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那些炮友教我的事:為何男女之間對"騙炮"的定義大不同?

騙炮,顧名思義就是這場打炮運動,雙方的認知有所不同。

大多的情況會是一方只是想打炮,另一方以為除了活塞運動之外,可能還會有其他的樂子。

 

而通常所謂的「樂子」,就是所謂的感情發展。

 

打炮之所以會成為欺騙行為,無非是兩個人對關係的認定不同:「我以為我們是建立在有感情的情況下,兩情相悅才發生關係。」/「我以為我們只是你情我願,大家歡樂一場。」

 

說真的,送到嘴邊的東西為什麼不吃?

可是送到嘴邊之前,或者要吃之前,我們為什麼又不敢問清楚這到底是送的,還是有附帶條件?

 

小柔跟陽陽就是陷入這樣的爭執當中。

 

他們兩個人從網路認識的,一開始只是閒話家常彼此的生活,陽陽在聊天中得知小柔自己一個人住,小柔也確定了陽陽是單身。

 

好了,陽陽看到的:一個人住,打炮很方便。/小柔看到了:他單身又想認識女生,是想談戀愛吧!

 

於是兩個人相約在週末見面,一起看最新的電影。

看電影的時候陽陽順手牽了小柔的手,小柔認為這是今天見面的進一步發展,對方或許已經認為兩個人相當適合了,但陽陽只是想確認這女生對自己會不會抗拒而已,同意了也就代表可以接著問下一題。

 

「嗯…妳想回家嗎?」走出電影院的時候陽陽先開口了。

「我都可以啊~反正明天放假。」小柔心頭小鹿亂撞,想說真的是浪漫的約會啊!

「那還是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坐。」其實陽陽心裏想的不是坐下來的坐,是做愛的做。

「都可以啊。」小柔都害羞了。

「我想去妳家看看,可以嗎?」陽陽已經按耐不住想坐坐(做做)的心。

 

小柔雖然心裏錯愕了一下,想說這也太快了?!還是之後要發展成同居生活呢?或者他已經很急著想跟自己在一起?還是難不成剛剛牽手就是在一起了?!

 

一開始小柔會跟陽陽聊天,當然也是因為陽陽是她的菜,兩個人聊了幾天也都算有聊得來,因此認為兩個人能夠在一起是很合理的認知。

但是陽陽也認為大家聊得來,寂寞難耐的兩人半夜無處去,不回家打炮要幹嘛?

 

 

 

陽陽從一開始就沒打算交女朋友,小柔從一開始就只想交男朋友。

 

回到家的兩人還不知所措的各自去洗澡,小柔想著隔天要吃哪間早餐店,陽陽在洗澡的時候先按摩了老二提振精神做預備動作。

兩個人僵硬地躺在床上,討論剛剛看的電影,陽陽的老二卻早在被窩裡升起。

 

小柔一個翻身面對陽陽,睡衣領口隱約露出淺淺乳溝,陽陽這下可接收到女生給的口號,認為這代表「此路可通行」,小柔也對陽陽凝視的眼神感到心跳加快,認為兩個人第一次的接吻就要到來。

 

兩個人接吻,很快地脫掉衣服,陽陽熟練地將小柔壓在床上,羞怯的小柔也只是別過頭讓陽陽把自己的內褲脫掉,還在想著自己終於被愛情之神眷顧了。

陽陽埋進她的慾望之地,用舌頭沾濕她的陰唇與陰蒂,用舌尖上下擺動壓著陰蒂按摩,小柔是第一次被男人口交感到非常不自在,可是下體的舒爽感完全壓制了她心裏的抗拒。

 

陽陽從皮夾拿出保險套,隨口說了一句:「這放一陣子了應該還能用吧?」,小柔心裏想這代表他很久沒跟別人發生關係,自己果然與眾不同。

陽陽的肉棒闖進小柔的陰道直到心房,除了身體的慾望之外她連愛情的慾望都被喚醒了,可是陽陽還是只在乎怎麼讓陰道夾得更緊,肉棒才會覺得更爽。

 

睡醒之後,兩個人都認為這場活塞運動很棒,只是當小柔開口問陽陽:「所以我們算是在一起了嗎?」,陽陽皺起眉頭想說完蛋了,支支吾吾的說自己還有事要先走了,留下一頭霧水的小柔。

 

而後小柔也找不到陽陽,陽陽也嚇得一陣子不敢亂約炮。

 

可是他們誰都不知道要怎麼開始發展,才會讓兩個人有共識,但或許能做的是在上床前先驗清楚彼此的用意,都比上了床才發現自己被騙炮來得好。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