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雙戀危情(4)

雙戀危情(1)

雙戀危情(2)

雙戀危情(3)

 

文/薔薇 

 

 

「痛……」

林樂力的碩大雖然已經緩慢地擠進她的甬道之中,但她實在太緊太窄,那緊致的雙腿之間仍無法承受他的進入。

「對不起。」

他盡量保持著那前端進入的姿勢,忍耐著想要全部占有田靜靜的衝動。那溼潤的緊致叫林樂力彷彿是在極樂的煉獄徘徊,他多想緊緊抱著眼前的田靜靜,一起盡情感受著衝刺帶來的快樂,但他現在只能先讓她放鬆自己,允許自己的進入。

「妳好溼,好緊……」

低沉的嗓音在緊張的田靜靜耳畔低吟著,她的耳珠再度被他舔弄,一陣酥癢在他的舌尖主導下,如同一陣撩撥的電流,令她暈眩。

然而林樂力對她做的還不僅於此,他單手撫摸著兩人結合的地方,尋找著在濃密毛髮之中的陰蒂。

「啊……」

 

他的指腹接觸著她最敏感的地帶,那輕柔來回的力道按壓著她情慾的泉源,那快樂而酥麻的感覺令田靜靜暫時忘卻進入時帶來的痛楚,忍不住從脣畔發出些許的聲音,回應著他的愛撫。

「妳的聲音真好聽,應該要在辦公室多發出這樣的聲音才對。」林樂力輕咬著她的耳垂,從她的耳際一路往下舔去,彷彿這樣的動作才能讓他完全占有這個永遠在工作上強勢的女人。

「不……這樣太丟臉了!啊……」

 

林樂力的提議令田靜靜的臉兒更紅了,方才的大膽完全被逆轉,可壓在她身上的男人卻沒有想要罷休的意味,在她隱私部位的巨根並沒有消退的意味,反而又再度地緩緩前進。她皺起眉,眼角因為承受不了撕裂的痛楚而泛起淚花,擁抱住自己的男人雙臂如同堅固的牢籠,囚著她無路可去,只能迎向被占滿的結合。

「我想再讓妳丟臉一點。」他的聲音在田靜靜的耳畔,就像是要解開她所有女性矜持一般的魔性咒語,低沉的嗓音引誘著她一步一步正視著自己的情慾。「妳的聲音太好聽了,我想要妳再多說一點……」

來自她下半身的愛撫更加細緻緊湊,田靜靜的下身被擠入林樂力的所有,她只能緊緊的包覆著對方,更多的親吻與舔弄在她的身上被烙印,那擁抱著自己的男人正傾音,回應著他的愛撫。

 

 

來自她下半身的愛撫更加細緻緊湊,田靜靜的下身被擠入林樂力的所有,她只能緊緊的包覆著對方,更多的親吻與舔弄在她的身上被烙印,那擁抱著自己的男人正傾攻,碩大的占有與用力讓她再度被攻占。她擺動腰肢,不再像剛剛那樣反抗他的進入,迎向他的突圍,緊緊包覆著他的灼熱。

他的分身在她的體內不斷的撞擊著,每一下的撞擊都帶給她前所未有的快樂,她的呼喊媚叫亦不再視為害羞,反而是另一種風情的刺激,她的身子被那雙臂膀緊緊抱著,分開的雙腿勾住他的大腿,用盡全身的細胞索取著快樂的巔峰……

「啊……啊!」

 

被占有的田靜靜散亂著長髮,緊緊的用雙手環抱著他,雙頰緋紅,紅脣發出快樂的呼喊。她早已因為他的活塞運動而喪失了所有理智,只剩下原始的情慾,初次嘗到禁果的快樂,使她將自己的大腿張得更開,只為了讓男人能更進入到深處。

兩人結合的地方,早已經溼潤一片,兩人的毛髮間愛液流竄,每一下的衝刺撞擊,都讓田靜靜有著更大的快感,一波又一波的情慾浪潮,終究將她推向高潮的巔峰。

「啊—」

 

他的灼熱終於在她的體內噴射而出,那快感亦讓她在同一時間達到了頂峰,兩人的呼吸達到了一致的律動。林樂力緊緊的抱著她,感受得到田靜靜的內壁仍緊緊夾住他的一切不放……

如狂潮般的歡愛過後,田靜靜的身子癱軟無力,但有一雙溫暖的臂膀,擁著虛脫的她,伴著那逐漸穩定的心跳和呼吸,一起進入夢鄉。

 

 

痛痛痛痛痛∼

田靜靜覺得自己的腦袋像是被原子彈轟過一樣,記憶片段而碎裂。然而最讓她震驚的,是醒來以後,看到林樂力睡在自己身邊,兩個人全身赤裸!

還有還有,她的身上居然布滿紅的紫的,像是一隻豹子一樣的吻痕,這、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居然跟自己的同事上了床?她記得自己心碎的失戀,記得自己拉林樂力上酒吧,什麼事情都拉著他做,還不斷的喝酒,然後她吐得天昏地暗,然後、然後……田靜靜完全無法思考自己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麼事,可現在看到林樂力的樣子,她、她沒有辦法正常的跟他說早安!

人說酒可療傷,但酒也可以亂性!她覺得自己的下半身仍有著痛楚,他的碩大霸道的在她的緊致上留下了記號,然而此刻田靜靜卻無法冷靜面對現在的場面,於是只好選擇不告而別!

就在田靜靜胡亂穿好衣服,偷偷摸摸地離開房間後,林樂力的手機突然響起。

「鈴鈴鈴鈴—」

隨著聲音不斷地響著,林樂力伸出手來,往床旁小桌摸索,摸到自己的手機,隨即睡眼惺忪地接起。

 

「喂?」

電話的那頭,似乎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只見林樂力立刻從床上坐起。

「是的,對。我已經進到公司了。」林樂力一邊接電話,一邊往床旁的一端看去,原本昨天躺在自己旁邊的田靜靜已經不見蹤影。他往她躺過的地方摸去,還是有些溫度,這表示她剛離去沒多久。

「我知道,我一定會……」林樂力的腦中,滿是她的影子;但嘴上所說的,似乎不經心,卻又令人震撼。

「會把白揚昇在公司裡的問題查出來的。」

 

本文出自《雙戀危情》尖端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尖端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