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Share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6)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7)

Episode 08 青春的足跡

他的舌頭輕輕地舔著我上唇的唇珠,直到濕潤了,

又輕輕地用他的雙唇吻著我整個上唇,

聽到互相觸碰時發出的啾啾聲響,讓我十分興奮地撫摸他的胸膛,

我伸出一截短短的舌頭,希望他一直含著、吸吮著,

還要忙著不斷吞嚥自己的口水才不致於從嘴角溢出,

今天我們的唾液分泌都非常旺盛啊!

其實現在的我們有點累了,天氣又有些寒冷,

一大早從學校旁的租屋處出發,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

現在到了日本東京的機場準備五小時後的轉機,

就算是平常非常精力旺盛的我們也感到疲倦,

於是我們挑了這麼一間機場裡頭的付費休息室小憩一陣。

房間內放了一些暖氣,讓我們不用穿著太多衣服就能走動

一起沖了個澡、加上單人床有點小,

我只能依偎在他懷裡,一碰到對方剛洗完澡的滑嫩皮膚,

不禁互相摸來摸去,又摸出了情慾。

反正還有四小時。

他的手指隔著我的內褲撫摸我的三角地帶,

尤其是蕾絲的紋路似乎讓他非常感興趣,

他順著紋路在外面摸索半天,卻遲遲不摸到該摸的地方。

「是要不是伸進來啦?等等溼了又要換一件內褲!」

我放開正在啃咬他脖子的嘴,

也隔著他的內褲稍微用力握了他,提醒並抱怨了一下。

他笑了一聲,才幫我把內褲褪到膝蓋,

剩下一半則讓我自己靈活地用腳趾脫掉。

他整個人藏到棉被裡頭,往我的下腹部忙碌去,

今天的他像是在吃一支三球冰淇淋一樣,

用整片舌頭大面積地舔著,還不時發出津津有味的聲音,

舔過兩片花瓣之間時格外舒服,

卻因為他故意繞過花核,讓我始終處於少一種滋味的窘境。

你既然不舔我就自己來!

我一手壓著他的頭,一手用中指腹在花心處繞著圓,

不斷滲出來的東西,就當是賞給他的鼓勵,

他也欣然全吞嚥了下去。

我感覺到在棉被裡埋頭耕耘的他應該會有點缺氧,

兩腳一起踢開棉被,將小腿放在他肩膀上,

任他享用鮮美的我。

從浴室裡透出來的微光,從他看著我的眼神中反射出來,

我看著他帶著笑意、發光的眼睛,舌頭又忽伸忽舔的,

像是在不停地做著鬼臉,我開心地搔搔他的頭髮,

將他雙手拉到我的雙乳間緊緊握著。

「啊…..這邊比較好?還是在海水浴場的浴室比較刺激?」

我看著他似笑非笑、非常得意又開心的樣子,

便隨口問了他。

自從第一次在他住的男生宿舍浴室裡,

初嚐「野合」的新鮮感後,

我們開始在各種公用設施展開體驗。

出國前幾天,我們到了水上樂園去參加泡泡舞會,

趁著全場都在隨當紅DJ瘋狂扭腰擺臀時,我左顧右盼,

「人好多呼吸好困難,我們去找地方做愛吧!」

我牽了他的手,去佔據了又大又少人使用的無障礙浴室。

其實我從進了樂園的第一刻就在覬覦那個空間。

進了浴室、按了電動的關門鈕後,確實地鎖上扣鎖,

我們就吻在一起,焦急著脫掉彼此的泳衣泳褲,

他舔了舔我的身體後,笑著說我鎖骨上的泡沫有點苦。

我轉身背對他,要他幫我解開泳衣扣環,

他說他想要我今天一直穿著,

雖然在泳池畔唱唱跳跳後,身體有點黏、又有點緊,

但是既然他將舌頭伸進耳窩了,不舒適的感覺也就暫時被擱著。

那時外面震耳欲聾的重低音聲響,隔著門還是能清楚聽到,

想必淋浴間的外頭,是沒有人能聽到我們歡愉的呻吟的。

他親吻著我的耳垂、後頸,一隻手伸進了胸罩中玩著漸漸堅挺的乳尖,

另一隻手探到我下半身,

跟著低音鼓的節奏,擠壓著兩片陰唇。

我用沾滿沐浴乳的手,

在他那被泳褲悶了一個晚上的弟兄上滑動套弄。

我們都覺得差不多了,讓他從後面進來,

在一首長達七分多鐘的重搖滾電音演奏中盡情衝刺,

撫摸著、揉捏著、咬啃著、交纏著,毫無冷場。

而誇張的是,我們去水上樂園的前一晚,

才跑到連鎖書店的無障礙廁所裡荒唐了一次,

原因只是我們在晚餐後,

看了一場只有床戲而劇情乏善可陳的藝術電影,

兩人在最後一排的座位上,沒事只好親來親去,

直到吻到了情慾難耐,逛進了書店的洗手間,

這間書店的洗手間有免治馬桶,

對於享樂後的必要清理程序而言,具高度便利性。

現在只是轉機的幾個小時,我們當然不會白白浪費掉,

何況是能夠找得到床的地方。

而且,單人床更有單人床獨特的樂趣。

「我覺得只要是讓我必須站著做的地方,都很刺激!」

他說完就用棉被擦了擦嘴邊的潮溼,起身跨在我胸前。

我以鱷魚發現河邊獵物的速度,一口氣含了牠,

聽到他嗯呵一聲,我就知道獵物被咬到了致命點,

我讓這隻獵物最溫柔的死法,就是只攻擊頭部,

用手指撫摸著他的小小的一對乳尖。

牠脹紅了身體,脹到我含不住了,我知道牠想要更多的包覆了。

他跳下了床,站到床邊,又將我的雙腳掛在他肩膀上,

只是這次他站著,我的腰因此懸在空中。

「你的腳不會冷嗎?」我抓住他的手肘,在準備迎接牠時關心一下牠的主人。

「不會啦!地板上我早鋪了浴巾……」他用腳踩了兩下地板,又得意了。

「啊……….」他抓住我大腿緩緩進入,又緩緩退出到洞口。

我喜歡這種從慢板醞釀,直到副歌才進入快板的節奏。

他漸漸加快速度,低頭大面積舔舐著涵蓋我整個乳暈的淺粉色腹地,

拇指和食指輪番掃過已經脹裸出來的小豆。

然後,開始急促地撞出每一次。

「啊….等我!我要和你一起到!」

我深吸一口氣不再吐出,自己揉搓著核心,

在他頂到底的每一次撞擊中,我收縮著下腹部的肌肉,

專心讓整個快感聚焦在同一個部位,

我仰著頭咬著牙,

等待他給我想要爆發的訊息,期望達到「共潮」的那一瞬間。

「啊…..我想來了……可以來了…..」

在他想要拔出來的那一刻,我雙手壓住他的臀部阻止他,

我無聲地尖叫了,也讓獵物在我高潮的抽搐中被吞噬,

讓牠的主人趴在我身上呻吟著。

「跨年這幾天可以在裡面唷!」

我用撒嬌的語氣在他耳邊提醒著。

他爬上床,在我們的身體還維持結合的狀態下,

一起躲在棉被裡講悄悄話。

「焦兒,我母親非常喜歡妳老爸以前當國家元首的時代呢!」

「她還一直認為二十年前,是妳爸爸拯救了正在台上主持的她,讓她在爆炸案中能夠倖存。」

「妳畢業後沒有想過要繼承妳老爸的事業嗎?」他手指繞著我的髮絲問著。

「當然不要,我想要平凡的生活!」

「如果我出來參政,我們就不能常常這樣到處旅行、到處荒唐了!」

「你總不會希望我們在無障礙空間裡頭一待幾十分鐘,被八卦雜誌拿來當封面吧?」

講完話我轉頭吻了他一下,雙腳還纏在他的腰際,

又想賴在他胸膛上休息。

剛才用了許多力量來控制肌肉收縮,我感到就要昏睡過去,

但是心裡卻想著明天到美國時,能不能開發新的親密地點。

(未完待續)

濕 紙巾 FB粉絲團

【延伸閱讀】

雙腿交錯(1)

雙腿交錯(2)

雙腿交錯(3)

雙腿交錯(4)

雙腿交錯(5)

雙腿交錯(6)

雙腿交錯(7)

雙腿交錯(8)

雙腿交錯(9)

雙腿交錯(10)

雙腿交錯(11)

雙腿交錯(12)

雙腿交錯(13)

雙腿交錯(14)

雙腿交錯(完)

Advertisement
濕 紙巾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