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約炮Cafe&bar(9)

Share

約炮Cafe&bar(1)

約炮Cafe&bar(2)

約炮Cafe&bar(3)

約炮Cafe&bar(4)

約炮Cafe&bar(5)

約炮Cafe&bar(6)

約炮Cafe&bar(7)

約炮Cafe&bar(8)

那天之後傑夫幾乎每天都會來店裡,我們就這樣成為男女朋友,我哥廣雄常常在洗杯子的時候碎念:「怎麼這種好事就沒有我的份,哼哼。」

店裡的生意也越來越好,可是大家都不會跟我們要房間鑰匙,反而是換了座位開始聊天。

「有時候只是想多認識異性。」

「好像也沒那麼想做愛,但能跟女生聊聊也不錯啊!」

「玩累了,也想定下來了。」

大家開始有不同於一開始的說法,我哥一邊看著粉絲團的留言一邊竊笑著。

「你笑甚麼?」我問。

「妳覺得大家是不是把糸覓當成聯誼廳了啊?!」廣雄一口喝下那杯拉花失敗的拿鐵,想很帥的展現卻因為太燙嗆到,噴了2號桌的女生一臉咖啡…

「抱歉抱歉!真的很不好意思,妳還好嗎?」我趕緊抓了手邊的紙巾給客人,廣雄發現自己丟臉到不行而倉促躲起來,難怪他追不到女生!

「沒有關係,真的沒關係啦~」女客人撥撥弄亂的劉海,一邊笑笑跟我揮手。

「我哥就是這樣,他不是故意的,只是他有點害羞靦腆,請妳原諒他現在沒有膽子跟妳道歉。」

「呵呵,但這樣滿可愛的呀~」她眼神不斷掃瞄著我哥離去的方向,莫非…

「這樣吧,我下禮拜會再來,希望能跟他碰到面囉!」然後她就拎著小包包離開了。

我真的覺得這裡太多失控的客人了。

還是我跟我哥就是天生M屬性,很容易吸引這些霸道奇怪的傢伙?

但更奇怪的是,一個禮拜後,我哥廣雄竟然穿著西裝來上班?!西裝?!

「我相信就是她了!我開這間店就是為了等待她的出現!」還捧著一束花。奇怪,他什麼時候買的花?

一直到下午四點都還沒看到那位神奇的女客人出現,我哥的西裝也只剩下捲起袖子沾到咖啡的襯衫,連西裝褲都換回原本的短褲了。

突然那女生穿著一樣的鵝黃色洋裝,打開了糸覓的店門…

一個月之後,她就成為糸覓的老闆娘,而糸覓也在新任老闆娘的「投資」之下,從一個轉角小店面變成雙店面,本來的約炮配對也調整成一般的聯誼配對。

但也因為我們飛快的成長,糸覓甚至多了「月老咖啡」的稱號。

我們也好久沒聽客人的故事了,今天卻看到了一個熟面孔。

是被騙炮在店裡大哭的阿Ru,有洋派的外表卻根本是隻小綿羊,她今天只喝了一杯摩卡卻像喝了長島冰茶一樣,我們眼看不對勁趁只剩下兩個熟客就拉下店門。

「嗚~~男人都是騙子!明明就只是想跟我打炮而已,為什麼要裝得一副多在乎我啊,嗚嗚嗚~」看來阿Ru今天不哭翻糸覓的屋頂,是不會離開的…

「其實男人對妳只有性慾是可以察覺到的。」號稱客人裡吃最開最帥最壯的Jimmy突然插進來,是插話的插進來。

「男人在摸妳的身體,只摸胸部跟下體,還是會摸妳的臉妳的頭?」

「男人看妳很騷的樣子,但會不會在完事後說妳可愛漂亮?」

「最重要的是啊…從一開始你們怎麼認識的,大部分的男人一開始把這個女人放進檔案中,如果關係界定就是『炮友』,就算他對妳暈船了也會擔心妳不想戀愛啊!更何況他只看到妳騷樣,根本不知道妳哪裡適合當女朋友。」

Jimmy說完這些話,阿Ru哭得更慘了。

那天就像一場鬧劇,最鬧的是阿Ru竟然還是被Jimmy帶走了。

隔兩天阿Ru笑盈盈出現在店門口,這次的故事難不成…

Mrs.L 好攝戀人

《下週三待續》

Advertisement
Mrs.L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