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4)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6)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7)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9)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0)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3)

 

 

 

 

 


 

 

 

Episode 14 桃色庶務間

 

影印機正奮力地噴發出一張張會議資料,

自動裝訂的聲響也規律地在十多秒間出現一次,

而會議桌旁的我們,

正享受著人類科技便利性所帶來的空檔,

我的淡藍色莎裙下,躲著一位才剛到職兩個月的菜鳥助理。

 

五分鐘前,他尾隨著我走到官邸偏樓的庶務間,

關上了木門,輕輕地從背後摟住我,

從後腦的頭髮、我的耳根、我的後頸一路吻下去,

最後蹲在我穿著高跟鞋的雙腿邊脫下了我的底褲,

一頭鑽進我的裙擺裡頭,

舌頭胡亂地舔了起來。

 

「唉唷…..你今天不用跟老闆出門嗎?」

「老闆娘說是親人的聚餐,隨扈跟著他們去就好,要我休息。」

 

「啊…..那你不去沙發上躺一下….現在是想更累嗎?」

「可以單純讓妳享受就好,這樣我就不會累了….這邊?」

 

「噢….天…啊…不要從那邊開始….我去洗手間一趟你再舔吧….」

「不用…嗯…..現在這個氣味正迷人……」

 

半個月前的一場聚餐,我們因為順路一起搭了計程車,

那天晚上我就在汽車旅館吃了他,

畢竟我一大早就穿了全套的金色內衣預謀著,

餐敘後當然藉著酒意邀請了他。

 

當然他這塊涉世未深的小鮮肉,始終以為是自己吃了我。

 

我的雪白肌膚在金色褻衣襯托下,

搭配我能夠媲美高中女生的嬌喘羞怯,

幾乎讓他在五分鐘內就繳了械,

幸好這樣的年輕人能夠「不斷奮起」,

才經得起我這大他四歲的姊姊一再摧殘。

 

那晚的第一場摩鐵戰役,12個小時中的四次榨取,

不但沒有讓他從此退縮,反而食髓知味,

在工作場合上,調情的手段愈來愈大膽。

 

在老闆辦公桌前趁機把我湧進懷裡,捏捏我雙臀;

在會議桌下,用腳趾輕撫著我的腳背;

在電梯裡,用不知哪隻指頭騷著我的手心;

雖然這些從皮膚表層酥麻到心窩的行徑,

都讓我很受用,

但像這樣,趁老闆夫婦出門時鑽進我裙裡,

對我來說還是太冒險了點。

 

只是,他那一連串從髮稍到後頸的吻,

已經讓我卸下本來就可有可無的警覺心,

他從後方一嘴罩住我的私密部位舔呀舔著,

雙手又伸進我上衣裡頭游移在小腹上摸呀摸著,

我連「不要啦、不好啦」都省了,

直接跳到「嗯啊唉喔」的副歌部分。

 

上一次在這邊享樂是幾年前與上一任隨扈的事了。

 

雖然他體格壯碩、那話兒也粗壯異常,

卻只會一頭熱地猛撞塗刺,

偶爾那樣還算大餐,每次都是這樣的節奏,

完全讓我無法再享受下去。

唉,這是職業軍人的通病了,調教了幾次也沒用,

最後也因為做事常常過於死板僵化,

沒多久就被調職回原單位。

 

這新進的文青小鮮肉手法可多元了,

日常的調情和耐心的前戲,

讓姐姐我可說像是享受著紅酒一樣,

淡淡甜甜的入味、輕輕柔柔的微醺,

最後,被後勁征服而失神。

 

「沒什麼時間,你趕快進來吧!」

我難得會嫌棄前戲過久。

 

話才說完,他的溫熱從背後緩緩進入體內,

由於我還踩著高跟鞋,雙腿和雙臀都夾得頗緊,

這個角度似乎也讓他很難直入深處,

但是因為只有在最敏感的淺處進出,

反而讓快感更迅速地疊加上來。

 

「啊!抱我!好快!好快!」

他的雙手一手一個,緊緊掐住我的雙乳,

愈動愈快,就愈掐愈緊。

 

 

 

影印機的動作停了,他的抽動卻愈來愈急促,

我壓抑的呻吟聲在這頗為空曠的辦公室裡更盡情地迴盪著。

 

「韶………今天可以在裡面吧?」

「可以…..但是清洗很麻煩…….就在嘴裡吧……」

「啊?」

小鮮肉對於我要給的小驚喜頗為開心,

從他含著我的耳朵,更加奮力衝刺就可以感覺到。

 

我轉身蹲在他面前,手口並進,

緊繃、低吼、嘆氣、喘息,

小鮮肉完成了他在我嘴裡的第一次體驗。

 

「還是很有精神耶,到沙發上!我要騎你!」

他半推半就地讓我牽著走到四人座的長沙發,

自己很識相地調了調角度,

讓我可以很順利地套上去,

第二次,他開心地迸發在我手掌中、自己的小腹上。

 

 

小小混戰兩輪後,

我在洗手間補上剛才消耗掉的口紅,

老闆的女兒卻來了電話。

 

「小韶姊,我是焦兒啦!」

「啊!哈囉…..怎麼了?」

 

「我行程結束要回家了,老媽說妳可能會忙,要我回家前要先打電話給妳,以免影響妳。」

「哈,我忙完了啦!趕快回來!男友也會一起回來嗎?要不要準備晚餐?」

 

「不用麻煩啦!我們在外面先吃飽了!」

「那就煮壺咖啡等妳們囉!」

 

老闆娘曾身為前國家元首的總管秘書,

眼光真的頗為銳利,

反正我工作的能力受到肯定,

三餐要吃什麼她也不大在意。

 

 

 

 

(未完待續)

 

濕 紙巾 FB粉絲團

 

 

 

【延伸閱讀】

雙腿交錯(1)

雙腿交錯(2)

雙腿交錯(3)

雙腿交錯(4)

雙腿交錯(5)

雙腿交錯(6)

雙腿交錯(7)

雙腿交錯(8)

雙腿交錯(9)

雙腿交錯(10)

雙腿交錯(11)

雙腿交錯(12)

雙腿交錯(13)

雙腿交錯(14)

雙腿交錯(完)

 

 

濕 紙巾

人格時常處於分裂,

早上畫童書插圖、下午寫色情小說,

今天參加國家政策研討、明天擔任性愛諮商。

想當濕紙巾,因為總是讓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