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3)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6)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7)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9)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0)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2)

 

 

「大叔,吻我!」

 

「大叔,眼睛看著我!我要你眼睛看著我!」

 

「啊……大叔,我好開心你進來了……」

 

「大叔,你有感覺到我的身體裡有多熱嗎?」

 

我們好久一段時間沒見面了,都是因為我讓他傷心了。

我雙手不斷撫摸他的後腦,身體緩慢地吞吐他脹得巨大的那,

想用一萬分的情慾,來表達我深深的歉意。

 

晴天大叔實在太忙了,他是個退役的自行車黃杉選手,

退休後他帶著年輕車手到世界各地比賽,我們一兩週才能見一次面,

那天我無意間得知,

他跟我們旅行社裡的另一位資深女導遊曾有一段,

女導遊雖然現在也四十多又結婚了,

但是保養得宜仍然艷光四射。

 

三十歲的我,竟無法遏制我心中那個十七歲小女生的嫉妒,

我消除嫉妒的方式,就是選擇和一位新進人員荒唐一夜,

整整一夜,我把那個剛從大學畢業的小男生抽乾殆盡,

在大床、在浴缸、在大片的落地窗旁。

 

只是一覺醒來,我厭惡地把那位新進人員趕出房門,

因為不願跟他一起走出飯店的大門,

但還是讓這件事情有意無意地傳入大叔耳中。

 

於是大叔兩個月不見我了。

 

我太想他了,於是我拿了備用的安全卡和鑰匙闖進他家門,

一見到他就咬住他的下唇,

在他沒有積極反抗下,我脫下了他的長褲含住他,

他冷淡地俯瞰,眼中只有悲傷。

 

但是一如以往地,

他很快就脹大到我無法光用嘴就駕馭的程度。

一如以往地,他總是想要。

 

四十五歲的他不但有傲人的尺寸,也仍有傲人的迅速充血功能。

問心有愧的我勉強地含著前端,舔著允著,

手掌的動作又緊又快,順著他逐漸粗重的喘息,

我的雙手伸進了他的襯衫裡頭,用力地抓緊他的胸膛。

 

他本來因為無動於衷、碰也不碰我的雙手,

終於緊抓著我的肩膀,

就像第一次他低頭親吻我的鼻尖時一樣,

只是現在的他,是即將發射的火箭。

 

我的手以晃動調酒罐的速度奮力震動,

深吸一口氣,讓它貼近了我的喉頭,

我眼睛看著他的眼睛,微微地點了頭,

示意他可以就這樣迸發。

 

他幾聲大吼,幾股暖流全部直接進入我的喉嚨裡面,

我相信,我的肩頭應該已經被抓出了瘀傷。

 

味道非常濃烈,我想他最近應該非常傷心,

也應該非常守規矩,沒有四處採集野花。

 

他把被我褪到一半的長褲和內褲踢到一旁,

然後脫掉自己的上衣,把我整個人抱了起來,

毫無表情、不發一語地往臥室走去。

 

「啊!」

我在空中飛了一秒鐘吧,

然後跌落在我們已經交纏數百次的軟床上,

他盯著我看,彷彿想看出我的靈魂到底被什麼鬼魅取代了。

 

我解開皮裙的暗扣脫了去,

露出我今天為他精心挑選的綁帶小褲,

我是一個等待他來拆開的禮物。

 

「大叔,抱我!」

「我好想你!」

我看著他仍然直挺挺的棒子,

我知道只要我在他的射精後,

能夠即時進行口舌的翻弄,

他總是能在我掌心裡頭持續著硬度。

 

就這樣離著兩公尺多的距離,

看著他精壯的體魄和精神奕奕的下半身,

加上我對他兩個越來累積的思念,

我的眼眶和我的花心,都已經徹底的濕潤。

 

他終於走向我,我也將雙腿纏住他的腰際迎接他。

對彼此身體的熟悉,讓他毫無停滯地一挺而進,

就是這個讓我想念的快要被撐壞的感覺,

「啊……大叔,我好開心你進來了……」

我將食指穿插入他的頭髮中,深情撫摸著,

然後抬頭向他索吻。

 

「大叔,吻我!」

「眼睛看著我!我要你眼睛看著我!」

「大叔,你有感覺到我的身體裡有多熱嗎?」

「大叔……摸我那邊…..」

 

他仍然不發一語,也不接納我不斷索吻的舌頭,

今天我嬌小的身軀,沒有像往常一樣被翻來覆去,

只有在逐漸增速的進出中,慢慢習慣十足的充實感,

而他在氣憤的情緒裡,卻沒有忘掉要按摩我的花叢核心,

我的心理有愧,單純想要服侍他,

他卻想要讓我也到達頂點。

 

於是在我抓緊他的手臂、甩頭呻吟的當下,

他毫無保留地展開撞擊,

最後衝刺,他往昔獲得多項自行車大賽優勝的利器。

 

在狂風暴雨般的衝撞中,

被揉得高潮若有似無的小豆豆,

已經到了稍微再被碰觸到,就有令我手腳無力、酸麻的地步。

 

我縱情狂叫,他沒有憐香惜玉,

原來他要我所做的服侍,

是以一種被蹂躪的形式。

 

我眼角流著待著歉意、身體酥麻過度的淚水,

他也罕見地在我的體內奔射著,

子宮口被炙熱的暖流充滿了,

相信他的手臂上也留下了我的抓痕。

 

「大叔,你原諒你的小寶貝了嗎?」

我擦著他額頭微微滲出的汗水。

 

「我沒有原諒妳」

 

「但是我愛妳」

 

我的淚又不斷地漫出眼眶。

 

 

 

(未完待續)

 

濕 紙巾 FB粉絲團

 

【延伸閱讀】

雙腿交錯(1)

雙腿交錯(2)

雙腿交錯(3)

雙腿交錯(4)

雙腿交錯(5)

雙腿交錯(6)

雙腿交錯(7)

雙腿交錯(8)

雙腿交錯(9)

雙腿交錯(10)

雙腿交錯(11)

雙腿交錯(12)

雙腿交錯(13)

雙腿交錯(14)

雙腿交錯(完)

濕 紙巾

人格時常處於分裂,

早上畫童書插圖、下午寫色情小說,

今天參加國家政策研討、明天擔任性愛諮商。

想當濕紙巾,因為總是讓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