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盡情探索男人的禁區

Share

那天小沈神秘兮兮地跑來找我吃午飯。我一開始以為他要推銷我什麼東西,還猜想他不知道是加入傳銷業了還是保險業,結果出乎意料的都不是,他說他最近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

小沈有一個結婚兩年的老婆。跟老婆的感情說不上不好,也就一般般。聽說兩人達成共識不想要小孩,所以也就一直過著逍遙的日子。小沈說,前幾天他老婆跟姊妹淘去韓國玩了五天,那期中剛好一個跟他很久未見的當兵學弟約他出來喝酒。他說這個學弟以前在部隊裡就滿聽他的話,兩個人平常放假的時候也都會約出來喝一杯。

以前雖然覺得學弟滿秀氣的,雖然還不至於到娘娘腔的程度,但可能也是因為長得滿俊秀,所以他一直覺得學弟有種特別的氣質。那種氣質他說要他形容他也說不上來,但就是一種看了會讓人感覺很舒服的氣質。

好了,那天學弟突然約他出來,他也覺得很高興,畢竟兩個人自從他結婚之後就沒見過面了。結果見了面之後,小沈說他有一種很疑惑的感覺,他說覺得學弟跟以前看起來不太一樣了,除了過去的秀氣依舊,還多了幾分的嬌柔。但讓他覺得疑惑的不是學弟的嬌柔,而是他竟然覺得自己還滿喜歡學弟這樣的改變。

後來幾杯黃湯下肚之後,學弟臉頰泛紅,眼神開始有點朦朧,用右手撐住歪著的頭,聽著他不停抱怨他老婆。他說他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就突然覺得這樣的學弟很有吸引力,他居然情不自禁就把嘴湊了上去,很快速地親了學弟一口。

這樣的行為不只把他自己嚇傻,也把學弟嚇了一跳。但是兩個人後來就當沒發生過這事一樣,小沈說他只說了一句「啊我可能喝多了,不喝了不喝了!」,學弟就拉著他說:「難得都出來了,今天就喝個盡興好了。」然後又多點了一手。

等到那一手喝完,學弟就拉著他去開房間了。搞了半天原來學弟是同志,小沈說他也是那天才知道。可奇怪的是,小沈說他一點也不想拒絕。

「我那天也真沒醉到沒辦法分辨的程度,但我就是想要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小沈說。

後來學弟幫他洗澡,他說第一次被另一個男人觸摸的感覺很奇怪,說不上舒服但也不討厭。「後來他準備要幫我口交,這我就真的沒辦法接受了。」小沈說他推開學弟,說這個他沒辦法,他也不想摸學弟的身體。學弟說要他放輕鬆,就當做是一種特別的體驗就好,然後就要他去床上躺下。他說他躺下沒多久,就聽到學弟說,要他把眼睛閉起來,想像是他老婆在服務他。「我老婆才不會這樣服務我咧!」他說他那時心理想。

然後學弟從他的腳趾開始舔起,很認真很認真的舔,連腳趾縫都不放過。他說學弟的舌頭非常輕柔,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飄在雲端一樣。「那感覺真是酥麻到了極點啊!」小沈說起來的時候,還不小心露出了一絲陶醉的樣子。但我聽得是汗毛直豎……一個男人舔我的腳趾?我不踹死他才有鬼。

學弟從腳趾一路舔到了腳踝,然後再一路舔到大腿內側。就在小沈搔癢難耐的時候,學弟要小沈翻過來用狗爬式的姿勢對著他。小沈說他原本抵死不從,他深怕學弟拿了肉棒就往他的菊花戳。他跟學弟說這樣他會翻臉喔!學弟跟他再三保證請他不要多想,他不會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入侵他的身體,他才稍微放心。結果接下來的過程,小沈說他徹底崩潰了。

「他拿舌頭舔我的菊花,一開始我很掙扎,但是他的舌功真的非常厲害。他先是不停繞圈,然後再把舌頭輕輕伸進我的菊花裡,摩擦著某個點,讓我整個人舒服到有點癱軟的程度!」本來我是沒有要聽這些細節的,但老實說我的確是為了題材才不停追問他。

小沈說那天他一邊被學弟舔著菊花,一邊手淫打手槍,還射了。射完之後他酒也醒了一半,就去沖了個澡,跟學弟說他想先回家了。學弟沒攔他也沒多說什麼,就只是要他別想太多,他沒做錯什麼事。

小沈問我,「難道我是同性戀嗎?」……問完之後我們倆都沈默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心裡其實有答案,但這個答案如果說出口了,不知道會不會害他陷入萬劫不復……因為不管他是不是同性戀,我覺得那都沒有錯,但畢竟,他已經是個有婚姻的人哪!這才問題最關鍵的地方。

我只建議小沈,要他不要再跟學弟見面了,「今天不管你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既然你已經有了婚姻,就還是該對你的另一半負責啊!」我最後這樣告訴他。

帝王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帝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