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總想抓住青春的尾巴

而今也已四十好幾要邁入五字頭。看一看鏡子,肚子隆起像懷孕,頂上毛髮開始漸漸稀少,上個幾層的樓梯也會喘,晚上房事的表現也不盡理想。

 

工作不上不下,不太可能會有什麼新的發展;家中妻兒老小的負擔與房貸壓力巨大,也不可能像年輕時候那樣,任性地說換工作就換工作。最好的出路也就只能在現實裡低頭,在夾縫中求生存,過著行屍走肉般的日子。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讓時間的洪流把生命裡曾經短暫存在過的火花給澆熄。

 

年輕的時候總會有些傻不拉嘰的夢想。那時候為了追夢,可以不顧一切,可以無視挫折,勇往直前地往前邁進,即便碰得滿頭是血,也覺得意義非凡;但是如今,人生的每一步都滯礙難行,像是被廢了武功的練武之人。

 

這也就是是讓人懷念青春的原因。也是為什麼老王在酒過三巡之後,會吐露出這樣的告白:「其實我們男人啊!有時候只是想要為自己抓住個青春的尾巴,享受一下自己還『可以』的感覺。再過幾年,我們就失去功能性了,那時候只能靠這些年輕時候的『豐功偉業』來取暖了!」

 

這理論很歪,但身為男人的我能體會。不是說我認同的這樣的說法,因為這種論調當然是偏頗的,聽起來更像是替自己找了藉口,但對很多男人來說,「即將不行了」就好比女人害怕自己「即將老了」是一樣的恐懼,也許那份恐懼還要更甚。女人即便老了,雖然青春不再,但取而代之的是飽滿的智慧;可男人要是「不行了」,那就是真的不行了,你除了接受事實然後使用藥物,像個苟活在世上的遺族卑微地活著之外,別無他法。

 

老王會有這番感觸,也是因為他最近又搞了一個二十歲的年輕女孩,而且這次好像是來真的。他說跟年輕女孩雖然聊天聊不上,因為她們的所見所想都還很幼稚,但卻讓他找回了以前年輕時的那些簡單。兩個人可以無憂無慮地在一起,講些無腦又沒用的傻話,做做一些白日夢,肆無忌憚地做愛 ……這些火花讓他覺得自己好像重新活了過來。

 

 

「年輕女孩身上總有一種特殊的香味,是一種充滿果香的甜味。這種甜味能讓你的腦子很放鬆,可以什麼都不用想,只需要很單純的在一起玩就好了。」老王說。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