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5-完)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6)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7)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9)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0)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3)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4)

 

 

 

Episode 15 不思議騎士

 

 

父母留了這間咖啡廳給他經營後,

到處遊山玩水去了。

 

像這樣開店前的早晨,

陽光從白色蕾絲窗簾中透進來的時刻,

是我們把彼此當作早午餐享用的美好時光。

 

他的父母應該有著強迫症吧,

白色的傢俱、白色的廚房、白色的餐具,

連身為店員的我,都得穿著一身白色的制服,

還好他們的兒子並沒有遺傳這樣的性格,

店面二樓的房間,

有著我們自己的小天地,

貼滿重金屬樂團海報的牆面,

隨意丟在床上、椅背上的內衣褲,

還有我們身上能夠拼成一個完整圖案的刺青,

都是她那位潔癖媽媽不大能夠容忍的紛亂。

 

不過他們的兒子喜歡的我要緊,

尤其現在的我瀏海亂亂的,

在他身上馳騁著,

從他在我體內的腫脹可以感受到他有多麼喜歡。

 

他興奮地咬著下嘴唇的表情真可愛,

兩手食指也沒忘了挑弄我的乳頭,

每撥弄一次,我的花心就像背開啟了收縮的開關一樣,

不斷地將體內的汁液擠出來。

 

而一旦這個開關被開啟,

我就會咬緊牙根展開我高超的騎術。

 

 

 

 

 

身為大學街舞社的社長,

我的臀部能夠在一秒間震動五到六下,

而且能維繫腰際懸空的姿勢長達十分鐘,

一般江湖上俗稱「電動馬達」,

而應用在我的男友身上,

則被他稱之為「不可思議的騎士」。

 

我的臀部停在半空中,

只讓他那弟兄的前端五公分被我包覆著,

前後晃動六秒,

左右搖動六秒,

再來個隨機的順時針或逆時針旋轉,

這時候他已經只能緊抓著我的膝蓋苦撐。

 

還好他有了交往三個月的磨練,

每三、四次才會有一次禁不住的洩精。

今天的他一樣皺著眉頭,

但是耐力狀況是不錯的,竟然能夠撐過我連續五波的攻勢。

 

我自己控制著進出的角度,

琢磨著自己想要的路徑,

再這樣下去,恐怕今天我要比他先投降。

 

索性我一次吞吐到底,

讓嫩臀與他的大腿撞擊出規律的聲響,

這樣的姿勢能夠讓我有餘力做出更多的攻擊,

尤其低頭對他的耳窩、乳頭展開舌頭的挑逗,

他的悶吟,立刻轉為急促的喘息。

 

「啊……要射了!!!!!」

聽到他哀嚎求救的幾秒內,

我又將臀部抬高,施展不可思議的騎術,

他抓住我大腿的力道又加了幾分。

 

「妳這個動作真的很像果汁機啊….」

我很得意他這麼形容,也頗有成就感。

他仰頭長吟著,不知道是得到快感還是被折磨,

總之是喜歡的。

 

 

 

 

 

「我還沒唷…..但是我想自己來….」

當我講說想要自己來,這件事情是有「標準作業程序」的。

 

我仰躺床緣,雙腿張開到最大極限,

右手撫摸著核心,

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的前兩個指節輪流進出著花心,

而我的頭部超出了床界,

讓站在床邊的他把自己塞滿了我的口腔,

我自己的體液夾雜他迸射後殘留的餘味,

從咽喉蔓延到鼻息,

由於仰著頭,

呼吸受阻礙的窒息感讓下腹部的快感更加強烈,

即將抵達天堂的那一刻,

我用力地吸允著,

也許有著視覺和聽覺的雙重刺激吧!

剛結束一次的他竟然變得更強硬,

更賣力地進出我張不太大的嘴。

 

然後我一聲悶哼,

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時震動了耳膜,

我的雙手緊緊按壓著整個花叢,

享受著高潮難以言喻的痛快。

 

我已經獲得了爽快,

雖然他還挺著,我還是沒有心情繼續服侍他,

我很佩服高潮後還能有心情幫男人搞出來的女人,

我到了以後是完全不想再碰對方的陽具的。

 

一般來說是這樣沒錯,

但是下午陪著他參加咖啡廳對面的一場紀念音樂會時,

卻又讓我莫名升起情慾。

 

我看到了焦兒的父母也出席了,

在現場生還者與罹難者家屬一片哀淒氣氛中,

焦兒的母親對我點頭笑了笑,

我想她是為了上個月到他們家拜訪時,

焦兒把我的風花雪月毫無保留全說給她媽媽聽的關係吧!

 

焦兒的母親提醒一下她身旁的丈夫我也在現場,

這位皮膚黝黑、帶著深深的酒渦與笑紋的前元首,

給了我一個充滿慈祥的笑容。

 

突然間,我的下腹部升起一股暖流,

讓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身體微微顫抖起來,眼角更忍不住留下了眼淚。

 

「親愛的,這裡好悲傷,我們回去吧!」我撒嬌地說著。

「嗯嗯,回去我手沖杯咖啡給妳!」

 

我拉著他褲子的口袋搖搖頭:

「不,不要咖啡!我忽然很想做!我們趕快回房間吧!」

男友驚訝的斜眼看著我,

難得我今天想要一到再到。

 

我看著那位密友的父親、前元首的背影,

心中異樣的感覺持續了好幾天。

 

 

 

 

(未完待續)

 

濕 紙巾 FB粉絲團

 

 

 

【延伸閱讀】

雙腿交錯(1)

雙腿交錯(2)

雙腿交錯(3)

雙腿交錯(4)

雙腿交錯(5)

雙腿交錯(6)

雙腿交錯(7)

雙腿交錯(8)

雙腿交錯(9)

雙腿交錯(10)

雙腿交錯(11)

雙腿交錯(12)

雙腿交錯(13)

雙腿交錯(14)

雙腿交錯(完)

 

 

 

 

 

 

濕 紙巾

人格時常處於分裂,

早上畫童書插圖、下午寫色情小說,

今天參加國家政策研討、明天擔任性愛諮商。

想當濕紙巾,因為總是讓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