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專屬療裎(5)

 文/逢時


專屬療裎(1)

專屬療裎(2)

專屬療裎(3)

專屬療裎(4)

 

 

鄧海欣被輕輕扔在床中央,陷在床裡,看著季仲軒慢慢靠過來,她全身每一根毛髮都在顫抖。她感覺自己簡直成了蜘蛛網正中央那動彈不得的獵物,好想大叫,好想就此落荒而逃,再也不要見到季仲軒。

但季仲軒溫柔地摩挲著她的大腿。

「噓,噓。別怕。」他開口,「沒事的,我不會傷害妳。」

 

他的手帶來熱度,緩解了鄧海欣的緊張,但也帶給她更多的刺激,她咬著嘴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老天──她竟然有點期待?

季仲軒先是輕吻她的手心,接下來是手腕……

鄧海欣今天穿著白襯衫跟短窄裙,他輕輕地往上摸,看似愛撫,又像是安慰,把鄧海欣半抱進懷中,動作很輕柔,卻很強勢,不容抗拒。

「別害怕,我說妳要對我負責,但我可以給妳一點時間慢慢習慣……」

他看著鄧海欣的眼睛,逐漸靠近,兩人的氣息吐在對方臉上,近得只能看見對方眼裡那小小的自己。他的手摩挲著鄧海欣的手臂,一下又一下,溫暖、有力,沒有一點急躁跟強迫。

鄧海欣終於慢慢放鬆,她想,或許不會那麼糟糕。

她認識季仲軒,知道他人不壞,高中時期品學兼優,現在也是個正直的好律師。她這幾天偷偷上網查他,知道季仲軒偶爾會免費幫人打官司,多數是家暴案件……

她閉上眼,終於接受要跟高中同學上床的事實。

 

季仲軒淺淺地親上她的脣瓣,一下又一下,先是輕輕地啄著,接著兩人的脣印在一起,互相觸碰、試探。季仲軒的舌探入鄧海欣嘴裡,柔柔刮著,他沒有瘋狂掠奪,只是慢慢索要,非常溫柔,非常醉人……

鄧海欣被吻得暈呼呼的,忍不住伸手攀住了季仲軒的肩膀。

兩人的舌尖交纏,溫度逐漸升高,鄧海欣投入其中,完全遺忘了先前的憂慮與恐懼,她只知道,季仲軒正全心地疼愛著她。

鄧海欣遲疑地給予回應,舔了舔季仲軒的脣,下一瞬立刻被吞沒。她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她已經被放倒在床上,季仲軒覆蓋在她上方,淺淺地啃咬著她的鎖骨。

「啊、好癢……」她忍不住扭動,季仲軒順著她削瘦的頸子親吻下來,一直吻到她胸前,鄧海欣才終於發現,自己前胸的鈕扣已經全部解開。

「妳好漂亮……」

季仲軒的眼神非常深沉,簡直能把人吞沒。

 

「看來妳有心理準備了。」他的視線落在鄧海欣胸前,眼裡幾乎燃起火焰。

鄧海欣一愣,下一秒才理解季仲軒在說什麼。

天吶、天吶!她今天穿的是爆乳款前扣式內衣!

她發誓,她真的不是為了季仲軒,不是為了現在……她只是有搭配全套內衣褲的習慣,然後她今天早上先翻出來的內褲剛好就是要搭配這件內衣……她試圖辯解,但才剛張嘴,季仲軒就輕巧地解開了內衣,鄧海欣的雙乳直接從束縛裡解放,還輕輕晃了幾下。

季仲軒的眼神一瞬間變得更幽暗,「太美了,簡直不敢置信。」

他單手覆蓋上去,慢慢地揉、像是對待什麼奇珍異寶。他先是捧著,手心惦著沉墜的重量,然後收攏掌心,不斷揉捏,拇指跟食指終於掐住中央豔紅的小點,鄧海欣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他細細地摩挲,有一道電流傳到鄧海欣的腦海裡,她不自覺地扭動,另外一邊孤立的前端更加挺立,泛起了細微的寒毛,彷彿也正在呼喊,也想被疼愛……

 

「不、不要這樣……」

「不喜歡嗎?」季仲軒掐住那個小點,輕輕拉起,乳頭前端微微變形,卻傳來令人顫抖的快感。

鄧海欣立刻聽見自己破碎的尖叫。

「啊……」太過分、太羞恥了,她在季仲軒面前簡直無所遁形,她的每一絲反應都被牢牢掌握,給予更大的刺激。她好想逃,先前怕被占有的畏懼,用另一種形式捲土重來──她畏懼會失去自己。

「別怕。」但季仲軒親了親她的額頭,接著向下,直接含住鄧海欣胸前的紅點之一,她直接感受到一種爆炸般的快感,溼潤、溫熱,他的舌頭正在舔著自己的那個地方,甚至分開牙齒,輕輕地嚙咬著、吸吮著。

季仲軒不斷在她胸前肆虐,兩邊都被吸吮得逐漸紅腫、在空氣中顫抖,鄧海欣拱起胸,光是這樣舔舐,她就覺得快被快感淹沒、吞噬。

「喜歡嗎?」季仲軒問。

鄧海欣拚命搖頭。

「說謊。」季仲軒輕輕咬了一下,「說謊就要懲罰。」他在胸骨處用力吸吮,留下一朵綻放的紅花。看著鄧海欣白皙的肌膚被自己留下痕跡,他感覺到下腹處某個地方更加堅挺,迫不及待。

「嗚你好壞……」鄧海欣也低下頭,被烙下痕跡讓她有點激動,彷彿這具身體真的已經成為季仲軒的。

她想掙扎,雙手卻被分別按住。

「別動。」

季仲軒低低喝了一聲。

他的語氣嚴肅,讓鄧海欣愣了幾秒。

 

就這一小段時間,季仲軒跪在床上的左腳,已經強迫般地分開她的雙腿,他的大手向下探入了裙襬內,食指指尖立刻準確刮過鄧海欣雙腿之間的柔軟。鄧海欣瞬間倒吸一口氣,天吶!不、不要碰那裡!

「不可以!」

「這樣就不可以了?那待會怎麼辦?」季仲軒眼神更暗。

季仲軒的指尖稍微退開,又立刻覆蓋上去,透過絲質的底褲,他的手掌不斷按壓著鄧海欣敏感的三角部位,每一個軟嫩的部位都沒有放過,不斷地摩挲,讓熱度越來越高。

 

鄧海欣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她的眼神開始迷茫,快感如潮水一波一波襲來,即將淹沒她,她從來沒被其他人這樣對待過,才知道原來自己來跟別人碰觸,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她完全沒有辦法抵抗,只能不斷發出呻吟聲。

「啊……不要這樣、求求你……」

她嘴裡說著推拒的話,卻沒發現自己的腰開始拱起,想尋求更多。

「妳溼了。」季仲軒把手收回來,舉起濡溼的手掌,又低低地笑了起來。

「你、你太過分了!」鄧海欣咬著脣瓣,好想一把推開季仲軒,卻又全身無力,而且她很不想承認的是,她真的貪圖那些快感……

「但妳很喜歡我這樣,對吧?」季仲軒撩起鄧海欣的裙襬,鄧海欣的雙腿頓時一覽無疑,他看著一雙修長的長腿向外岔開,中間那塊淺粉紅色的絲質布料已經溼得都透出顏色,兩側的蝴蝶結絲線輕輕顫抖,他眼神立刻一黯。

「過分的人是妳……妳這小惡魔!」

「啊?」

鄧海欣只來得及發出一個音節,就感覺到下半身一涼。天吶,她、她忘了!

這是一件左右綁帶的內褲啊!跟爆乳款前扣內衣是整套的,她欲哭無淚,感受到季仲軒頓時加重的鼻息,她咬著脣,可憐兮兮,「這套是人家送的,不是我買的……」

 

她想解釋,這套火辣的內衣褲是她生日時,鄭栯喜送她的禮物,可不是她自己買的。但她話還沒說完,季仲軒就彷彿被這句話刺激了一樣,直接把食指全部送入鄧海欣體內,鄧海欣尖叫一聲,淚眼汪汪。

她不知道,男人天生不喜歡有別人染指自己的獵物!

「好、好痛!」鄧海欣差點落淚。

「放鬆,妳夾太緊了。」季仲軒皺起眉,他親了親鄧海欣的脣瓣,吻得她暈頭轉向,下半身越來越溼潤,甚至還不自覺地扭動著屁股,用體內的皺褶摩擦著季仲軒的食指。

「妳以後身上的衣服,全都只能穿我送的……」他低沉地說,接著抬起上半身,食指開始慢慢進出,一進一出,抽送使鄧海欣不斷發出呻吟,她無力地顫抖,快感再次堆積,比起胸前的親吻,底下的進出讓她每一秒都快要瘋狂。

季仲軒又加了一根手指,甚至惡劣地把食指跟中指撐開,擴張裡頭的通道,「妳是我的,全是我的。」

 

他的聲音低啞,手指的速度越來越快,鄧海欣完全無法抵禦,在快感累積到一個頂點之後,她忽然弓起身體,下腹部往內收縮,被季仲軒手指插入的地方卻往外噴出大量液體。

「啊……」她尖叫出聲。季仲軒一把按掉了床頭的開關,室內陷入黑暗,鄧海欣緊張地瞪大眼睛,聽見季仲軒脫下西裝褲,撕開保險套,然後爬上床,像一隻凶狠的狩獵動物,覆蓋在她身上。

「我看不見你……」因為剛剛的尖叫,鄧海欣的聲音有些微的沙啞。

鄧海欣有些害怕,她的確因為季仲軒的目光而害羞,剛剛也不斷希望他不要看著自己的臉。但燈全關了,她連現在擁抱著自己的人是誰都看不見,她開始顫抖。

「對不起,別怕,是我、還是我……」季仲軒的聲音放得很輕,他不斷吻著鄧海欣,細碎的吻像蝴蝶一樣落在鄧海欣的臉上跟胸前,「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但不要害怕……」

聽著季仲軒不斷抱歉,鄧海欣的心忽然非常酸澀,這一切都是她害的吧?

要不是因為她做的事情,讓季仲軒心理產生這麼巨大的陰影,季仲軒現在應該早就擁有非常幸福的愛情了吧!說不定孩子已經滿地跑了呢……

想到這,她忍不住伸出手擁抱著季仲軒,輕輕地回應他,「我不怕、我知道是你,我不怕。」

 

季仲軒的身體一震,他的吻如狂風暴雨般落下,不斷舔咬著鄧海欣的身體,讓她發出綿延不絕的呻吟。她的雙腿被他拉開,分開在自己的左右腰間,他挺著早已脹痛不已的灼熱,猛地一送,鄧海欣已經非常溼潤,前端很順利地滑進去,但到中段的時候卻非常疼痛,她尖叫一聲,試圖推開季仲軒,季仲軒也發覺不對,但他頭上冒出細汗。

「別動,我停不下來了!」他按住鄧海欣的腰,直接整個埋入,鄧海欣頓時淚眼汪汪,不斷拍打他,但季仲軒如他所說,已經完全停不下來,他只能咬著牙,慢慢抽出又深深埋入,「再一下子就好了……」

他全身的細胞都在叫囂著想要快速律動,但剛剛突破的那一瞬間,他很驚愕地發現,鄧海欣竟然是第一次。他發誓,他真的沒有處女情結,但鄧海欣這種完全屬於他的感覺,還是讓他幾乎失去理智。

他逐漸加快速度,鄧海欣的尖叫越來越大聲,這麼激烈的性愛讓她完全暈頭轉向。她在黑暗中什麼都看不見,感官卻更加清晰,可以感覺到季仲軒的每一次喘息跟每一滴落下的汗珠,還有體內那個正在不斷搔刮著自己的部位。

 

相較於這些,前頭的快感根本只是小菜,現在才是她幾乎無法承受的高峰,她感受到自己的腦海有一片煙火,燦爛、空白,什麼都無法思考,她的尖叫染上哭音,希望季仲軒可以饒過她。

但季仲軒不知疲倦地律動,一次又一次帶來更多的快感,鄧海欣感受到自己的下腹部不斷緊縮,高潮也隨之而來,她噴出更多溼潤的液體,卻只讓兩人的交疊越來越激烈。

 

「啊、又來了。你、你放開我!」她尖叫,她最溼潤的地方頓時緊縮,不間斷地絞著季仲軒最堅挺又最脆弱的地方。

 

(未完,完整文章請見尖端出版《專屬療裎》)


本文出自《專屬療裎》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