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Episode 05 灘頭的貪歡

 

 

「天啊…真舒服…」

「可是親愛的,你沒有吃到沙子嗎?我剛才從海裡回來呢…」

我跨坐在他臉上,聽他津津有味地品嚐著我的花心,

我愛憐地摸著他額頭上有點潮溼的髮絲。

感覺這樣的他會有點呼吸困難,我稍微抬起下腹部增加氧氣的流動,

但他捨不得我離他太遠,正在溫柔撫摸我背脊的十指,

忽然抓住我的兩片臀肉,讓他的唇與舌,能夠更深入我的核心地帶。

 

可能怕我離開他吧,他的舌頭從軟而緩慢,轉而又硬又急,

我想,我的花蒂熱身已足,我用兩指拉提自己的花瓣,

讓他的舌頭更能直接刺激到我想要被疼愛的地方。

 

他雙手從我雙臀遊移到我的雙乳上,同樣用力地捏揉著,

拇指迅速地規律地滑過乳頭,

「啊…啊…太舒服了……….到底是為了…….」

於是在這峇里島Villa的私人沙灘上,我仰頭呻吟,

「焦文……你舌頭好炙熱……」我想是喉頭還殘留的Vodka吧。

我雙膝一下緊繃、一下禁不住的移動,把我們剛才鋪的野餐墊給弄皺了。

 

很難想像,在稍早的淺灘漫步嬉戲前,

我們才在Villa庭院中的吊床上,來了一次難度不低的性愛大戰。

 

當我正攤在粗麻繩編織的吊床上,享受從樹葉縫隙中穿出的陽光時,

他的吻就一隻蝸牛般,緩緩地爬上了我的腳背。

然後像是樹蛙一樣,跳躍到我的胸口,往比基尼裡頭鑽去。

我毫不猶豫地把手上翻沒幾頁的柯夢波丹拋在地上,全心享受他對乳頭的舌吻。

「噢…….你口中有冰塊……」

冰涼的觸感和舌頭攪拌乳頭時發出的輕微撞擊聲,觸覺和聽覺令人燃起慾火。

我聽到麻繩即即嘎嘎的聲音,

只因為他的手指輕柔地在我下腹部掃動著,

我麻癢難耐,只好透過大腿的摩擦分散掉注意力。

 

乳尖的刺激太過舒服,讓我下腹部的感覺逐漸被忽略了。

直到感覺花心被指腹輕輕點著,那紅豆般大小的核心漸漸腫脹,

我才發現下半身的橘色小褲,繩結已經被解開。

 

 

 

 

「啊—要在這裡?」

我的下半身被挪移到吊床邊,雙腿懸掛在吊床外,

在我沒有預期下,穿過繩網的空隙,他突然進入了我的體內。

「從妳離開游泳池,走向吊床的那一刻,我就預謀要在這裡料理妳了。」

他的手指在自己嘴裡含了幾秒,再移到我唇邊嬉鬧,

開始引導我的舌頭與他的手指頭交疊,然後我嚐到了自己的味道。

 

平常自慰時,

我偶爾也會為了增加潤滑度將手指放入口中沾染唾液,

嚐到一點自己的鹹濕並不是什麼新鮮事,

奇怪的是,這時候只不過多了他的唾液,

在感官上卻增加了好幾種興奮。

 

嘴巴和花心同時被挖掘者,

讓我想像著是兩個焦文正服侍著我,

啊?我忽然對於自己覺得一個焦文不夠我用而害羞,

事業上爬得越高以後,就會更貪心了嗎?

吊床的即嘎聲頻率愈來愈急促,身體被撞擊搖晃著,

身上的氣味分子在空氣中蔓延開來,

我自己都能聞到自己身上剛做完Lulur SPA而散發出的淡雅花香。

 

我的身體深現在繩床中無法挪動,

在我一邊抓著他頭髮享受,而一邊懷疑繩索能不能承受這樣的劇烈搖晃時,

他抱緊我的大腿仰頭低吼,用力射了進來,

抱著我到浴池裡休息。

 

剛沖洗乾淨,我們又回到海裡擁吻、回到沙灘曬夕陽,

然後現在,新聞週刊的總編輯又騎在市長室主任的臉上。

 

渡假為了重拾激情?

不是的,我想是為了重拾對彼此的信任,

也用異國的氛圍,來重新探索彼此的觸覺。

想想我們這樣的關係應該有二十幾年了吧!

即使二十年來,我們沒有一紙婚姻的束縛,沒有柴米油鹽的腐化,

沒有對理念、價值的衝突,對彼此的身體也應該膩了,

 

更何況,這些年來為了讓他為老闆剷除政壇上的對手,

為了讓我能夠擁有不間斷的獨家新聞,

我們的腦袋都塞滿了算計、塞滿了心機,

又怎會有空間留給愛情?

 

 

 

 

到了這個老大不小的年紀,自己想要的東西總會自己爭取,

現在的我,想要高潮。

我快速地前後扭動自己的腰,

在他略帶鬍渣的下巴與上唇間摩擦著,

心臟的血液分別往頭頂和下腹部竄去,我想這次有東西要傾瀉而出了。

 

我的手放到背後,用和我扭動腰際時相同的頻率,套弄著他堅挺的下半身,

希望他也跟我一樣興奮。

「小焦!小焦!我要來了──────」

其實大叫之後,我還撐了十幾秒之多,

畢竟閨房中的鬼叫,也是我們的情趣之一。

 

我低頭嘆息,享受這種上帝所賦予女人的獨特快感,

有點不好意思地用拇指擦一擦我溢了他一整臉的水,

有點害羞,雖然是老大不小的年紀。

 

「輪到你了!」

我轉身趴在他肚子上,用兩隻手掌緊握著他玩了起來,

我總是知道最能讓他迅速繳械的手法,

加上舌尖上的功夫,沒幾分鐘他就噴出溫熱的液體。

 

我的臉貼在他的大腿上,看著我握著的它,

手腕輕輕柔柔地旋轉著,嘴唇在頂端吸允著,

「喂!你的老闆宛兒也會這樣吸吸你嗎?」

我聽著他用力喘息,等他回答。

「啊…妳太無聊了啦!妳又不是不知道她是蕾絲邊….」

「喂喂喂喂……!別玩了啦!」

我不大相信他們朝夕相處,卻沒有嚐試過,

但是對於這個事實又無法反駁,只好處罰性地舔著他的囊袋,

持續握著他、奮力地套弄他還沒完全軟下來的凶器。

 

明天我們將要離開這個異國島嶼,

回到我們生活的熟悉國度,卻讓我們愈來愈陌生的地方。

 

 

(未完待續)

 

濕 紙巾 FB粉絲團

 

 

 

【延伸閱讀】

雙腿交錯(1)

雙腿交錯(2)

雙腿交錯(3)

雙腿交錯(4)

雙腿交錯(5)

雙腿交錯(6)

雙腿交錯(7)

雙腿交錯(8)

雙腿交錯(9)

雙腿交錯(10)

雙腿交錯(11)

雙腿交錯(12)

雙腿交錯(13)

雙腿交錯(14)

雙腿交錯(完)

 

濕 紙巾

人格時常處於分裂,

早上畫童書插圖、下午寫色情小說,

今天參加國家政策研討、明天擔任性愛諮商。

想當濕紙巾,因為總是讓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