就是交友社在電話裡拚命鼓吹鄧海欣的話。

鄧海欣本來是很反感的,她討厭被當成豬肉待價而沽的感覺──大學加十分、三十歲以下加十分、月薪超過五萬加十分、體重低於五十公斤加十分……

她的相親分數高達九十分,是很好的對象,交友社的員工大力肯定,至於為什麼沒有滿分?

因為女醫師是多數男人不喜歡的職業,所以倒扣十分。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鄧海欣很不喜歡這種事情,人不該有等級之分,只是為什麼她最終還是一次性刷了五萬元的配對費,並且答應交友社的員工,今天晚上到這裡來赴約呢?

原因很簡單,她實在快扛不住自己老媽了。鄧母成天鬧個不停,軟硬兼施,棒子跟紅蘿蔔並下,很希望能夠重新回到安寧生活的鄧海欣,已經到了死馬當活馬醫的程度。

說不定,真的能夠透過相親這種古老的媒合方式,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只是有沒有時間約會、培養感情,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什麼?你說上次偷了季仲軒的種……

哦,這件事情就別提了。

 

當時季仲軒的確很上道地把瓶子裝滿送回櫃臺,躲在門後偷看的鄧海欣顫抖著手把整瓶給偷了回去,但最終還是沒有勇氣做點什麼。

她的確是如假包換的泌尿科醫師,但也是黃花大閨女,談過幾次戀愛都很快失戀,不管是要她內服還是外用那罐液體,這難度都太高了。而且想到自己竟然欺騙高中同學,把職業道德都扔到爪哇國去……

鄧海欣紅著臉,直接把整罐瓶子空心投籃進了垃圾桶,還親自打包送到回收場。

反正季仲軒看起來也不像有要回診的意思,就當成一場美麗的誤會,咱們誰也沒欠誰吧!鄧海欣打定主意,湮滅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個汙點。

既然偷精生子這條路行不通,她也只好乖乖來相親,看有沒有對象能夠讓她交配、咳,談場戀愛……

 

進了餐廳,鄧海欣按照交友社媒合員說的,報上自己的訂位編號,在侍者的帶領下,走進了最裡面的包廂,關上門的那一剎那,鄧海欣真的有種立刻深刻反省一小時的衝動,坐在餐桌上的那個人,文質彬彬、氣宇軒昂,帥得能閃瞎她的狗眼。

誰說相親不好的?老娘現在就跟他拚命!

鄧海欣矜持地坐下來。

「嗨。」鄧海欣羞澀一笑。

「嗨。」對方也回以微笑。

鄧海欣心中的天鵝都要旋轉三圈,再跳起來拍幾百下翅膀了。

「妳是鄧小姐吧?」對方客氣開口。

「是,我是。」鄧海欣嬌羞點頭。

「很好。我想我們醜話先說在前頭,要跟我結婚得簽財產分配書。」

那個文質彬彬、氣宇軒昂、帥得能閃瞎鄧海欣狗眼的男人,舉起水杯,倨傲地看著她,「我不希望我的財產留給跟我沒關係的人,我全都要留給我媽。」

「……」鄧海欣想殺了十秒鐘前的自己。

 

相親?

去他的狗屁相親!

自認受過良好教育,還進行過充足社會化,覺得自己尚且是個文明人的鄧海欣,矜持地拉攏了裙襬。對,她還穿著短裙,早知道隨便套條長褲來!

她坐穩坐好,微笑,「我想講這些有點言之過早,王先生。」

王八蛋王先生!

鄧海欣在心裡拚命地揍著眼前這傢伙,把他揍得連老媽都認不出來!

「怎麼會?」王先生皺眉,「我賺的這些錢,不會讓別的女人平白無故地享用!」

鄧海欣想尖叫了,什麼叫別的女人?什麼叫平白無故?敢情你就是來找個交配對象。喔,真抱歉,好巧,她也是呢!呵呵。

鄧海欣還是微笑,「我們要不要先吃個飯再來聊聊彼此不太相同的價值觀。」她在「不太相同」的那四個字上加重語氣。

「好啊。」王先生終於點頭,「但先說好,各付各的喔。妳點太貴可別想我會幫妳付帳。」

「……」鄧海欣有種把季仲軒的罐子撿回來的衝動了。管它是鼻涕還是糨糊,她用!她都用!

「好。」她微笑。

 

 

兩人的餐點依序上桌。鄧海欣點了個牛排套餐,從前菜開始,對面的王先生就一直按手機,要不是鄧海欣肚子餓得很,不想浪費食物浪費錢,簡直覺得自己不如回家吃泡麵都還比較愉快。

好在王先生有手機,她也有手機,她點開螢幕開始回信,當醫師可不是只有看診、開刀,現在還有一堆報告跟評鑑資料,隨時等著塞滿他們所剩無幾的零碎時間。

鄧海欣趁著空檔處理,配著熱騰騰剛上桌的烤田螺,吃一顆回一封信,挺自得其樂。

但前菜、濃湯、沙拉才剛上完,主餐都還不見蹤影,王先生就拍桌了。

「我就直說了,我覺得妳是個很無聊的女人。」

鄧海欣愣了愣,看看左邊、又看看右邊。

好吧!這包廂內也只有他們兩個人,姑且不論內在心裡,只看外在性徵,應該只有自己是……女的吧?

 

鄧海欣放下手機,看著對方埋怨的神情,她嘗試溝通,畢竟大家不僅是文明人,還是臺灣人,國語應該可以,再不行她臺語也沒問題,她看診的時候跟阿伯們講臺語可是超溜的呢!

「我想說你在忙,我就不打擾你了。」鄧海欣略帶暗示地看了看王先生擺放在桌上的手機。

但這個答案顯然沒讓王先生滿意。

王先生一副孺子不可教的神情,「妳有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女生啊!妳應該要安靜地等待男人忙完啊。」

「……」鄧海欣發誓回去就把那個交友社的媒合員封鎖!去他的五萬元,她寧願再花五萬元結束這一切!

「我看妳長得還不錯,才勉強答應跟妳出來吃飯,沒想到妳這麼沒禮貌,吃飯的時候一直用手機,一點都不考慮別人的感受!」

「等、等一下。」鄧海欣舉起手,「是你先用手機的吧!」

「還頂嘴!」王先生頓時橫眉豎目,「一點女人的美德都沒有,妳媽一定沒把妳教好,這麼沒家教!」

「……」鄧海欣握著叉子的手都抖了起來。罵她可以,嫌棄她也行,但提到別人的母親,是不是太沒水準了啊!

 

鄧海欣一拍桌,直接站了起來。為求氣勢,還把右腳跨到椅子上。

「王先生,你腦子有洞啊!我們是在相親,相親這兩個字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哦?不知道啊,我現在幫你維基百科一下!」

鄧海欣拿起手機按了按,「相親是一種有特殊功能的社交活動,指未婚或未有戀人的男女雙方,由親友或媒人介紹,互相見面交流以確立戀愛和婚姻關係的一種形式。」

王先生看著鄧海欣照著手機大聲朗讀出來,臉上開始出現紅綠燈。

「妳、妳、妳這是什麼態度!」王先生也拍桌而起。

「什麼態度?配你這種人剛剛好啦!八字都還沒一撇就要談財產分配,還跟我講女人的美德,先生我看你病得不輕,最好來醫院報到一下。好啦!相逢即是有緣,你來掛泌尿科門診,我私人贊助你全套性功能檢查,免得你荼毒其他女人!」

王先生氣得臉皮抽啊抽的,鄧海欣看了超爽快,她拎起包包直接走出去,掏出卡一刷,兩人份的餐點都結了。氣死她了,寧願回家吃泡麵也不想坐在這裡跟史前沙豬約會!

她又生氣又惱怒,都什麼時代了,還有這種史前怪獸出沒,這傢伙真該被做成標本!不,最好就此絕種,再也不要出現在地球上!

她走得飛快,跳上車後把自己的藍色小金龜開得俐落無比,平常需要三十分鐘才能到家的路線,硬生生被她縮減了一半,等她在自家門口的停車格停好車的時候,她才把臉深深地埋進盤住方向盤的雙手間。

 

她也想談戀愛、她也想結婚,但她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如果結婚就是要為了男人放棄自我,那她可不可以有別的選擇……

看著自家大門,她嘆了好長一口氣。

 

《下周一待續》

 

本文出自《專屬療裎》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