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記一件小事:什麼時候該跟男人上床?

文/咪蒙 

 

很多時候我都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

 

看到國產劇裡兩個人初次上了床,姑娘就情深意重地說:「我把什麼都給你了,你絕不能負我。」

 

網上有九〇後姑娘發文,論述自己的初夜,然後加上評論:「我已經是他的人了。如果他變心,以後就沒人要我了。」

 

有女生微博私信我,問:「和男友上床,他到手後不珍惜怎麼辦?」有人在微博留言:「因為不是處女,所以對現在的老公非常抱歉。」有人發文炫耀:「我是處女,所以老公對我特別好。」

 

每次看到這種話,我就必須去看一眼日曆。跟男人上個床就成了破鞋,這不是古代的價值觀嗎?

 

明明是21世紀的姑娘,為什麼要說宋朝的語言?

 

當然,我不是鼓勵姑娘們個個都爭當濫交達人,發情了就當街隨便拉個男人去交配。我想說的是,別把上床這事看得那麼重大、那麼劃時代、那麼里程碑,彷彿是交出你家祖傳寶貝,彷彿是要你做出重大犧牲,彷彿是做出畢生最艱難的決定。

 

不就是上個床嗎?

 

又不是讓你加入基地組織,順便推動南北韓統一。

 

有些姑娘更可怕,拿上床這件事當籌碼,動不動就要脅對方:「我最重要的東西都給你了,你不給我買LV包,你對得起我嗎?你手機密碼不告訴我,你對得起我嗎?你這個月薪水不交給我,你對得起我嗎?」

 

恕我直言,潛意識裡,這些姑娘把自己活成了性工作者。

姑娘啊,那是你男友,不是嫖客。

 

貞操不是不重要,但沒你想得那麼重要,更重要的,是你的價值觀、你的見識、你的智商、你的趣味。

 

生殖器不是什麼限量發行的奢侈品,你的個性和頭腦才是。

 

把糾結於怎麼以處女膜要脅男人的時間,拿來多看幾本書,多看幾部好電影,多減幾斤肥肉,多學幾種讓自己快樂的技巧,會高明得多。

 

那到底該什麼時候跟男人上床呢?

 

 

做好兩項評估,第一,你配不配上床?這不是說你要去考個上床資格證書,而是說,你的價值觀準備好了沒?你確定你的價值不在那層膜上?還是那句話,你輸不輸得起?

 

做好最壞打算,即使上完床就出了什麼意外,男人失憶了、翻臉了、變心了,你能不能做到邪魅一笑:「至少老娘昨晚很爽」?至少,你多了一層體驗,人生最重要的,不就是圖個體驗嗎?

 

第二,這個男人配不配被你上?真愛、人品、外貌、技術你總得圖一樣。最好的態度就是,我愛他,我想上他,兩情相悅,兩不相欠,多高端啊,女士們鄉親們。

 

你要不要、你想不想、你爽不爽,這是首要的。如果你抱著犧牲自己的貞操,去交換男人的疼惜,這種交易只會讓你變得廉價。

 

還有一種觀點是,要征服一個男人,就要征服他的性器官。其實在性方面適當有點服務意識和犧牲精神也沒錯,但也不必以性工作者的職業道德來要求自己嘛。

 

做好一個男人的性伴侶固然可貴,但做好一個男人的靈魂伴侶更不容易。那種苦苦糾結於跟男人上不上床,生怕上完了自己就被甩了,自己吃虧了,下半輩子就毀了,為這事茶不思、飯不想、夜不能寐,看上去思想特別傳統,本質上卻把性看得高於一切,好像兩人的關係就維繫在上床這事上了。

 

你們的情感互動呢?你們的深度溝通呢?你們的共同話題呢?

 

其實性愛這件事,核心技術還是做自己。你是保守的人,就尊重自己的保守;你是開放的人,就尊重自己的開放。為了男人改變自己,得不到你要的,你就會心態失衡。

 

潔身自好固然可敬,但潔身自好不該是為了尊重自己的身體和意願嗎?

純粹為了討好男人把自己賣個好價錢的潔身自好,又賤又髒。

 

 

本文出自《我喜歡這個功利的世界》松果体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