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親愛的朋友,我和妳男友上床了!

四個好姐妹走在百貨公司林立的商圈,初夏的涼風撩起我們的裙,同時其中一個她宣布:他又大又粗的屌只會橫衝直撞。我們全部都笑了。J對這個話題最感興趣,不斷追問其他細節,一邊呵呵笑著。J絕對只是好奇,比我們都少了嘲笑嬉鬧之意,她一面關心每個姐妹的感情狀況、在床上性福嗎,然後也說自己過得很好,講些和男友Chris同居的情況,未來計畫什麼的。J和Chris是真的很穩定。「那Chris的那根怎麼樣啊?他床技好嗎?」換J被追問。是一根勃起時會往左彎的屌,按Chris自己的說法,他會說自己的陽具又大又翹,從背後頂會很舒服的;硬著的時候無法挺起站立,像隻香蕉被擱在肚皮上。

 

當然這並不是我從J那裡得知的。

 

Chris第一次傳給我訊息的時候,我感覺像一道是非題。回覆他或者不理他。圈還是叉?我知道這則訊息的意圖,而朋友的男友不能碰(難道不是朋友的就可以?),碰了我自然會成為無法被原諒的人。藏好就對了,只要不被發現,J還是我的朋友,我也未曾破壞這對愛侶。

 

剛開始和Chris相處的時候,我不斷複習J和我們說過的那些。像是並肩時頭的位置能剛好靠在肩膀,出手大方但又不會俗氣,很多貼心的小動作。那些美好的想像畫面一一兌現。在J和家人出國的十天,我和Chris脫離聊天視窗,正式面對面擁抱、親吻。我們都說對方很好很好。那種好是好在我們沒有要在一起,好在我們是彼此逃離生活的避風港,好在我們的關係原先就不充實。

 

 

我們幾乎不會談到J。只有幾次,Chris告訴我,他的生活作息和J是連結在一起的,一起早餐晚餐消夜,一起起床一起度週末。太靠近了,反而遺漏掉一些縫隙。躲在那個縫隙裡,我們聊著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事,那些說出去要人笑的,像是在辦公室影印機卡紙,印一張文件耗掉半小時;或在路邊踩進一個凹洞,險些跌倒的糗態。越說越多,越說越親密,伴隨著對耳聞許久的人的信任與好奇。

 

在J和Chris的套房裡,一對戀人充滿回憶也預習未來的家,我握著彎曲的陽具,一邊問著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注意到我?Chris說他很難不注意女友的好姊妹裡有他的菜,要和J分手並不容易,但是和J的朋友玩玩或許還可以。我舔著他的龜頭,開始吞吞吐吐,嘴巴忙碌起來,不再問為什麼。當他壓在我身上進出的時候,我盯著天花板,整個房間歪斜扭曲,像他陰莖的弧度。

 

Chris說送我回去,我說不用了,自己搭車就好。真的結束的時候,一個人比較好。他拿在手上的手機螢幕突然亮了,隨後我口袋裡的手機也震動。

 

是J傳來的訊息:「回到台灣了!!買了很多禮物回來唷!」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