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星級型男深夜品味(2)

Share

文/冬彌


星級型男深夜品味(1)

為什麼總是抓不準配方?

因為怕太甜,所以改用檸檬汁調和桔醬,但這樣一來又太甜;增加檸檬汁的比例又容易蓋過桔醬的香甜,味道也容易「走鐘」;但若改成其他甜度較高的原料,又容易奪走蛋糕體本身的風味,這可以說是一個三難的局面。

把咬了一口的試作品16號往盤子上放,連日以來的疲勞加上毫無突破的新品研發,林神覺得自己的神經緊繃到快要斷裂。

「早知道不應該答應什麼雜誌採訪的……」用後悔又無奈的語氣,他一邊抱怨一邊走到內外場連接的木門邊,手裡拿著冰涼的礦泉水卻沒有喝的意願,即便嘴裡的味道酸得讓他眉頭緊皺。

為什麼就只有這一款蛋糕會如此難突破呢?

看著一旁攤開的數本菜單上、一共五款的當季新口味推薦,其他四款──「小美人魚的髮梳」、「魔鏡裡的紅玫瑰」、「救贖的第三個祝願」與「高塔藤蔓」──都很快就與理想中的口味契合,獨獨就這一款,怎麼改怎麼試都不滿意。

溢滿口中的味道其實已經是極高的水準了,但林神就是不滿意,他認為這樣的味道裡沒有任何「驚豔」的成分在,而缺少這種成分的蛋糕是不被允許出現在菜單上的。

或許是自我要求高吧?他知道自己龜毛,所以店裡的師傅都經過他的嚴格挑選,鬆散又想混日子領薪水的人無法留下的。

轉開瓶裝水,仰頭喝下一大口,少許的液體順著下巴往下流躺,最終在灰色的無袖汗衫上留下痕跡,乍看之下像是汗水又像是其他液體痕跡、配上下半身整齊的穿著白色點心師服,上半身卻只有汗衫的樣子,帶點淫靡又危險。

林神原本以為那個女生的熱情頂多維持個幾天──或許三天吧?又或是五天?所以當他在一個禮拜之後,還看到她仍坐在能一覽內場的位子上,透著大玻璃盯著自己,並拼命寫筆記時,不禁覺得有點恍惚。

「那個女生又來了耶。」從休息室吃完晚餐走出來的派點師父邊說邊仰頭喝著瓶裝綠茶,跟上一個廚師交接了他剛開始動工的「霓裳雲朵」後,隨手一弄就把厚度有點失衡的派餅皮給捏到均厚,讓準備去吃飯等下班的廚師徒弟又奔回來,狗腿地蹭著求教學。

「吼,你很沒用耶,就這樣啊!手來!」一把抓過徒弟的手。

「師傅你這樣手把手教我好害羞耶……」徒弟一臉害羞地眨眼說,還扭了一下肩膀。

「那你自己學,掰掰。」一秒抽手。

「耶~我說笑的啦~」

已經不想管那對師徒沒什麼大腦的對話,林神把一大盤的彩虹千層蛋糕往預備桌上擺,有點重。他一邊用力一邊想,這沒辦法讓楊熙然弄。所以他只好轉頭想中斷一下那對師徒的對話,讓他在下班前順手帶到外場去……補貨……

一陣讓他野性直覺甦醒、渾身雞皮疙瘩都冒出來的視線在這個瞬間突然增強了不只一倍。

根本不需要轉頭,他也知道這陣視線的主人正用一種肉食動物看到牛排──剛煎好,七分熟,還冒著陣陣熱氣跟黑胡椒的香氣──的眼神盯著自己,手的速度活像開了電動馬達,快到讓人咋舌……林神第一次看到這個樣子的她時,還聽見一旁的派點師傅說很想去找手機拍下來,再用繪圖APP替她加上一條口水痕跡……應該會很適合。

輕嘆口氣,他從容地把蛋糕放下後轉身,直接對上她的眼睛──起先他還會顧慮對方是女孩子,被直接看到這種樣子可能會覺得羞愧,所以還刻意停了好幾秒才背著她走離內場,但隨著次數增加,有一次他忙到忘了假裝,從此以後就懶了。

她壓根不在意啊!還因為自己跟她面對面,顯得更加開心地雙眼發光、手速更快!

真心沒見過這樣的女孩子──林神是自從這一次的接觸後,開始覺得這個女生真心是個怪咖,在這之前,他頂多只覺得她有些另類,難怪可以跟楊熙然當朋友。

「妳,不許動。」林神瞇起眼睛,直接用手指鎖定她。

雖然不排斥被這樣的視線盯好幾個小時,但說真的她的氣場太誇張,有幾次都看到附近的客人有點不自在的感覺,即使自己真的不討厭也得說服她收斂點……至少,不要讓其他客人以為這一季的點心主題是「與猛獸近距離接觸」之類的。

林神對著那對師徒交代幾句,現在店裡的客人不多,只有零散三桌,餐點也都上齊了,除非客人再加點,否則點心師傅基本已經在等下班了。

「你們,收斂點。」林神說完後就拆掉圍裙,隨手掛在壁勾上,動作俐落又帥氣。


陸冬實看到他伸出手指指住自己的時候,原本是想翻到新的一頁繼續速寫,她的眼睛裡只看到他的手指用力時所呈現的整體線條有多完美,可當她把手往新的一頁上搭時,映在眸子裡的嘴巴動了。

妳,不許動。

他的嘴型實在太明顯,就算她想裝死沒看懂都不行。

隨著她點頭並靜止不動,林神也脫下圍裙並走出來,他掛圍裙的動作實在太帥氣又好看,陸冬實有好幾度都快要忍耐不住,想繼續速寫,就在她內心煎熬的時候,林神已經來到外場、並且走到她身邊。

「陸小姐。」林神禮貌地喊──好吧,不看那雙凶狠的眼睛的話,真的會覺得他很有禮貌。

陸冬實雙眼瞪大,眼裡滿是驚喜又激動的情緒,嘴巴微微張開又閉上,在林神還來不及看清楚雙嘴之間若隱若現的影子到底是不是舌頭時,她就恢復正常了。

看到她這樣,林神總覺得心底深處有種詭異的感覺,隱隱約約地在胸口擴散,只是當下他根本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樣的情緒,只知道絕對不是高興或正面的渲染。

「是……欸?你知道我姓什麼?」

「……妳忘了妳朋友是我的員工嗎?」林神挑起眉。

「對喔,所以我的名字居然被出賣了……嗚。」陸冬實微微皺起眉,雖然她自己也有私底下跟楊熙然互通有無,所以也知道林神的名字就是了……

她現在的樣子,與她剛剛雙眼發光的樣子形成極端的反差,好像猛獸與家貓的差距……林神得老實承認有那麼零點一秒,他的胸口鼓脹得厲害,包括呼吸都有一點紊亂。

深吸一口氣,林神讓自己冷靜下來,不要被其他事情給弄得分心了。

「陸小姐,我可以看看妳的筆……本子嗎?」他用眼神示意放在桌子上的那本本子,上面沒有格子,因此他將筆記本三個字給硬生生吞了回去,改用本子來替代。

她聽到這個要求,立刻露出困窘的表情:「不能畫嗎?如果不行的話……」她想起楊熙然有告訴她,店裡是可以拍照的,但是沒有說可不可以畫圖,莫非畫圖是禁止事項嗎?那就糗了,家裡還有十多本耶!

看她困窘且極欲隱藏某些東西的樣子,林神直覺性反應就是那本本子裡畫了什麼……不堪入目的東西嗎?

「原來妳在畫圖。」林神點了點頭,看她微微低下臉,頭髮綁成馬尾而露出了光滑的額頭,讓她整個人散發有朝氣的感覺,「本店歡迎拍照取財,但是妳的……嗯……眼神……跟肢體語言太豐富了,會影響到其他客人,所以我想問一下妳在畫什麼?」

「我在畫……在畫……呃……」她在腦中緊張地思索著該用什麼詞句解釋才不會顯得自己太花痴……人體素描?人體速寫?還是乾脆用個很專業的名詞帶過去……

「是局部線條素描,不是什麼奇怪的東西,真的!」她抬起頭來,邊說邊拍胸脯保證,可眼底的心虛到底還是出賣了本人。

林神大了她至少一輪,哪可能看不出她眼裡的情緒?慌張又急迫,甚至講話的語氣跟速度都很快很急,根本是心虛跟慌亂胡謅的證明。

要怎麼拐呢?他的嘴角緩緩勾起一抹淺到看不太出來的笑。

「喔……但是熙然說,是很糟糕的東西,還叫我千萬不要來跟妳問或是看……會腦溢血。」他故意放慢說話的速度,語氣也顯得曖昧至極,活像她本子裡畫的是什麼限制級的東西似的。

陸冬實一聽到好友居然用技巧這麼不高明的說法替她隱瞞,眼角不禁抽了兩下!

「不是什麼會腦溢血的東西!」她急著解釋,還用肢體語言表達自己的無辜。

「是嗎?聽說是什麼四十八種姿勢的,如果是這樣的特寫,那恐怕……」林神再度放餌,這女孩的反應真的很有趣,估計也是那種約略知道一點限制級的東西,但是沒有多少實戰經驗,否則臉不會紅得這麼快。

陸冬實一開始還沒會意過來,待她反應過來時整張臉已經紅得跟番茄沒兩樣了!

「才、才不是……」她總覺得自己在對方眼裡的形象越來越糟,無奈之下只好抓起那本素描本,從第一頁開始翻開給他看,「都是、都是特寫素描而已,不是那種糟糕的東西,小熙都亂講……」

林神接過素描本,露出目的達成的表情一頁頁翻閱著。

每一頁都被不同姿勢的局部肌肉線條給塞得滿滿的,線條有些潦草,算不上精緻,但看得出來她觀察得相當仔細且認真,陰影與肌肉的筆觸都很有感覺,甚至可以從裡頭看出來是那些部分在施力,肌肉在她的筆下宛如活了一樣,生動且自然,充滿野性的爆發力。

林神看到偏後的頁數時,發現已經不再侷限於局部,有時候是一整個人就佔滿一整頁。

最後一頁,也就是他端著一大盤七彩千層蛋糕往桌子上放時,她用極為潦草的筆觸畫下他的姿勢,包括捲起袖子露出的手腕、沒扣到最上層的鎖骨處與即使被蓋住也爆發力十足的肌肉,臉則被另外放大畫在右上角,五官清晰,即使還不到很精緻的程度,卻還是看得出來誰是主角。

原來她是在畫自己。

有一種詭異又不知名的感覺從體內湧上來,不是開心也不是厭惡,比較像是……那種把自己最喜歡的玩具車借給喜歡的女生把玩的詭異感,有一點點滿足跟虛榮;看著女生的手在車身上遊走,甚至翻來翻去想知道更多祕密時,就像是自己的身體被撫摸一樣,微微的顫抖就足以解釋很多情緒。

活了三十幾個年頭,這樣的感官刺激已經許久沒有出現過了,最遙遠遙遠的記憶始於幼稚園,那時候鄰居家的女生跟一般女孩子不一樣,愛死他的汽車玩具了,每一次當她捧著自己心收到的玩具車子時,這種感覺就會湧現,一次比一次還要強烈。

他不知道的是,在這個同時,同樣的情緒也發生在她的身上。

她瞧著自己的素描本被慢慢翻閱,甚至一頁一頁仔細檢視,不禁雙頰潮紅,發現他看到某幾頁還會停下來多看好幾眼時,甚至有一種渾身都不對勁的感覺,好像……他手裡的不是素描本,他看的也不是素描本,而是自己。

突然覺得室內的溫度變得有點高,穿著薄外套有點嫌熱,她拉了一下領子後果斷脫掉外套,藉此轉移注意力。

「……我看完了。」把素描本闔上,他把本子遞還給她。

「啊、謝謝。」她接過素描本,努力想辨識對方的表情或是眼神有沒有任何討厭或排斥的情緒,但她盯了許久也沒個答案,只好低頭裝忙碌地把素描本塞回包包中。

「妳就為了畫這個,每天都來?」林神覺得她裝忙掩飾尷尬的行為舉止也挺有趣的,不禁多問了幾句。

他沒補充的是,其實從開始感應到她的視線之後他便開始留意,所以知道她總是在開店時間準時報到、挑最靠近大玻璃的座位,以及都點薄荷茶。

「因為,小熙說你不願意跟我認識,所以我才每天來畫的……啊,我都有點東西喔!不是白占用一個位子,看!蛋糕飲料都有點!」她誤以為對方是質疑自己占用位子而沒有消費,不禁指著桌上吃到一半的蛋糕跟薄荷茶,想證明清白。

「噗嗤……哈哈……」她的發言讓林神終究忍不住,毫無形象地笑了出來。

內場的搞笑師徒原本還偷看得興致勃勃,結果他這麼一笑反而讓兩人露出錯愕的表情:怎麼一向在工作場所嚴肅又一臉壞人樣的林神,居然會在客人面前大笑啊?還笑得像是……被活生生逗樂一樣?

陸冬實看他突然笑出來,還笑得不可收拾、越來越誇張時,不禁低聲抱怨:「笑這麼誇張幹什麼啦……」

「隔著玻璃,妳就挺自然的。」林神想笑的原因不只是她剛剛的反應,而是從自己走出來並與其對話開始,他就可以感覺到對方一直很壓抑,甚至於只要跟自己四目相對就會自然的別開視線,一副小女生的樣子。

這種前後不一致的差別讓他覺得很新鮮,他遇過要不就是不怕到底,或者是不管有沒有隔著東西都怕,還沒遇過這一種的。

「欸?」陸冬實不懂他話裡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隔著玻璃妳就挺坦率的,現在卻一跟我四目相對就移開視線。」

「有、有嗎?我只是……不知道該看哪裡……」陸冬實小小聲地抱怨著,「看哪邊都不對啊……這麼完美的身材……」

這簡直是折磨嘛!

隔著玻璃,還可以想著玻璃是保護屏障,現在這樣面對面,又靠這麼近,不管看哪裡都不對,看哪裡都會產生「想畫下來」、「超完美的肌肉啊啊啊!」的想法啊!

「……聽著,我不管妳的腦內在進行什麼樣的劇情,」林神突然出聲打斷她,雖然看她臉上的表情變來變去、一下陶醉又一下為難的樣子挺有趣的,「但我想問妳一句,一個禮拜前妳讓熙然來問我願不願意認識妳,只是想素描?」

「不然你以為我想幹麼?」陸冬實想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啊!難道是以為自己是花痴,想認識男生嗎?「我、我不是花痴喔!我真的只是想畫你而已!」啊啊誤會大啦──

她的聲明再一次讓林神笑開。

「我什麼都沒有說,你也太急著撇清了……哈哈……」其實打從一剛開始,他的確是覺得這個女生是仗著有朋友在這裡打工,而打著近水樓台的主意,自己的臉不算難看,這一點他還是有認知的。

「你的臉已經說了你就是這樣想的。」

大概是她的表情實在太過委屈,林神緩了緩呼吸後就收斂起笑容。

「我承認我有那麼想過,不過那不重要。」林神皺著眉頭,他沒有忘記自己走出內場主動找她講話的用意是什麼,「我想跟陸小姐商量,能否在關店之後再畫?妳的眼神太過……赤裸,會嚇到其他客人。」

聽見他的要求,陸冬實為難地低下頭來,看起來像是因為那句「會嚇到其他客人」而感到抱歉,林神不禁反省是否自己講得太過沒有修飾了呢?可誰料到她一抬頭,講的話卻讓林神一秒收回反省。

「可是,收店的話很多姿勢就畫不到了……我、我會收斂一點,可以嗎?」她怯生生地表達著自己的遺憾。

「陸小姐,讓我搞清楚,妳是真的這麼想畫我上班時候的素描?」

陸冬實點點頭,雙眼像隨時都會擠出水來一樣。

「想畫到願意每天花幾百塊來這裡坐一整天?」那些蛋糕跟飲料不算太貴,但是不管怎麼點總是會超過兩、三百塊──這是無庸置疑的。

她再度點點頭,但這次還小聲地嚅囁著「也不是一整天啊,有課的時候就……」卻絲毫沒想到有課的時候這樣點,平均分攤下來反而更虧。

林神低頭凝視她,那雙眼睛裡的欲望與渴求實在太過強烈,如果沒有前面那兩個問題,還真的會讓人懷疑她的動機不純潔到了極點。

「我真的會收斂的,拜託你!」因為林神太久都沒有回應,陸冬實以為他生氣了,不禁又重申一次保證,雖然實際上該怎麼做她沒有頭緒,可是總比因此失去一個絕佳的靈感來源好吧!

打從第一次看到林神之後,陸冬實覺得之前的那些瓶頸跟不滿意都像是夢,作品靈感源源不絕、捏出來的黏土再也沒有不滿意的,甚至連心情都變得很好,在店裡的時候不用說,就連離開店裡都依然維持著良好的情緒,有不知道的同學甚至問她是不是交了男朋友,或是有喜歡的人了。

她自然是一一否認了,但這種種跡象也讓她確定林神的確就是自己的謬思,絕對要把握!

「我相信妳會收斂,但我不能讓其他客人的權益受損。」林神依然很堅持他的想法。

「嗚……」聞言,她的一雙眼睛還真的湧出淚水。

林神深吸口氣,突然間軟下硬心腸,原本想就此轉身離開的意圖也因此打消了,再加上她的這股執著,讓他彷彿看見自己當初轉換跑道時的辛苦以及那份堅持。想答應讓她繼續素描,畢竟她實質上並沒有對其她客人造成損害;但剛剛講的話那麼強硬,現在收回來豈不是打臉?還是用拳頭打,也太痛了。

這時,林神不禁想起楊熙然曾經提到,陸冬實除了對美術的異常執著外,還有十分刁鑽的舌頭,或許……

種種思緒在腦袋裡浮現又消失,想來想去,他突然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陸小姐,來玩個遊戲吧?」林神眨了眨眼,這個動作出現在一個年齡已經三十五的男人身上有點微妙,但他的臉好看,店內的光線又顯得昏黃放鬆,種種條件配合下,呈現一種讓人倍感親切的效果。

「遊戲……?」

《下周一待續》

本文出自《星級型男深夜品味》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尖端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