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Episode 02 紀念日午後

 

 

「親愛的,妳的後頸真美…….」

 

蓮蓬頭的水還持續在上方沖著我,髮稍上應該還有很多殘餘的泡沫,

小潔的雙手卻已經開始不守紀律,從背後握住我的雙乳,藉著沐浴乳的滑嫩感游移起來。

 

「小潔…..先讓我洗完嘛…..等等我好好服侍妳….」

我嘴上雖這麼說,但是眼睛已經閉起來享受。

「那麼讓我先在這裡吃前餐,稍後我們再出去房間吃主菜。」

小潔下巴靠在我肩膀上,在我耳邊輕輕說著,

她的乳尖貼著我的背,從乳尖堅硬的程度感覺,她應該也興奮了。

 

「啊……潔…..我快站不住了…….」

小潔的手指輪番掠過我的乳尖,有時拂過、有時點碰,有時稍稍大力捏扭,

也難怪她一直被稱為設計業界的「快速鍵女王」,

指頭的每個動作轉換之間,絲毫沒有空隙,只有不同的快感不斷串連著。

 

「這….啊…..好難受….」

我雙手抵著水龍頭,大腿不斷前後交錯著,花了一些意志力才不致於跪了下去。

但是從另一個地方,小潔又展開新的攻勢,

她的雙唇在我耳邊廝磨,從耳朵的上沿一路輕含到耳垂,

濕軟的舌頭還神出鬼沒地鬧場,在耳窩裡翻滾來翻滾去,

「啊…….我想要……我想要…….」本來就不是挺堅固的防線,終究還是瓦解。

 

我忍不住想把手伸到自己的花叢裡,想撫摸自己。

小潔卻把我手撥開:「不可以自己來唷!我會生氣!」

「那…那妳要給我呀!」我慾念竄流,急得脾氣也上來了。

「別急,我來…….我會讓妳開心的……」她說完,舌頭自我的肩膀一路南下,

經過背脊時她舌頭翻滑不止,經過臀部時她用力咬了一下。

「哎唷!妳好奇怪…..」其實這種異樣的疼痛我超喜歡。

尤其配合她在我乳尖上沒有停歇的指法,我的雙腿終於軟了,

我沿著牆跪了下來,雙腳被她輕輕扳開,

由於知道接下來我會得到什麼,我自己把臀部翹的更高了。

 

 

 

「嗯……這邊……對嗎?」小潔其實明知故問。

「啊…….對…..是這樣..不要講話啦!繼續…..」因為我只想享受。

「嘻嘻,愈來愈習慣囉~~,那我不要講話。」笑了一聲後,她的雙手離開我的雙乳。

她的左手繞過我大腿,從正面按摩著整個花心地帶,

她的嘴緊貼陰唇口與肛門口的中間地帶,舌頭上下來回快速舔著。

平常在床上,我喜歡緩慢的、漸進的感覺,

現在這樣的速度對我而言會過度刺激,

但是在淋浴之際,搭配著溫水的沖洗,這樣的速度格外過癮。

 

我的頭埋在自己的臂窩裡面,緩緩地輕聲呻吟著,大腿時而產生不自主的顫抖。

「啊….嗯…….小潔….我想到….我想到……」

聽到我這麼輕喊,她知道得吋近呎的時刻到了。

今天的溼潤度驚人,我想她也能感受到,

因為平常只能從一指開始,今天她一次伸進兩隻手指,按壓著洞口附近的內壁上緣,

然後,用她邪惡的舌頭在肛門上畫圈圈,

跟著手指進出花心的節奏,她的舌尖偶爾也探了進來。

「哈……太舒服了…..」我握緊了拳頭,雙腿緊縮,花心也緊縮,

想將她的手指夾在裡頭。

 

在跟小潔交往後,

從克服對潔淨感的疑慮與傳統定義上對性器官的束縛,

到開始對這種令人頭皮酸麻的雙重攻擊感到享受,

我只耗費了一個晚上。

不,應該說是一半個小時,我就被征服了。

 

聽到自己在浴室中的呻吟迴音,總是讓人更加興奮,

「嗯啊……..好快….好快…..」

小潔的手指在我體內順時針、逆時針交替快速旋轉著,

兩片陰唇被她的雙唇和舌頭挑動著,我心裡正想著「那邊還要….」

「啊~~~潔………我愛妳………」小潔的舌頭已經在菊花門口快速刷了起來。

 

我不是一個喜愛雙插頭的人,所以小潔也只給了我符合我程度的體驗,

尤其她擁有極佳的節奏掌控,讓陰道口的刺激與肛門口的酥麻能夠逐漸會合,

「啊…臭小潔…..啊…臭小潔……我要癢癢了……要到了……」

我感覺所有的快感不斷往下腹部的同一個聚焦,然後

「啊─────────────!!!!」

陰部的內部肌肉不斷收縮,高潮像電流一樣往腦部急衝,

我感覺像被人從腦海的內部敲了一搥,長叫了一聲後就再也喊不出來。

 

 

 

 

小潔把我攤跪在地上的身軀翻面,又多伸進兩隻手指,

「!!!!!──────!!!!」我想喊出聲或出手制止,卻只能任她擺佈,

任她一手在陰道裡頭按壓、抽動,一手大拇指揉搓著還在一脹一脹的陰核,

最後我顫抖著,仰頭讓嘴角流下了口水,透明的尿液也不斷從下體緩緩滲出,

「在浴室沒關係,儘管尿出來吧!」小潔聲音溫柔,動作卻仍然沒有緩下來。

 

我常常期待會像A片一樣大量噴出來,

但我所呈現的方式卻總是一陣陣的潺潺溪水,

然後膝蓋不自主地彎曲、伸直、彎曲、伸直,

直到興奮的感覺隨著水流漫出體外才停歇。

即使如此,這種集中在一點、再竄流到全身,最後說不出話的快感,

就像是太陽光聚焦在白紙上,最後燃燒了整張紙的手法,

只有小潔辦的到。

 

尤其,無論是感冒、發燒,或是工作勞累後頭痛、肩頸酸痛,

在她的服侍後都能神奇地不藥而癒。

 

我坐在床邊,頭靠著床沿,讓她幫我吹乾頭髮,

我幸福地撫摸她夾著我肩膀的長腿,吻著她的膝蓋。

我轉頭看到她眼睛盯著電視新聞,若有所思的神情真美。

雖然因為吹風機的噪音讓我聽不到新聞內容,

但是新聞標題上寫著「20年後的今天:恐怖攻擊的倖存者」讓我知道她出神的原因。

 

「這位是曾經擔任過兩任市長的鍾宛兒,她與她的母親都幸運地在意外中生還,但是失去了當時擔任議長的父親……」

 

「哇,妳前女友耶!妳們的保養都太神奇了!二十年來都沒什麼改變!」

我說完咬了咬她的小腿,覺得有些吃醋!

「嗯….哪有?我的抬頭紋都多了好幾條了….」小潔摸了摸額頭。

 

「哼!我看看!明明所有的外觀和內部零件都還完好無缺!」

我關掉吹風機,掐一掐她仍然堅挺的雙乳,從她練得恰到好處的腹肌一路往下吻。

她將雙腿張到最開,暴露出下體整個粉色的嫩唇,主動迎了上來。

她撥了撥自己還帶些水光的俏麗短髮:「來吧!輪到妳讓我開心了!」

 

我將電視關掉,讓整間房間只剩下吸吮聲與呻吟聲。

 

 

(未完待續)

 

濕 紙巾 FB粉絲團

 

 

 

【延伸閱讀】

雙腿交錯(1)

雙腿交錯(2)

雙腿交錯(3)

雙腿交錯(4)

雙腿交錯(5)

濕 紙巾

人格時常處於分裂,

早上畫童書插圖、下午寫色情小說,

今天參加國家政策研討、明天擔任性愛諮商。

想當濕紙巾,因為總是讓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