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星級型男深夜品味(1)

文/冬彌

 

「吶,我們是好朋友對不對?」

陸冬實冷靜地把手裡的快要完成的泥土雕塑品給用力一捏!瞬間,雕塑品面目全非,與她冷靜到詭異的表情、發言格外不搭。

「是啊。」楊熙然的語氣裡帶著微微的無奈。

「那明年陪我留級、尋找完美的肌肉線條,做出完美的畢業展品再畢業吧?」她緊緊咬住下唇後放開,微微乾澀的柔嫩肌膚被這樣一弄,瞬間滲血;鮮紅色的血痕在接觸到空氣時隨即氧化,血小板也出來助陣,反而讓她的嘴唇呈現一種詭譎動人的粉嫩。

 

「這句話妳半小時前說過了,陸冬實。」楊熙然輕描淡寫地繼續替自己的作品收尾,並不時用眼角餘光瞅著陸冬實,見她眼底依然閃爍著頹然光芒,不禁輕嘆口氣。

陸冬實像這樣突然問奇怪問題的現象,已經維持好幾個月了。

可能是因為畢業展覽的實作壓力太大,原本在規劃跟報告時期都很正常的她在這個時段不停反常,並且繞著繞著總會回到「明年再畢業」這五個字上頭。

楊熙然其實很納悶,明明都是很棒的作品啊?真不懂陸冬實的要求是在嚴格什麼……

 

就楊熙然的觀點,不過就是一個畢業展覽,再怎麼盡善盡美也該有個限度啊。這時一個念頭突然閃過腦海,「走!帶妳去轉換心情!」

 

 

陸冬實早就知道好友在一間生意很好、曾經被很多雜誌介紹過的蛋糕店工作,但從來沒有親臨過現場,如今她看著眼前的建築物,突然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甫進門就發現到這一片突兀的玻璃牆面,這片玻璃足足有半面牆那麼高,下面維持木頭的裝潢,跟桌椅正好成一起,玻璃高度也經過計算,一排座位的客人坐著往裡頭看時,可以將裡面的景色盡收眼底而不會有任何視線死角。

 

陸冬實的位置正好在玻璃的最旁邊,視野不算好,至少有一半左右的景色會被牆壁擋住。

「楊熙然!」又是一道讓她備感壓力的吼聲傳來。

「妳先坐著啊。」她露出抱歉的表情,陸冬實甚至連一個點頭的動作都還沒做完,她就閃遠了。

在吃之前,陸冬實先用速寫的方式畫下蛋糕與茶壺的樣子後才開始享用,這一吃讓她驚為天人,雙眼瞪得老大!

蛋糕入口時先是滿口的香草甜味,但並不濃郁,或許是因為加了極少量酸橙的關係,讓唾液快速分泌,急著想吃下一口;第二口,蛋糕內餡滿滿都是果香,蘋果、甜橙、葡萄等等各式水果的味道在奶油的包覆下,酸味變得柔和、甜味變得內斂,嘴裡咬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仔細一看發現那是切碎的玫瑰花瓣,點點鮮紅就像是花芯中的雌蕊,正用艷麗又香氣逼人的特點吸引人來摘取這獨特的甜美,達到受粉的目的……

 

這塊精緻的蛋糕,自成一個天地,視覺與味覺獲得滿足之餘,細碎纖維感殘留在嘴裡,就像是被風吹撫而舞動的花瓣,芬芳的氣息在草原上蔓延,配著熱熱的薄荷茶,淡淡的柑橘香味畫下一個完美的句點。

這間店會這麼受歡迎,即使是平常日也湧現排隊人潮,理由已經擺在眼前了。

美味的餐點,好喝的飲品,配上典雅又不失輕鬆的裝潢,更別提還有個半開放的幕後作業空間讓客人可以在享用美食之餘不至於太無……聊……

「欸!嗚--!」

她猛然地站起來,聲音有點過大,讓鄰桌的女孩子們瞪了她好幾眼。

陸冬實馬上知道自己的動作引來白眼,有點不好意思地朝四周圍鞠躬致歉,但雙眼還是忍不住朝內場直盯。

「怎麼會……」她讚嘆一聲,連忙把手上的素描本架好,以飛快的速度不斷速寫,一張、兩張、三張……她像是無意識的繪圖機器一樣,忙著把眼前所看到的都記錄下來,不顧一切、不計代價!

 

沒人有心思去留意她在素描本上速寫了什麼。

她的眼睛裡只裝得下那一個正在工作場所裡凝神專注地擠奶油蛋糕花的男人。

那一張一張特寫,關於領子上露出的頸際、捲起袖子裸露在外的手臂、沒被帽子蓋住的額頭與太陽穴、被汗水妝飾過的臉,通通都用寫實帶著潦草的筆觸記錄下來,那些用力會爆突出來的青筋與肌肉線條讓她幾乎要忘了呼吸,所有的瓶頸都在這一瞬間被推土機推平!

理想的肉體!理想的肌肉!理想的線條!理想的作品!

這麼完美的組合,居然就藏在這片大玻璃後,而且還是在好友工作的場所裡,關係可以再近一點沒關係!

「沒想到居然近在眼前啊……」

她表面上看不出異樣,所有的激動、熱情都化做驅使右手的動力,只見她激情又活力四射地速寫了第四張、第五張、第六張素描--

直到,她跟他的視線對上。

 

 

因為年輕時候的經驗,他對於視線很敏銳,更何況那個視線還如此強烈又興奮?

在第二十一個杯子蛋糕上擠出橘黃色的奶油花後,他用眼角餘光看向外場,根本不需要尋找就看到讓自己起雞皮疙瘩的罪魁禍首,那雙眼睛像是看到肉塊的老虎一樣,閃爍著讓人倍感不安的光芒,可偏偏臉部表情很正常;手上的動作有越來越快的趨勢,那是筆記本嗎?她在筆記本上拼命寫著什麼東西,手速之快讓他嘆為觀止。

 

雖然這樣子的半開放空間原本就是讓客人可以有參與製作過程的感覺,即使機密跟手法會被看光光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但從開店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客人這麼囂張,居然拿著筆記本正大光名地竊取機密?

……也太費工夫,直接拿相機來拍不是更快?

 

他轉念一想,或許他竊取的不是技術,而是原料的成份跟份量?現在的人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都要偷,上次才抓到一個拿手機四處拍照,造成其他客人用餐困擾的人,他說自己是在拍內部裝潢,自己開店要拿來用嗎?

 

緩慢地吐了口氣,他決定不要花心思去注意那讓自己有點心煩的客人,專心地低頭繼續擠花。

「新訂單:三個『希臘女神的首飾盒』、一個『風車小鎮』,師傅麻煩了!」楊熙然拎著訂單跑進來,先把剛才點到的單子依照順序貼到白板上,接著口頭把餐點內容大聲唸出來,讓內場負責的三位師傅都聽到。

「小熙,這裡好了!」

「好……來了!」

楊熙然快速地往內場最角落跑,那裡有一個負責派點的師傅,正把四個一模一樣的圓派放上大托盤,楊熙然直接拖盤上手,再到另一個師傅面前,把四杯冷熱飲放在同一個托盤裡,用一種神乎其技的方式出去送餐了。

 

「唉,沒有她怎麼辦啊?」派點師傅往後確認訂單內容,一邊感慨良多地說。

他聽見了,卻沒回應同伴。他的眼角餘光不由自主地望向外場,隨著楊熙然的身影衝到外場、送完兩桌的點餐後卻在半路被攔截,待他的雙眼微微瞇起,才剛升起「自家的小助手是打算去勸告這位有點太超過的客人嗎?幹得好,等等要好好誇獎她!」的想法時,兩個女生同時看進內場--他與她的視線正式交會,兩雙眼睛裡的交流訊息馬上讓他打消念頭。

原來是認識的--!

 

看著自家服務生被抓住袖子,並且露出為難又猶豫的表情時,一種不太妙的預感油然而生。

沉默地把眼前的蛋糕花給擠完,等他再度抬頭時,不意外地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楊熙然,稍稍一歪角度,他也看見在玻璃外一臉期待的筆記本小偷,雙眼活像鑲了水鑽般活靈活現地眨呀眨的。

「林師傅,我可以……介紹你給我朋友認識嗎?」楊熙然的語氣帶著遲疑,但還是問了。勇氣可嘉。

 

 

一路忙到晚上九點,店裡總算開始有空桌椅,意味著忙碌的高峰期已過。

楊熙然替某個已經畫到雙眼發紅--就某種意義上來說,還挺恐怖的--的好友送上第五壺冰--她說情緒實在太激動,需要冰的降溫--薄荷茶,同時露出為難的表情看她。

「被罵了?」陸冬實一臉抱歉,果然還是太為難好朋友了啊。

楊熙然嘟起嘴,一臉委屈地點頭,要不是還在上班,她一定會先捏捏陸冬實的臉頰,再蹭到她懷裡靠著她的胸部討安慰!

 

剛才,她一共嘗試三次,第一次問時還有機會把話說完;第二次她還沒問完就被打斷了、並且把一拖盤的紅絲絨蛋糕讓她拿到外場的展示櫃補貨;第三次……她直接被塞了顆辣椒口味的七彩糖果,辣到她的嘴唇有點腫。

她說完後指著自己的嘴,上頭還有點紅紅的,分不清楚是糖果的色澤還是辣到紅的。

「嗚啊……對不起……」陸冬實急忙把冰薄荷茶倒進杯子裡給她喝,後者喝幾口後覺得好了些,但嘴的紅腫卻沒辦法馬上改善,讓她看起來頗情色。

拍拍好友的肩膀,陸冬實悄悄地往玻璃後瞧,無奈尋覓許久都沒再看到那個人了。

「沒關係,那我只好每天來素描了。」陸冬實拿起已經被畫滿,甚至連小角落都不放過的素描本給她看,在今天之前還是全新、一張圖都沒有的素描本,如今膨脹許多,呈現一種充實的飽滿感。

「……妳也太可怕了。」楊熙然翻開素描本,發現除了前兩頁之外通通都是同一個人,臉或身體的特寫,特別強調肌肉與身體的律動美,甚至連汗水都忠實呈現的筆觸讓她嘆為觀止。

 

上一次見好友這麼投入又不顧一切是哪時候的事了呢?好像……很久遠了。

原本是帶著不好的消息而來,現在卻覺得非支持她不可了,反正店裡本來就不禁止拍照,更何況她也只是素描而已啊,有什麼要緊的?

「沒辦法,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完美的肌肉,早上的瓶頸就跟夢一樣……」陸冬實透著興奮又滿足的口吻像極一個小女孩,讓人想傾盡一切地滿足她的願望……至少,楊熙然是如此覺得。

她把素描本還給陸冬實,用鼓勵中帶著一點不懷好意的笑容,跟她說自己大約十點下班,可以的話就等自己到那個時候吧。

「好啊,沒問題,反正明天沒有課……啊,對了,妳有空白的紙或是筆記本嗎?我的用光了……」

「喔,有,我拿給妳。」

楊熙然轉身,先把角落某一桌剛離席的杯盤給收拾好,接著端起那些進內場交給負責清潔的小哥,現在內場只剩下一個做杯子蛋糕的師傅,如今也因為沒新訂單而坐在椅子上玩手機,一臉疲倦的神情透露著今天的盛況實在詭異。

「那篇報導也太有效了吧?不是才剛刊出一個禮拜?」楊熙然從冰箱裡拿出兩瓶綠茶,一瓶開了交給杯子蛋糕師傅,一瓶則自己仰頭乾了半瓶多。

「有把林神的臉給刊上去啊,妳不知道嗎?現在只要打著帥哥還是花美男的名號,不管賣什麼都會出名的啦,不然最近怎麼那麼多女生來?多半都是衝著林神。」杯子蛋糕師傅說,口氣裡倒沒有多少忌妒的情緒,都當朋友二十幾年了,忌妒這種先天的東西實在沒有必要。

 

「說得也是,唉,辛苦師傅了。」楊熙然一副了然的樣子,她也知道林神有多好看,是屬於那種不開口就會迷死一票女生的那種。

「妳也辛苦了。」

楊熙然小動作地拿起一個杯子蛋糕,悄悄地偷渡出去給陸冬實,讓她配著薄荷茶吃。

這是最基本款的杯子蛋糕,主題是「愛麗絲夢遊仙境」,因此上面放了用糖霜做成的小兔子、懷錶跟黑色禮帽,整體色調以藍綠色為主,表現出在草地上的夢幻茶會情景,是明天才打算正式推出的季節限定款。

她悄悄地塞給好友,連同空白計算本一起,沒讓其他客人看到:「給妳,這是還在調整配方的新口味,不要告訴別人喔!」

「謝謝妳,親愛的--」

陸冬實感覺到她的偷偷摸摸,所以也刻意壓低聲音道謝,並在好友離開前就迅速張嘴咬了一口,糖霜配上酸酸--好吧,可能有點過酸了--的內餡,融化成讓人食慾大開的口味。她不禁閉上眼睛,露出幸福的表情,專注在口中上演的夢遊仙境。

 

「好酸喔……天啊。」她吸了吸鼻子,充斥口中的酸意讓她有點鼻酸。

她伸手抹抹鼻子、皺著臉的樣子,正巧讓某個剛從休息室走出來的人看見了,看的人皺起眉頭、情不自禁停下腳步,在通往外場的門邊佇足,看她緊緊皺起的眉頭跟要哭卻沒哭的神態,心情也跟著往下沉了些。

是因為自己拒絕了她,所以她才一臉要哭的樣子嗎?不是吧……?

總覺得有一丁點的罪惡感從胸口擴散開來,他揉了揉胸口,鼻間吐出的氣灼熱又沉重。

 

《周五待續》

 

本文出自《星級型男深夜品味》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