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頭號色情狂(12)

頭號色情狂(1)

頭號色情狂(2)

頭號色情狂(3)

頭號色情狂(4)

頭號色情狂(5)

頭號色情狂(6)

頭號色情狂(7)

頭號色情狂(8)

頭號色情狂(9)

頭號色情狂(10)

頭號色情狂(11)

 

 

 

 

五光十色的燈光飛繞,舞池中的男女隨電音音樂盡情搖擺著身軀,艾咪點了酒坐在角落,默默看著來往的人群。

 

她實在沒有跟人搭訕的欲望,純粹只是來解悶。

 

「嗨,這位美麗的小姐,可以請妳喝杯酒嗎?」

 

「老娘沒心情,離開我的視線。」

 

這已經不知是她第幾次拒絕上前勾搭的男性。

 

艾咪搖晃著酒杯,酒面上卻莫名倒映出那個男人的臉龐。

 

靠,她是中邪了?還是被下蠱了?居然出現幻影?

 

艾咪眨眨眼,一臉不耐,索性一乾而盡。

 

幹嘛這麼牽腸掛肚?可惡!說要來找小鮮肉,結果一點興趣也沒有……

 

就在她喝得暈頭轉向之際,忽然,遠處響起一聲吆喝。

 

「統統不准動!臨檢!」

 

啊?臨檢?警察臨檢?

 

艾咪意興闌珊地趴在桌面上,等待配合。

 

唉,連出來玩透透氣都會掃興,看來今天不是好日子。

 

她茫然的視線中,只見人群走來走去,其實她一點也不在意,現場發生了什麼事情。

 

反正她只是純粹來喝酒的,而且有點茫了,只要配合就好,不會出事。

 

但……

 

「妳在這裡做什麼?」

 

艾咪面向桌面的臉悶悶透出聲音,「什麼在這裡做什麼?老娘在喝酒,沒看見嗎?」

 

又一個來搭訕的,煩不煩?

 

「為什麼不回家休息睡覺?」

 

有完沒完?還管到她睡不睡覺?

 

「先生,我成年了,出來玩很正常。還是,你想要問我的手機,打給我爸爸媽媽,叫他們帶我回去?」她嘲諷地說:「這種要電話的老套把戲,早就過時了,換點新花樣。」

 

她扮了個鬼臉,繼續趴在桌上。

 

「好,公事公辦,請拿出妳的證件。」

 

艾咪慢吞吞地掏著包包,摸出身分證,遞給對方。

 

「原來妳叫郝仕多?」對方忍了一聲笑。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對啦!怎樣?叫Costco犯法了嗎?!好好臨檢,不要隨便取笑人家的名字!」

 

就是因為這樣她才取了艾咪這個綽號行走江湖,每次拿出證件都要被取笑一次……哼。

 

「難怪我怎麼問妳的名字,妳打死都不肯告訴我,還說妳的名字是老爸取的,很獨特,很難跟『人』撞名……」原來是跟店家撞名啊。

 

「喂,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我什麼時候被你問過名字了?」艾咪抬頭一瞧,湊近臉看著對方,不看還好,一看呆愣。

 

「你?!」

 

「有什麼問題嗎?就是我。」

 

艾咪眨眨眼,定睛一瞧。

 

真是那個上完床就跑的渾蛋!

 

她下意識地揪起他的衣領,「這段時間你給我溜到哪裡去了?你這個落跑俠!」

 

一旁員警看了,不禁出聲,「小姐,執行公務中,妳放尊重點!」

 

「沒關係。」李垣海回頭交代兩句,登錄完郝仕多的證件,默默先將人帶出門口。

 

「幹嘛啦?別拉拉扯扯的!」一路被人拖出夜店的郝仕多一臉不爽。

 

「我幫妳叫車,妳現在就給我回家睡覺。」

 

「你憑什麼管我?打完砲人就不見的傢伙!」

 

她的嚷嚷讓他變了臉色,「小聲點!我不是故意不聯絡的,局裡人手不夠,臨時被召回去幫忙執行勤務,忙到沒時間聯絡,想說等忙完告一段落,我再問問阿姨妳的電話……」

 

「藉口!藉口!我不聽!我不聽!」艾咪搖著頭摀著耳朵,像小孩子耍賴。

 

李垣海沒轍,說:「好好好,我等妳酒醒再解釋給妳聽。現在,我先招計程車送妳回家。」

 

「我不要!」艾咪抓緊了他的衣袖,「你又想落跑了對不對?休想!今天你到哪,我就跟到哪!」

 

「我要執行勤務!」女人番起來時真不是蓋的。

 

「管你執行什麼鬼勤務,我跟定你了!休想再落跑!」艾咪大聲喧嘩,死命揪著李垣海不放,糾纏一會兒,李垣海決定投降。

 

他回頭跟同事說了兩句,幾個人露出詫異又好笑的眼神,最後點頭。

 

這隻醉鬼,最後被人藉故抓上了警車。

 

而且……

 

「那個……司機,到中山北路時叫我一下。欸,記得按跳表喔!」

 

還把警車當計程車。

 

 

12夜粉絲頁

 

 

流竄在城市燈火闌珊一隅的靈魂,想說的那些話,都留在了故事裡。 https://www.facebook.com/12nigh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