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雙戀危情(1)

文/薔薇 

 

時間過得很快,特別是在專注某些事物時。

季冠軍比賽投票公告日終於來到,從進公司以來,田靜靜從未覺得自己離勝利這麼近。

但自從有了林樂力之後,她看到自己的實驗有了希望。

只見大夥兒一起走進公司最大的階梯會場之中,投影的大螢幕上早已不斷的放送所有參賽作品的簡報,輕音樂也在全場環繞,座位上亦已陸陸續續坐了好多同事,每個人都在高談闊論。每一次的競賽,都是參賽者絞盡腦汁,花費心力研發出來的。

田靜靜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來,一顆心撲通撲通地跳著,腦子裡也不斷地想著整個實驗流程,驗算著是否還有什麼不足的地方。

田靜靜緊握雙手,做出祈禱姿勢。她這一季努力爆肝加班,就是為了衝這一季季冠軍公布。

 

「觀世音菩薩關老爺土地公阿彌陀佛拜託一定要讓我們得獎,拜託一定要讓我們得獎,拜託拜託拜託……」

只見田靜靜雙手合十,皺著眉頭緊閉眼睛,口中念念有詞,幾乎要把自己腦海中所有知道的神明稱號都念上一遍,請諸神諸佛來保佑自己,能夠達成願望。

「靜哥,妳怎麼了?」

就在她專心一致的集中念力祈禱之際,林樂力突然間打斷她的喃喃自語。田靜靜張開眼,那張俊秀的臉龐帶著好奇的眼光直望著自己,兩人距離只有五公分。

「哇!」

她嚇了一大跳,連忙把他給推開。「你幹麼離我這麼近?人嚇人嚇死人啊!」

「因為我要給妳這個,妳都沒回答,所以我……」

只見林樂力手上拿著列印出來的文件,田靜靜瞄了一眼,是剛剛追查的細胞數據,她沒好氣地拿了過來,放進自己隨身帶來的L型文件夾。「現在要公布季比賽,這個先等一下。」「所以妳剛剛在幹麼啊?」

「我在祈禱啦!」吼!這個新人實在是有夠愛發問耶。「希望我們的研發可以得到第一名。」

她真的好想好想去日本參展。

 

只要能讓自己成為公司的左右手,那麼她跟白揚昇總裁的距離也會更近一些吧?

她真的非常希望可以讓自己在白揚昇的眼中看起來跟其他人不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大會議廳的燈突然暗了又亮,亮了又暗,原本大夥兒都還各自散在各處聊天談事,一見到這燈的樣子,知道是會議即將開始的訊號。不一會兒,大家都坐回座位上,等著舞台上的司儀準備公布這一季比賽結果。

「各位,又到了我們要宣布本季季冠軍的時刻了,現在我們就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白氏生技的大家長,白揚昇總裁上台來宣布我們投票票選的名單!」

拜託拜託拜託,她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夠站在那舞台上,能夠得獎。

田靜靜雙手再度交握,胸口撲通撲通的跳著,她甚至覺得自己緊張得開始耳鳴。

這幾個月來加班熬夜的研究是否成功,將在這一季的投票裡面獲得結論。

燈光打在緩緩上台的白揚昇身上,他依舊充滿著帥氣,斯文的接過司儀所遞過來的白色信封。田靜靜咬著嘴脣,緊抓椅背,多希望自己此時有穿透的能力,讓她早一點知道成績結果。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有一隻手,覆蓋上她緊抓椅背的手。

「放心的,妳這麼努力,願望一定會達成的。」

林樂力的微笑,在只靠著走道壁燈的幽暗觀眾席裡面隱約可見,彷彿夏夜裡的螢火蟲,努力地燦發著溫暖光亮。

田靜靜見到他的微笑,不知怎麼的,並不覺得林樂力握住自己的手有什麼不妥,甚至從他的手心的溫度,彷彿真的有一股信心暖流從他的手上傳了過來。

「這一季的季冠軍是……」

台上的白揚昇,在講完簡短的客套致詞後,立刻打開那封白色信封,念出上面的名字。

「929實驗室,田靜靜與林樂力,研究題目:偽生流感抗體。」

成功了!

田靜靜在心裡大喊,開心的程度就像坐上火箭衝上月球一樣。她每天每日努力的研發實驗,為的就是等待有一天可以像這樣被白揚昇認可,讓她的樣子在他的腦袋裡面占有一席之地。現在,現在終於實現了!

 

大會議廳裡面響起熱烈的掌聲,聚光燈也聚焦角落的田靜靜跟林樂力。她忘情的站起來,跟林樂力像孩子一般開心的大吼大叫,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做到了!

「請兩位上台領獎,本次的季冠軍獎品是參觀熊本廠生產線行程,與日本旅遊來回機票以及熊本高級飯店旅宿自由行,非常恭喜兩位!」

她像隻開心的白兔,奔啊跳的,很快地從座位移動到舞台那個領獎的位置。她不知道朝思暮想多少次,現在終於成功了,而且,她最喜歡的總裁,也正對著她微笑,

開心地望著她,那目光相望的願望實現了,能讓總裁記得住自己名字的願望也達到了……

她終於超越金心玲的實驗室!這個得來不易的勝利果實,甜美得無以復加,多少在實驗室熬夜加班的辛苦,現在都值得了!

到了台上,田靜靜幾乎是腦袋一片空白,因為她所有的焦點,都在總裁的身上。

她沒有想到這一天真的到來了,她這麼近距離看著她所愛的對象,而且還從他的手上拿到了獎品!

「靜哥,我們領獎領完了,要下台了。」

她是如此喜歡著白揚昇,可以喜歡到忘記自己已經領完獎了,還痴痴地站在台上看著總裁,被夥伴林樂力給提醒才趕緊下台。

「喔……對、對,對不起。」

她多希望這一刻就這麼時間凝結,但這樣的接觸已經可以令田靜靜開心上一個月了。

 

 

對暗戀的人來說,心上人對自己所做的任何一舉一動,都可以化作暗戀者的最佳動力,讓暗戀者能為心上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此外,我還要再宣布一件事。」

就在大夥兒以為本季的季冠軍比賽已經結束時,突然白揚昇緩緩地再度拿起麥克風,目光往四周再度環伺了一圈,似乎在找些什麼,最後停留在田靜靜周遭。

嗯?

田靜靜遠遠地接觸到白揚昇的目光,心跳幾乎就要跟核爆一樣從胸口炸出來了。

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她居然可以跟總裁的目光四目相接第二次?莫非,莫非神終於聽到她的禱告,讓白揚昇發現自己與其他女孩都不一樣,讓他對自己心動……

「心玲,過來。」

呃……

馬有失蹄,人有失手,原來白揚昇看的不是自己,而是站在自己附近的金心玲。

田靜靜的心兒立刻像是被丟入遠洋漁船專用的負八十度冰櫃,急速冷凍剛剛會錯意的狂跳。

 

只見金心玲撩了一下自己褐色長捲髮,一股酥麻的果香香水味兒立刻隨風飄散。

她像是一個被欽點成仙的小仙女一樣,帶著一抹神氣微笑,緩緩地鑽過人群,喀喀作響的高跟鞋踏在眾人無聲的大會場裡,有種君臨天下的氣勢,不一會兒就這麼來到白揚昇所在的高台上。

「同時也在這個時候,想跟大家宣布一個消息。」

白揚昇的聲音再度從麥克風裡面傳來。然而這一次的消息,一字一句傳到田靜靜的耳中,卻像是一刀刀刺進自己胸口的利刃,怎樣也拔不出來。

「我跟心玲,決定交往了。」

 

 《本週五待續》

 

本文出自《雙戀危情》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