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性理診療師 (14)

圖/Shutterstock

 

性理診療師 (1)

性理診療師 (2)

性理診療師 (3)

性理診療師 (4)

性理診療師 (5)

性理診療師 (6)

性理診療師 (7)

性理診療師 (8)

性理診療師 (9)

性理診療師 (10)

性理診療師 (11)

性理診療師 (12)

性理診療師 (13)

 

 

Episode 14   信任的性愛

 

身為翻譯界新興才女,

有著國外許多大出版社拿著大把鈔票上門,

因為近幾年經過她獨特文筆詮釋的翻譯作品,

都在國內市場發光發熱,

甚至在小說原著作者的母國都沒有賣得這麼好。

 

但是她這幾天卻跟他生著悶氣,

這個悶氣就是悶到了連他都不知道的那種,

她擁有豐富的文字能力,

卻無法也不敢以隻字片語來與他溝通。

 

「為何他不願意射在裡面?」

 

已經年屆三十的她有些焦慮,擔心自己快要過了黃金孕齡,

她最近更因此使出渾身解數。

 

有時,在兩人剛洗完澡時刻意穿著薄紗在沙發上撲倒他,

從他小如紅豆的兩顆乳頭下手,用游蛇般的軟舌挑得他硬了,

也不顧窗簾外的鄰居是否能夠看得到,

就在客廳施展精湛騎術,

提臀時不忘收縮、落臀時不忘扭動,

加上一頭稍濕的長髮在雙乳前搖曳著,

視覺與觸覺都讓他大小頭脹得發慌。

 

有時,則趁他在床頭安逸地看著雜誌時,

將自己身上的大件T恤掀起,

把一個乳頭塞進還不清楚發生什麼大事的他的嘴,

希望他舔自己,當然手也沒閒著地在他下體按著壓著,

一發現血液順利集中了,立刻轉身一口含住他堅硬的分身。

她一邊吸吮著,一邊發出享受美食的誘人綴聲,

接著張開雙腿,輕清地導引他進入已經準備好迎接他的濕潤花園。

 

有時,她用美酒將自己灌成一個臉泛紅暈的可人兒,

眼角嘴角都傳遞著想要的訊息,

身體微微搖晃走向床上的他,

酒氣和她身上的香氣漫布在房間裡,

然後她將自己的胯下迎向他,用兩指撐開了花瓣,

讓整個花心在他的舌頭上前後滑動,

然後低鳴、呻吟、狂叫,直到他忍不住把自己推倒,

她會死命地用四肢纏住他的肩頸、他的腰際。

 

有時,就在他在等紅燈時,

她的口手就一同探了過去,等到撫摸有了效果

便小心解開拉鍊,溫柔地服侍著他,

不用再行駛幾個路口,

他就會找尋偏僻的停車格,

翻身到副駕駛座雲雨一番。

 

在他衝刺時,她奮力地喊著喜歡,

索吻、要求擁抱、要求更深入,

身體酸麻時展現出失魂的神態,任誰都能得到十足的成就感。

 

她以為每每在意亂情迷之際,能夠取精成功,

但是他總在最後一刻挪開她的翹臀,

拒絕在她身體裡噴射。

 

她窩心地幫他套弄,射在她略有鍛鍊線條的小腹上,

或是應他要求,細心地吸乾舔淨每一滴,

心中卻不斷升起失落感。

 

她有獨立的經濟能力,要的不是他的錢,

她是一個觀念頗為前進的現代女性,不曾想著要他給名份,

她要的,只是想生一個流著兩人血液的孩子,

這件事對她來說是一種浪漫,也是一種具有神秘感的宗教儀式。

 

「艾醫師,妳說,他為何不想要我有孩子?我已經說過,我不跟他的孩子們爭產!」

 

我看著這將深遠影響下一世代的文學新星,心中泛起了憐憫,

「他沈溺的只是妳的愛和性,不是有妳的家庭。」

 

「那麼,我在床上還能怎麼做呢?」

她的眼神,讓我驚覺她這個問句竟然是真心的。

 

「那麼離開他一陣子試試,看看他能不能度過沒有妳的日子。」

 

「我不會這樣對他的,我和他在一起非常愉快。」

「沈溺的是我。」

 

 

 

 

 

(未完待續)

 

濕 紙巾 FB粉絲團

 

 

 

▼你可能還想看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3)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4)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5)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6)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7)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8)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9)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0)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1)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2)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3)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4)

雙 腿 交 錯 II │ 快 感 的 焦 距(15-完)

 

 

濕 紙巾

人格時常處於分裂,

早上畫童書插圖、下午寫色情小說,

今天參加國家政策研討、明天擔任性愛諮商。

想當濕紙巾,因為總是讓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