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那些炮友教我的事:女人想約的不是炮,是「至少有你陪」。

說到約炮這檔事的考究與評論,可能都不輸工具人與公主病,畢竟工具人與公主病各自的成因都差不了多少,很多人終其一生只能是工具人,但更多人一輩子都無法達成工具人的成就。

但約炮就不一樣了,任何人都可以約炮,而且是都能約到炮,只是達成的難易度因應許多條件而有所不同,但不是絕對的美醜胖瘦就是人生勝利組,約炮這玄妙之處就在於此。

 

更多的因素建立在人性的挑逗與安排,以及天生的韻味還有後天的油嘴滑舌。

 

最近我在研讀犯罪心理學的書籍,裡頭提到了一些性侵犯或者暴露狂的人性剖析,筆者也相當不諱言地說這類型犯罪者以男性居多,而且許多犯罪動機都不是來自「性慾」,而是一種證明自己權威的心理狀態。

 

這舉例有些嚴重,但就像為什麼男人總是在乎自己屌看起來大小,或者處女情結那麼嚴重,還是無限上癮的看A片、自慰習慣,「性」之於男人的意義往往多過女人。

 

大多的女人對於「性」只有兩個定義:1. 表達、交換愛意(液) 2. 懷孕的途徑。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總說女人比男人好約炮,僧多粥少的市場自然增加男人的「征服慾」,可是女人約炮大多都是真的很癢,或者對方真的很可口。

喝醉酒那種情況我們就不列入其中了,我們講的是隔天睡醒不會失憶後悔那種約炮。

 

女人在心中約炮就是約炮,許多女人甚至明文訂定炮友不可以接吻、擁抱之類的要求,因為她深切知道約炮跟做愛不同,今天大家只是順應地互相解決生理需求,就像送到嘴邊的肉,為何不吃?

 

可是如果能買牛排回家吃,又為何要靠試吃止餓?

 

因此當女人開始約炮,多半代表她的寂寞到了無人能訴說的程度,所以很多勇於約炮的女性,往往對自己的生活也相當有想法,她清楚明白應該握有身體的自主權。

但她卻沒有辦法左右對象的情慾表現。

 

 

Akini就是代表女性,她是外商公司的主管,月薪超過60K,住在第一大城市還有自己的一台小車,從插花到瑜珈,看書到油畫,她就是我們常說的黃金剩女。

她不戀愛不是她挑剔,是她走不出上一段感情的陰影,還有她必須跟長年臥病的年邁母親同住,她努力工作不是為了得到多高的社會地位,是她沒得選擇。

 

這天她在第一次去的酒吧跟酒保看對眼,等到對方兩點下班後兩人直接去酒保的住處。一間沒有獨立衛浴的雅房,凌亂的電腦桌跟一袋裝滿啤酒罐的垃圾,她皺了眉頭想到今天送去弟弟家的老母親不知道有沒有睡好。

酒保年輕氣盛馬上就扯開了她的褲襪,她推開酒保的唇搖個頭表示她不想接吻,酒保轉向開始親她的耳朵還有脖子,她不斷告訴自己要投入、投入,可是她對眼前的人一點愛意都沒有…

 

她的洋裝往上捲到肚子,絲襪從褲襠的位置被撕破了,酒保把她的內褲撥向右邊好讓肉棒插入,她試著撫摸酒保及肩的的長髮感受一些溫柔,可是兩個人衣服都沒脫光的情形下,完全接收不到激情的溫度。

 

最後她背對酒保站著,酒保抬著她的右腳像A片刻意呈現給攝影機的姿勢,陰莖沒辦法完全插入頂到讓她舒服的點,她只能感覺到站立的左腳因為穿整天的高跟鞋在微微發抖。

 

最後她沒有留在酒保家,一個人蹲在天色微亮的騎樓下哭泣。

 

「我只是想要有個人陪,有個人抱著我睡,怎麼這麼難?」她分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老在性慾之後清醒,想起自己要的不是一場炮,是真的一個擁抱。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