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幫男人打手槍,打得很混……」(2)

Share

文/厄文‧威爾許 譯/但唐謨

Advertisement

「富勒—史密斯小姐,我可以跟妳談一下吧?」他拘謹地說。

我轉過身,把臉上的頭髮撩到耳際。很多男人都無法承受這樣的誘惑動作,這種處女的邀約暗示:撩開新娘的面紗,掀起面紗。麥可克萊蒙特是個犬儒、削瘦的酒鬼,所以他特別容易完全被我操控。我站得太靠近他了一點。對這樣一個基本上很害羞,實際上卻有獵豔心態的男人,我知道該使出什麼絕招。我的絕招對柯林很管用,管用得不得了。

他的眼鏡後面,永遠處在驚嚇狀態的黑眼珠子,又再閃爍了一下。那頭稀疏、像被雷電擊中的頭髮又拉長了半吋。可笑的墊肩西裝看起來更挺了;他正不由自主地呼著氣:「我好像還沒收到妳的第二篇作業。」他帶著一點挑逗的語氣對我說。

「因為我還沒開始寫啊!我晚上都要上班。」我微笑說道。

麥可克萊蒙特如果不是太有經驗(他會讓我這麼覺得啦),就是他的賀爾蒙都被放乾了。他竟然沒有咬住我下的魚餌。他陰沉沉地說:「下星期一,妳一定要交,富勒—史密斯小姐 。」

「叫我妮姬吧!」我側著臉,露出牙齒,笑著對他說。

「下星期一喔,」麥可克萊蒙特哼了一聲,開始整理東西;骨瘦嶙峋的手,僵硬地抓起桌上的講義,胡亂塞進了他的公事包。

堅持才能致勝。於是我再放電一次:「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講的課。」我對他笑。

他抬起頭,鬼頭鬼腦笑了一下,簡要地說:「很好!」

這種小小的勝利,讓我臉紅了。我和蘿倫一起走向餐廳。「電影研究讀書會喔?都是哪些人參加啊?」

蘿倫蹙眉,臉色不好看。她想了想可能會出現的麻煩鬼,會來我們公寓參加讀書會的人,有些人不修邊幅,假裝博學的人,還有些人可能會胡鬧。「有一、兩個人還算正派,我平常都會和一個叫做雷布的男生坐在一起,他年紀稍微大一點,差不多三十歲,不過他人倒不壞。」

「能『幹』嗎?」我問。

「妮姬,妳真是變態!」她搖著頭說道。

「人家我現在名花無主啊。」我回她。我們喝完咖啡,走回教室。

討論課的老師是個激昂的男人,手臂很長。他細長的骨幹和渾圓的肩頭,把他的身體扭成一個高難度姿勢,簡直可以和他的肚臍大眼瞪小眼。他說著一口低沉柔軟的愛爾蘭南部口音。課程進行中,我們看了一部俄國短片,片名念不出來。這部片根本是狗屁。看到一半的時候,一個穿著義大利名牌外套的男子走進教室,向老師簡單點個頭,為遲到致歉。然後他對蘿倫揚起眉毛笑了一下,一屁股坐在她旁邊。

我看了他一眼,他也很短暫看我一下。

上完課之後,蘿倫介紹他就是雷布,個性很友善,但是並不裝腔作勢,剛好是我喜歡的性情。他大約五呎十吋高,並沒有過胖,淺褐色的頭髮和褐色的眼睛。我們來到活動中心喝東西,討論剛才的課。

這個雷布並不是人群中很顯眼的那一型,這很奇怪,因為他其實很帥。他的帥氣是傳統式的;在騎驢找馬換男朋友時,我就會搞上這種人。喝了幾杯啤酒之後,他去洗手間。「他的屁屁很翹啊!」我問蘿倫:「妳喜歡他嗎?」

「他有女朋友呢,而且懷孕了!」蘿倫繃著臉,不以為然地說道。

「我並不想知道他的履歷表,」我說:「我只是問,妳是不是喜歡他。」

蘿倫用手肘用力推我,說我傻。她在很多方面都是清教徒式的,有點過時、老古板。我喜歡她幾乎透明的肌膚,她的頭髮向後梳得很整齊,眼鏡非常性感,手的動作也優雅合宜。她是一個苗條、優雅,有自信的十九歲女孩。我有時候會想她有沒有認真交過男朋友。我的意思是,她有沒有真的跟人幹過。

當然啦,因為我非常喜歡她,才沒有對她說出我心中的話。我真正想對她說的其實是:好妹妹,妳是個鄉下小鎮出身的拘謹女孩,卻又需要好好被幹一頓,所以才會去信女性主義的政治啦。

她很習慣地跟著那個叫做雷布的傢伙一起去喝酒,討論電影,抱怨上的課。現在,我們卻成了「三人行」!雷布見過世面,一副什麼都嘗試過的樣子。我想,他欣賞蘿倫的成熟和聰慧。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歡蘿倫,因為蘿倫顯然喜歡他,我站在一哩外都看得出來。不過,如果雷布喜歡成熟型的女人,那好,我快二十五歲了。

雷布從洗手間回來,又點來了一盤酒。他說他為了賺零用錢,在他弟弟的酒吧打工。我告訴他我有幾天的下午和晚上,會去三溫暖打工。他有點好奇,就像大部分人的反應一樣。他把頭移到一邊,探詢的眼神掛在臉上,他整張臉都變了:「妳該沒有⋯⋯妳知道我問什麼吧⋯⋯」

蘿倫翹起她的薄嘴唇,很嫌惡的樣子。

「跟我的顧客上床嗎?才不呢,我只幫顧客捶捶打打!」我一面解釋,一面用手做出砍人的動作。

「當然會有些顧客提出這樣的要求啊!不過那是違反公司政策規定的。」我騙他們啦,故意表示我很守紀律的樣子。「其實我有做過⋯⋯」我暫停了一秒鐘。他們兩個張大嘴巴,充滿期待,我覺得自己好像講床邊故事的老祖母,對著幾個天真無邪的小朋友,正講到可惡的大野狼快要出現的關鍵時刻。我繼續說:「我有一次幫一個很甜的老先生打手槍。他說他很想念去世的妻子。我並不想賺他兩百英鎊,但是他卻堅持。然後他說,他看到我是個好女孩,而且衷心地對我道歉,不該讓我幫他做這種事。他真的很甜。」

「妳怎麼可以這樣做呢?妮姬,」蘿倫低聲對我說。

「親愛的,妳是蘇格蘭人,妳不必擔心錢,妳上大學有公費5。」我對她說。蘿倫也知道她沒有什麼權力干涉,正合我意。說白一點吧,我幫很多很多男人打過手槍啦。我那樣做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為了錢而已。

5 這句話言下之意是:「親愛的,妳是蘇格蘭人,妳不知道我的苦衷。可是我是英格蘭人。妳在蘇格蘭上大學有公費,可是我沒有公費,我需要錢。妳不知道我必須賺錢。」在蘇格蘭,蘇格蘭人和英格蘭人的學費是不同的。

本文出自《猜火車2春宮電影》商周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商周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