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慾女約炮日記(7)

Share

慾女約炮日記(1)

Advertisement

慾女約炮日記(2)

慾女約炮日記(3)

慾女約炮日記(4)

慾女約炮日記(5)

慾女約炮日記(6)

我就這麼跌坐在地上,抬頭看到一個年紀不過20出頭的女孩,左手手腕還包著繃帶,臉上一點妝也沒有,只有發了狠的眼神直盯著我。

「賤女人!誰准妳碰我男友了!我看妳八成還有病吧,每天睡不一樣的男人小心早死!」她扯著喉嚨罵我,四周已經有圍觀的路人對我們指指點點,而我只是呆坐在原地,感受不到任何感覺…

手應該會痛吧,剛剛下意識瞥了一眼在流血,我記得剛剛腳踝也拐了一下,怎麼都不會痛呢…可能太丟臉了吧?可能這一切太突然了…

可能這一切太似曾相識,當初我也這樣抓著小三罵,原來看起來這麼歇斯底里,難怪他會衝出來抱著小三打了我一巴掌,就消失在我的生命裡。

為什麼做錯事的明明不是我,卻是我被丟下?

我試著想站起來才發現腳踝真的扭到了,只是再罵下去明天可能就要上新聞。

「妳男朋友是誰?」

「哈哈哈!我就說吧!妳這不要臉的女人,跟誰上床都記不住!」她的歇斯底里更誇張了,圍觀的民眾還是不肯散去。

「我告訴妳!我男朋友叫張、紹、宇,綽號叫Allen,該死的不知道在哪裡認識妳這個賤女人,上個月5號你們還一起去看了電影,票根在我這裡要不要看?」

「那天之後他每天都只顧著玩手機,但是我卻老是找不到人,電話總是不接,我一天可以打50幾通,他竟然一通都不接不回我。」

「不管我怎麼找他,他完全像變了個人一樣就是不肯見我,要不是那天要去整理分手的東西,我怎麼會找到這張票根,還有其他汽車旅館的發票…」

她說完這句就開始大哭,我則是不斷回想這個名字是誰,可是我想到的那個人…我根本沒有跟他上床啊!

正當我想先把她帶離這裡,有人走到我身旁。

「妳還好嗎?」是男人的聲音,接著就從我身後把我抱起。是我本來要去酒館見的人,柏凱。

「嘿女孩,我想這中間應該有什麼誤會,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談,好嗎?」他的語氣溫柔到不行,那個歇斯底里的女孩竟然也停止所有動作,露出無辜的眼神看著柏凱並點點頭。

就這樣柏凱攙扶著我,回頭向酒館的店員點個頭,就帶著我們走進酒館後方的包廂區。

我不斷回想有關張紹宇的事,記得那時候看電影時氣氛也還不錯,他的手不安分在我大腿撫摸,我轉過頭在他耳邊輕聲說「不要急」,走出電影院我們走到鄰近的公園散步,他先是想牽我的手,又娓娓道出自己其實剛分手…

先不說剛分手的男人都帶衰,他的所作所為八成是個純情的人,我很清楚自己對他沒有任何想交往的心動,不想造成對方的困擾就開始問他為什麼會分手。

誰知道那晚我光聽他抱怨女朋友的公主病跟控制狂就講了三個小時……

等我回過神,剛剛的女生竟然眼睛發光看著柏凱,還不時用手指捲耳際的髮絲,我想那個公主病就是她了吧。

「那個…我真的沒有跟妳男朋友上床。」我餘悸猶存地說出這句話。

「我知道不是妳啊!但我只有找到妳,而且你們看電影的時間最早,所以都是妳的錯。」她不同剛剛的聲嘶力竭,現在每句話最後一個字還會上揚,甜甜的聲音跟嘟著嘴的表情,嗯哼…

我想我是得救了,果然公主病看到帥哥就什麼都不重要了。

《下週三待續》





Advertisement
Mrs.L 歐蘿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