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雙戀危情(3)

雙戀危情(1)

雙戀危情(2)

 

文/薔薇 

 

 

夜深人靜,馬路上除了幾輛車突然疾駛而過外,沒有任何一丁點的聲響,只有安靜的路燈,仍費力孤單地執行著自己的工作。

然而這樣的深夜,對林樂力來說,是哭笑不得,進退兩難的一夜。

田靜靜醉得實在難以控制,吐完一攤之後像個孩子一樣大哭,無法問出她的住所送她回家,又無法放下情緒不穩的她一個人獨處。更何況他已經被她吐了一身,臭醺醺得根本沒有計程車肯載,於是只好就近找旅館訂了一個房間,看護她。

先把醉得東倒西歪的田靜靜抱到床上,林樂力脫掉自己被吐得一塌糊塗的襯衫,突然間後面又是一個熊抱,險些讓他跌倒。

「我好難過……嗚……」

田靜靜緊擁著林樂力,她那雙眼眸的淚花讓林樂力不忍推開。

 

薄薄的白襯衫緊貼著裸身的自己,林樂力可以想像得到白襯衫內那玲瓏有致的她不再是那個在職場上無情廝殺、做事嚴謹的田靜靜,此時只是一隻受傷的小白貓,緊緊貼近只需一個人的體溫。

「我知道妳很難過,不過妳先放開我,我得先清洗我自己一下,剛剛被妳吐了一身啊。」

他就像是在安慰小孩一樣,不責備也不破口大罵,只是溫柔的對酒醉的田靜靜這麼說著,田靜靜皺起眉頭:「那你不能離開我太久喔。」

「我保證。」

嗯,他要離開她太久也很困難,因為這間情侶專用的旅館房間,浴室只用透明的落地窗相隔而已。

確認她又倒頭呼呼大睡,他連忙走進浴室,開始清洗。由於惦記著田靜靜的狀況,林樂力快速沖洗,隨即再度擦乾身體,準備出來。

單戀一個人就像是走進一團粉紅色迷霧,迷得越久就越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以為擁抱溫暖桃花,一抱卻撲了空,才知道原來不過是一場自己腦內小劇場落幕而已。

酒精帶起體溫的熱度,有一種說不出的氛圍流竄起來,像是被打開的潘朵拉盒,再也闔不上,也不想闔上。

女人失戀,都是這個樣子嗎?

 

就當他只包著浴巾,快速走出浴室後,被空無一人的床鋪嚇了一跳。

人呢?

林樂力嚇出一身冷汗,喝醉酒又失戀的田靜靜,會不會……

「我、等、你、好、久!」

說時遲那時快,林樂力的身後突然間伸出一雙手臂,將他往前撲倒,一起倒在軟綿綿的床上!

「哇!」

他沒想到田靜靜居然會躲在浴室門後再衝出來嚇他,被撞個正著的林樂力,那綁在腰際的浴巾,差點脫落,急得他翻轉過來,忙著拉住重點部位,免得曝光。

「靜、靜哥……妳先讓我綁好浴巾……」

「不要再叫我靜哥了!就叫我靜靜!」

田靜靜完全不給他任何時間反抗,像是一條靈活的蛇般纏住林樂力。

 

他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接近一個女人,醉醺醺的田靜靜,把原本綁得整齊的馬尾散開,長髮飄散在他的胸口上,那柔軟的長髮與她的醉顏有種說不出的吸引力,一瞬間他竟真的忘了移動,就讓她靠在自己的身上。然而這樣毫無距離的親密接觸,她的薄襯衫遮不住渾圓的女體,臂膀上感覺得到她高聳的柔軟,每一次的呼吸,都會壓迫他的手臂,提醒著林樂力此刻的田靜靜是個為情所傷的女孩,而非公司裡強悍的女漢子。田靜靜低著頭,柔和的燈光打在她身上,哭得紅腫的眼兒跟鼻頭,都再次說明她的脆弱。

一個女人,要經歷過多大的傷心,才會像個孩子那般痛快大哭?他不知道,不過能確定的,是自己的心猿意馬,竟都集中在她呼吸時緊緊依靠著自己臂膀的那份柔軟。

夜深,他也是個男人,該有的雄性慾望跟心猿意馬,一樣也不少。

「喂。你覺得我沒有女人味嗎?」

 

原本抱著他不動的田靜靜,突然發出這樣的問句,而他還來不及回答,田靜靜那一雙纖細的手,已經開始在他身上探索。

「我覺得……喂,妳在幹什麼?」

感受得到田靜靜輕笑的氣噴在自己裸露出來的古銅色胸膛上,就像是一根輕飄飄的羽毛搔著自己,搔著搔著,似乎撩撥起一些東西。

「我沒有想到你有胸肌耶……」

喝醉酒的田靜靜,露出像孩子的笑容,粉紅櫻脣下俏皮的白色虎牙若隱若現,他沒有阻止她,因為田靜靜撫摸自己的感覺實在太好。她完全像個霸道的公主,在自己的胸口撒野。

她的手沿著肌理紋路而下,指腹的溫度滑過他的胸肌,她暗暗吃驚這個男人的身子比平時在實驗室看到的還要結實健美,她的小手停留在他的褐色乳頭上,來回調皮的畫圓。

「嗚……」

林樂力發出了一聲低鳴,男性的原始慾望幾乎要打破理智的桎梏傾巢而出。

見到林樂力這樣的反應,她似乎很滿意自己的挑逗功夫。沐浴乳混著熱氣蒸出好聞的香氣,剛洗好澡的結實男體在鵝黃色燈光下散著一種誘惑的氣息,她的呼吸也跟著急促,侵門踏戶的雙手,已經侵占他原本覆蓋在下身的浴巾,正準備將狂妄的野獸放出籠。

 

「妳再做下去,我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他再度深吸一口氣,心中最後的理智提醒他田靜靜現在根本一點兒也不冷靜,他不能在這個時候趁人之危。

「我就是想要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她牽起林樂力的雙手,讓他的手停放在自己的雙峰之上,柔軟的觸感,調皮的撩撥,叫他連最後一點理智都消失殆盡。

他一把將她拉下,剛剛的予取予求,從現在開始完全攻守易位。他貼上她的脣,盡情吸吮她口中的芬芳甜蜜。

她身上的白襯衫被林樂力快速地解了下來,裡面的白色蕾絲胸罩襯著她的豐盈高聳,還有逐漸紊亂的呼吸而不停起伏。他的吻綿延而輕柔,落在她的胸前成了最浪漫的落櫻。

林樂力的呼吸亦變得激動,她的豐盈在自己的手裡掌握著,田靜靜的心跳在他撫摸之下狂烈的跳動著。鵝黃色的燈光照在蕾絲胸罩上,將她的女性曲線落下渾圓的陰影弧度,他的鼻尖湊近那雙峰之中,汲取著她的馨香。

田靜靜彷彿墜入一陣瘋狂而無法克制的情慾狂潮之中,趴在她身上的林樂力正是興風作浪的主謀,她感覺得到自己的內衣已經被解開,上半身赤裸的與他親密接觸。

 

沒有內衣屏蔽,那一雙美乳因為冷空氣而逐漸挺立,林樂力的手握住她的柔軟雙峰,不經意的以指腹觸碰著她的乳首,摩娑的刺激使她忍不住低吟出聲。

「嗯……嗯……!」

腦中一片空白,只能隨著林樂力的動作而反應,他的脣含住敏感的乳頭,以舌進行更刺激的逗弄,她的裙子被解開,大手在她的身下進行著探索花徑的動作。

「妳溼了。」

原本閉著眼睛的田靜靜,聽到他的聲音,忍不住張眼,卻看到林樂力的手指抽離她的三角地帶的溝縫,將手指放在她的面前,展示著那兩指之間晶瑩的愛液散著淫靡的光芒,那是她對他的愛撫最棒的反應。

「討厭……」

他從未看過這般嬌羞的田靜靜,羞紅著臉的她把頭埋在自己懷抱之中,他的火熱慾望幾乎被這樣的舉動給刺激到了頂點。他拉起了她的手,往自己的下半身握去。

「有什麼好討厭的?妳看看我大不大?」

 

她第一次握住男根,那火熱堅硬的觸感令田靜靜臉更紅了,林樂力的身子如同一具完美的大理石雕刻,在濃密的恥毛之下一柱擎天的熱度在自己的手心裡散著一種慾望的熱度,他的慾望也跟自己一樣高漲,龜頭的前端分泌著透明的液體。他挪動著臀部壓向她,田靜靜害羞得鬆了手,那火熱的肉棒就在她的大腿內側磨蹭著。

 

慾望的熱度,交合前慾望的沸點來到最高,男人不再有任何禮教的束縛,分開了雙腿,那抵在她兩腿之間的尖挺,已經慢慢的往前攻頂。

 

《本週四待續》 

 

本文出自《雙戀危情》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