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慾女約炮日記(2)

慾女約炮日記(1)

 

 

我趕緊推開小鮮肉弟弟,「嘔…」就這麼在計程車上吐了。

 

狼狽地被司機趕下車,扔了兩千塊給一直碎念的司機又招手想下一台車,或許是這麼一搞也清醒了,但也沒注意到弟弟在旁邊一句話都沒說。

打開另一台計程車顧不得太多就坐上去,結果遲遲沒見弟弟接著上車,才要探頭車門卻被關上,他隔著窗外尷尬揮手,而我見狀也不想多問甚麼,嗯就當我自己活該吧!

 

在車上晃啊晃,看手機也才兩點,點開通訊軟體最近幾個對話視窗,挑了一樣是周休二日的人複製貼上「你有空嗎?我喝多了。」,馬上就有兩個人回覆,一個問我「怎麼了?」,一個說要睡了。

40分鐘之後,我到家剛沖完澡,問我怎麼了的雙魚男已經在我家樓下。

 

雙魚男,外型普通收入普通,但女人緣奇佳。在極其無聊的產業工作,十張照片有九張都是一樣的髮型跟一樣的白襯衫,真的是「三年如一日」(在此形容三年都長得一樣,非原意)。

可是各個社群平台的貼文下總會有不同的女生留言,有時候要約他還約不到咧!

 

只是不得不說,每次跟他約會或做愛都非常舒服,是心裡頭舒服。哦對!而且他不只「提供」約炮服務,還可以接納各種約會行程,如果弟弟類型是帶給我一些「被愛的感覺」,那他應該就是「男友的感覺」。浪漫不務實,絕不破壞你心中對約會的想像。

果不其然他帶著一瓶泡好的蜂蜜水,一罐鮮奶,吐司,一盒普拿疼以及一手啤酒,應該是上網查的解酒偏方吧。

 

他坐在地上而我坐在床上,仰望我的神情滿像隻狗的,我打開兩腿踩在他左右兩側,屁股往前一挪而他往後一坐,我們就面對面坐在地板上。

他兩手捧著我的臉說:「喝這麼多,會不會很不舒服?今天我哄你睡,明天再一起吃早餐好嗎?」,我相信如果我說好,我們就會這樣相擁入睡,他並不會介意半夜跑來卻打不到炮這種事。

他的女人緣大概就是「忍」來的吧。

 

我點點頭,他馬上站起來用公主抱的方式把我抱上床,他總是帶有一些霸道的溫柔待人,很衝突但女人又最吃這套。

我側身躺在他手臂,胸口正對著他灰色領口,餘光能看到他下巴長了痘痘,握著我的手是乾淨短短的手指,手指跟胸口一樣有茂密的體毛。

 

耐不住心裡的慾火,我輕輕親吻了他下巴,不顧剛剛看到的痘痘或是鬍渣,他鬆開手輕撫我的後腦杓,「妳乖,身體不舒服就先休息,明天睡醒我還在呀」。

其實那瞬間我懷疑他是不是不想跟我上床,也是那份懷疑讓我更肯定要誘惑他,讓他渴望我!

 

我繼續沿著他的下巴跟嘴邊親吻,同時伸手攬住他的腰貼近他的身體,讓胸部能完全緊壓在他胸口,我的渴望已經透過指尖在他皮膚上掐出訊號。他本來輕撫我的手抓住我的肩膀想要推開我,可我感覺到他的肉棒已經頂在我們之間。

 

然後,他用力抓住我的屁股,而我的腳打開跨在他的腿上,好在連身睡衣裡面早就一絲不掛,馬上伸手把他褲頭往下一拉,他的唇用力吸在我的唇上,我們的舌頭像是磁鐵正負極緊密纏綿,他與我的喘息聲在唇齒縫隙間流竄,慾望就在此刻爆發。

 

接著我將他的左肩一推,同時間他躺平而我壓在他身上,女上男下的開場最適合現在瘋狂想被插壞的我。

 

《下周三待續》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