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那些炮友教我的事:原來會不會暈船,在上床前就知道了。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栽在這樣的男人手上,就像他從一開始也不認為我與其他女生不同。

 

那時候我早不沉溺在約炮的新鮮感,可還是不斷地有在認識新的男生,如果條件不差又滿聊得來,自然會有進一步的發展。

 

只是大多時候,所謂的發展也不過是床上運動,再多的,大家好像反而很容易卻步,也或許我總擺出一副「老娘不想談戀愛」的態度。男人雖然沒那麼敏感,但大部分還是感覺得出來,自然不會上演暈船的戲碼。

 

應該說,大家都是出來玩的,其實有些情況是真的不用說也不用猜,大家都有默契的。

 

可是偏偏這次,我們都栽下去了。

 

他有著標準一笑女生就昏頭的笑容,敏感脆弱的個性讓他在不同的女生之間,更懂得應對進退。強勢的女生就稍微示弱;單純的女生就言語更多曖昧問候;貪玩的年輕女孩多半比較M,主動出擊就對了。

 

當然啦,人帥騙炮,人醜只能自己尻。

 

所以像他這樣的男生向來是無往不利,久了也忘記把女生當戀愛對象看,只想著如何把對方拐上床,達陣之後就馬上對她失去興趣。

這樣的男生到處都是,臉沒長歪、身材不差、家境不錯,就算不是單身也一樣玩遍大台北。(開個玩笑啦哈哈~)

 

兩個玩咖過招,聊沒幾天就開始言語挑逗,畢竟都這種等級了,怎麼會不知道對方跟自己想的有沒有一樣?

 

「我剛剛在健身」,然後一張猛男照。

「我剛洗完澡」,穿著小可愛露出鎖骨,還有隱約的事業線。

「香香的吧,好想親。」男方開始出招。

「想親哪裡呢?」以退為進,不要急著一開始。

「妳的全身。」

 

 

 

想當然爾接下來就是對上床的憑空幻想,但我今天不是要教你們文字愛啦。

說了這麼多,我們又是怎麼暈船的呢?

 

確實在我們發生關係之前,應該說我們在發生關係前就確定了兩人之間的關係。

什麼關係?當然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啊!

 

說是暈船,不如說以性開始,用愛繼續。

 

因為你會發現那個跟自己一樣玩到快爛掉的人,其實都是因為心裡太渴望美好的愛情,挑剔的程度連自己都不相信。

 

炮友只要看得順眼,不要私生活真的太亂,套子戴上了就衝。

但是男女朋友不一樣,看得順眼或許還是必要條件,但能不能讓你感到溫暖,讓彼此對生活有更多的憧憬,即使不說話的時候也不會尷尬。

 

聽起來比炮友還難找,久了更不相信自己能輕易再獲得幸福。

 

只是當你發現這個人不只看到自己的身材跟臉蛋,還願意聽聽你說生活上的瑣事,而你也沒有太多顧慮的與對方認識,這樣的發展自然不會再讓人認為「妳只是想跟我交換體液」。

 

剩下的發展,很多又是緣分啦。

但如果你真的對於只是被人當作上床對象而感到無奈,有沒有想過是自己太習慣用這種方式認識人?

就算你們一開始是這樣的認識,但我相信越是這樣包裝自己的人,越是寂寞期待被了解的。

 

就像你一樣。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的接吻,那是在我們剛見到彼此的時候,我們一開始都意外得有些羞怯,而我鼓起勇氣上前擁抱了他,而他親吻了我的髮絲。

那瞬間好像對愛情的恐懼都退散,我們不顧人來人往相視而笑,接著很自然的將雙唇奉上。

 

那是你約過再好的炮友,都不會有的感覺。

 

連在床上的時候,他每一個親吻都像有電流竄進身體,跟炮友的你一來我一往,現在是不說也有的默契,環抱著彼此的軀體,兩個人的身體交疊,每一次的抽插讓你高潮的已經不只是他的肉棒多勇猛,是心靈也跟著濕潤,被愛情的美好浸潤。

 

他在我耳邊告訴我,謝謝我的出現,願意看見真正的他。

而我親吻他的額頭,告訴他我願意保護他心中的小男孩,也請他牽好我心中的小女孩。

 

如果想要在上床前就暈船,卻發現苦惱兩個人從一開始的起點就錯誤,或許試著把話題拉遠拉大,然後認真的,認識對方。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