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開放式性關係(15)

開放式性關係(1)

開放式性關係(2)

開放式性關係(3)

開放式性關係(4)

開放式性關係(5)

開放式性關係(6)

開放式性關係(7)

開放式性關係(8)

開放式性關係(9)

開放式性關係(10)

開放式性關係(11)

開放式性關係(12)

開放式性關係(13)

開放式性關係(14)

 

我向亦倫吐實了一切,包含半個小時前Davi的陰莖還插在我身體裡。

 

「如果可以,我們還能繼續在一起嗎?」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在顫抖,但我還是把這句話說出口。

「既然有單純建立在肉體的關係,那一定也有像我們這樣,只有愛情的關係啊?!」我見亦倫還是不發一語,焦急之下脫口而出。

 

可是沒錯啊?

炮友已經這麼普遍,有這麼多男女關係只建立在床上,兩個人可以有性無愛,那為什麼我們不能有一段感情是有愛無性的?

 

還有人無論對誰都沒有辦法產生性慾(無性戀),人家不也能好好地談戀愛?

 

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無法再對亦倫有舒服快樂的性慾…

 

「我真的不行嗎?」亦倫開口這麼說。

「不是!不是你的問題!而且也不是真的完全沒辦法跟你,只是…不舒服也不快樂,身體沒有感覺…」我很盡力的小心回答,卻還是字字都非常殘忍。

 

我相信很多情侶也是這樣,只是太多人不想去想這麼多,身體的性慾有時候是我們無法選擇的。

就像愛情,你就是會喜歡上這個人,即使一開始有多不順眼,或者他完全不符合你口中的擇偶條件。

性慾也是吧?有可能你就是完全不愛他,但身體卻非常契合;相對的,我沒有不愛亦倫,當我舒服跟Davi做愛時還是會感到愧疚,可是我的身體對亦倫就是不再產生任何愉悅跟興奮了。

 

亦倫突然抱住我,試著想吻我。我知道他心中的糾結,只是配合著他。

可越是這樣,我心中的排斥就越明顯。

 

 

我們唇齒相交,他的舌頭伸進我的嘴巴想挑逗我的情緒,我卻下意識緊閉牙齒直到他用力摟住我的腰,才想到自己該放鬆。

可是無論他的舌尖如何劃破我唇齒的防備,用溫熱的慾望翻動我看起來蓄勢待發的嘴巴,但其實我根本就只是在配合演戲…

 

更可惜的我不是演員,亦倫很快就發現我根本不願回覆他任何慾望的邀請。

面對這樣的情況,亦倫只是鬆開手放開我的身體,我們又回到一開始僵持的距離,兩個人面對面卻不願直視彼此。

 

愛情走到這一步,是不是很難堪?

 

這世界上真的會有開放式式性關係嗎?但是Davi跟他女友算是嗎?他女友好像一直都被蒙在鼓裡,而不是說開同意這麼做。

 

或許沒有人愛著一個人,卻能容忍他跟別人做愛吧?

還是性跟愛就是一定要綁在一起,要兩項都契合才是真愛?

 

我的腦子好混亂,我想亦倫也是吧?我們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

「我們還是…」

「我想我們…」

我跟亦倫同時開口,這樣的開場白,難道他也跟我想的一樣?

 

《下周三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