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6)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Episode 06 對影成四人

 

阿諾的舌頭,就像是我流理台上的打蛋器一樣,

用馬達一樣厲害的速度,奇妙的在小豆豆上攪拌、旋轉,

只是我沒有聽到馬達聲,而是我因為沒有來得及吞嚥口水,

而發出像是哽咽一樣的呻吟聲。

 

「啊…諾弟弟!我想要你進來疼我了……。」

我的腹部產生了一道火苗,想要直直衝出體外,

我有一種錯覺,等等跑出來的水,可能會燙傷阿諾的舌頭。

 

阿諾的頭繼續埋在我的雙腿之間忙著,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我眼睛只好盯著電視,

看著畫面裡的自己,正在吞吐著阿諾的那根分身。

畫面中,我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鏡頭,食指不斷在陰莖的尖端上來回滑動,

讓影片中的他不時發出了「喔喔、喔喔」的聲音。

 

正當我為他的聲音感到興奮時,

在我胯下忙碌的阿諾,緩緩地插入了兩根指頭,用與舌頭毫不協調的速度,慢慢地逆時針、順時針旋轉著。

 

儘管從背後被大力衝撞是最刺激的,

但是舌頭和指頭的這種巧妙配合,才能令我瘋狂。

跟著他不斷加速的動作,我抓著自己的乳房大聲叫著,

電視裡頭的阿諾也在我手腕的動作下,正急促地喘息,

「射了───────!!!」阿諾伸出一支手抓住我的手腕,

畫面開始上下劇烈震動,應該是另一隻拿著攝影機的手在晃動,

黏稠的液體從我的虎口流了出來,好像有幾滴還噴濺在鏡頭上。

 

電視外面的我也正要想要結束,

「啊!!諾─────來了!!」

 

 

我用指頭捏著我的兩個乳頭,抬高屁股緊貼著阿諾的下巴,

讓他迎接著我的潮水,

量不是太多,卻因為收縮得很激烈,讓阿諾以為是噴出來的。

 

 

 

「老闆娘,今天妳的水熱熱的耶!」

我們這樣一起三年多了,阿諾還是習慣叫我老闆娘。

「我也覺得耶…..不過……唉唷你不要吃下去啦!幫我蓋蓋!」

他的手指頭還像是冬天裡躲在棉被捨不得出來的孩子一樣,在裡面停留著,

而嘴唇也很調皮地在陰唇旁邊汲取水份,

讓高潮繼續維持著,感覺真的很刺激,

只是過於刺激的快感已經讓我有點疼痛。

 

「蓋蓋」是我們的閨房術語,

我在強烈的收縮之後,總是希望阿諾溫暖的手掌能夠貼在那邊,

有種被他保護、被愛圍繞的感覺,

在「蓋蓋」的時候,阿諾也會輕輕地用指腹按壓腫脹的豆豆,

蓋著蓋著,有時我就這樣睡著了。

 

大部分時候,我會像現在一樣,

請他跪在我的枕頭旁,讓我能夠吸吮他、報答他剛才的按摩。

當我休息夠了、準備好了,就讓他進來猛烈地疼我。

 

疼愛我的老公James幸運地逃過了二十年前的爆炸,

卻在五年前出海釣魚時落海走了,

只留了這麼一間越南麵店給我,

雖然跟我一樣來自越南的小翠和阿英還是會來看我、陪陪我,

但是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生活重心,一度想把店給關了。

 

還好從餐飲系畢業的阿諾應徵進來當助手,

從打工的身分,到現在成為我們小店的主廚,

更走入我的日常生活,讓我逐漸走出喪失伴侶的傷痛。

 

雖然比我小了六、七歲,

但在床上,阿諾和James一樣,有著最真誠的服務態度,

他們都願意舔遍我身上的每一吋肌膚,

包括James開發成功的肛門周遭,阿諾也非常樂於服務,

把我的高潮當作是比自己高潮還重要的大事。

 

 

唯二不一樣的,

是阿諾有著比我和James還年輕的體力和爆發力,

以及喜歡在我們做愛時,看著我們自己拍下的性愛影片,

有時模仿著自己的動作、有時刻意不要重複自己的動作,

有時候兩人就單純看著影片中的自己,

只是互相抱著撫摸著對方也很溫暖。

 

一開始不大習慣,現在我也能夠一起享受這個樂趣。

四個人一起做愛,跟自己,也跟兩個最熟悉的男人。

 

 

 

電視裡的他已經投降了,畫面轉換成我背對著他,

把屁股翹得高高的趴著,整個陰部裸露在鏡頭前。

他舌頭溫柔地在縫隙間下上來回滑動,

每幾個來回,舌頭就會游移到令人羞恥又害羞的肛門口旋轉幾下,

感覺就是本來的雞皮疙瘩上又加了雞皮疙瘩。

 

畫面外的我也維持著同樣的趴姿,

剛才在我嘴裡已經脹到不能再脹的他從後面衝進我的身體,

這是我最喜歡的方式。

即使是已經發洩了一次,

看到電視裡的自己被舔著,後面有個沒有留下絲毫餘力的他撞著,

我忍不住又把手指放到小豆豆上搓揉,

我覺得自己又想要再到一次。

 

我的大腿內側全力緊縮著,想要把它包覆得更完整,

「裡面真的好燙、又好緊」他喘息聲越來越大聲,

放在我腰際的雙手也抓得很用力,但是相信這一定不是在抱怨。

他的動作越來越大,我開始沒有心情看著電視中的自己被舔得多舒服,

只好把頭埋在棉被裡,讓大叫的聲音只有自己聽得到。

 

不知道是我平常的運動有效,

還是好姐妹兼情趣商品愛好者阿英送我的陰部訓練球有用,

已過40歲的我,仍然緊得讓35歲的他抱怨。

 

「啊…啊…諾…我不行了…….我洩掉了…..」

被撞得亂七八糟的我竟然在自己的手指下早洩了,

手腳酸軟的我,連平常抓著枕頭、咬著下唇的力氣都沒有,

只能閉著眼睛任他衝刺、撞擊、臀部的肉被抓得好緊……。

 

然後,我知道他射得熱熱的,射在我背上,

我知道他幫我擦乾淨後蓋了溫暖的棉被,

我知道他在趴睡著的我耳邊說了愛我其他的悄悄話。

 

「等等宛兒要帶一些國外的朋友來店裡吃晚餐,我去準備,妳繼續睡一下。」

我嗯了一聲回應他,想說他一個人要應付前市長的朋友們應該也足夠了。

我閉上眼睛進入夢境,

夢到James在店裡幫忙端盤子、跟客人聊天,

我正在水盆裡剝著洋蔥的皮。

 

一直到聞到米酒和九層塔被炒熱的獨特香氣,我才醒來。

 

 

(未完待續)

 

濕 紙巾 FB粉絲團

 

 

 

【延伸閱讀】

雙腿交錯(1)

雙腿交錯(2)

雙腿交錯(3)

雙腿交錯(4)

雙腿交錯(5)

雙腿交錯(6)

雙腿交錯(7)

雙腿交錯(8)

雙腿交錯(9)

雙腿交錯(10)

雙腿交錯(11)

雙腿交錯(12)

雙腿交錯(13)

雙腿交錯(14)

雙腿交錯(完)

 

 

濕 紙巾

人格時常處於分裂,

早上畫童書插圖、下午寫色情小說,

今天參加國家政策研討、明天擔任性愛諮商。

想當濕紙巾,因為總是讓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