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14)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1)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2)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3)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4)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5)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6)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7)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8)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9)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10)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11)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12)

你知道我有點風騷(13)

 

如果我說情侶間也需要有點新鮮感才會持久,你們相信嗎

有一種說法是女人像老酒一樣越陳越香,

另一種是女人越老就像枯萎的玫瑰再也不艷麗

 

我為了這個假妻子的頭銜沾沾自喜,我一邊懺悔,一邊期待跟張名能有些發展

我不是不愛曹閔叡,是一種對於自己以前崇拜對象的喜歡

這個喜歡一直藏在心裡沒有發展

或許現在發芽也不算太晚,如果不被發現,或許一切都可以很好

這個打算可能很邪惡,卻能滿足我的內心

 

在我的回覆來說:「如果需要幫忙可以儘管跟我說」

任何的忙都可以幫,包含撫慰心靈與肉體,我內心最邪惡的那塊被喚起

 

「那下次一樣可以叫妳老婆嗎?哈哈」學長傳來可愛的臉紅小表情

「這當然可以幫你摟!」我回傳一個臉紅的小黃臉

我握住手機暗自竊喜,好像往成功又更邁向一步

 

因為公司拓展業務的關係,我必須出國出差一趟

準備登機的時候,發現張名也跟我一樣排隊準備上機

 

「好巧喔,你怎麼沒說你也要出國」我故作輕鬆地打招呼

 

「小小的出國散心一下啊,剛接完一個大案子,當然要享受一下」

 

後來發現我們連下榻入住的飯店也一樣

我特地跟櫃台要求要跟學長同樓層,因為我期待能有些火花發展

到了當地的時間還早,我刻意將工作往後挪一天,約了學長一起吃飯

熱帶國家風情果然不同

路上滿是穿著比基尼的外國女子,金髮碧眼輪廓深,我好像黯淡了幾分

我些許打扮,不讓張名發現我的小心機

 

「妳很適合戴草帽耶,很可愛呀」張名捏了捏我帽沿下的臉龐,好像我還是當初的那個小女孩

「既然我們都在國外,可以當幾天的假夫妻」我內心不斷漫出這個想法,但遲遲不敢說出口

「對了,一直沒有問妳,妳現在單身嗎?」學長拋出這個滿震撼的問句

我不斷不斷的思考該如何回答,要誠實嗎?還是將錯就錯呢?

 

 

「"目前"單身,那你呢?」就算以後張名問我,我也可以說我的[目前]是指在國外的時候

「我也單身很久了」坐在路邊小酒吧的我們,我聽著張名開始聊起我們之間失散的空白時光,很放鬆很舒壓,彷彿把跟曹閔叡之間的不愉快跟猜疑拋諸腦後

 

隨著日落,我們喝的酒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烈

風中夾雜鹹鹹的海味,甚至皮膚都有些沾黏

「學長,我想,今天差不多到這裡吧,我想回飯店沖澡」

「好啊,一起回去吧」

 

回飯店的路途中,我們之間顯得有點曖昧,這是我的錯覺嗎?

張名突然牽起我的手,他看著我說:「借我牽一下好嗎?」

我微笑沒有拒絕,並且也與他十指緊扣

原來,我的心裡也默認這一切

 

到了房門口,我們各自道別

進到房間之後,我撫著心臟感受心跳,劇烈的跳動著,

原來剛剛的我是多麼緊張,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對曹閔叡已經沒有這種見面會緊張的感覺了

 

泡澡完之後圍著浴巾走出來,張名突然打給我要我幫他開門

我隨意地套了件外套去幫他開門

打開門後,張名好像也剛沖完澡,親切地笑著

「能一起看電視聊天嗎?」他秀了秀手上剛剛客房服務點的餐點

「好啊」這句允諾,就開啟了我們之間火熱的序章

 

躺在沙發上的我們根本沒在看電視,看的是他的陽具我的身子

他吻了吻我,不斷稱讚我很美

那些雜七雜八的道德思想暫時被我拋在一邊

我的手撫摸著他的胸膛,他厚實的臂膀,他的鼻息在我的臉龐

右邊大腿不斷磨蹭著他的下體,我覺得我已經濕到泛濫了…

 

卡卡小姐線上諮詢團

 

《下週一待續》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