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那些背著另一半一夜情的人

▲(圖/Shutterstock)

約炮對我來說,就是從日常生活裡逃逸。

和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相見,彼此脫個精光。世界原來那麼大,還有各式各樣的身體:鬆垮或結實,窄瘦或寬肩,粗獷或細緻,毛茸茸的身軀或光滑的肌膚;有些男人的陽具短小,下面掛著的陰囊也不大,當然也有些是壯碩的陰莖。

 

交往五年,和男友一起的生活看起來平靜而穩定,越來越懶著過紀念日,沒有任何浪漫驚喜。換了新工作之後,我有點難以適應,卻也沒向誰提起。有一晚,男友和他同事喝酒應酬去了,我自己在外面吃飯,點開匿名交友軟體,不著痕跡地和陌生人短暫聊天。

直到有次,其中一個匿名陌生人想加我的Line,一念之間,我把ID給他。名叫H的男人正式闖入我的世界。

 

這樣的交友方式能換來什麼,彼此是心知肚明的。H說他有女友,約炮對他來說就像「比較刺激、舒服的手淫」,他可以不帶感情地做愛。

我和H在車站碰面,他慎重地擁抱我,然後我們去看了他喜歡的展覽,在便利商店裡簡單吃些東西,像是一對拘謹的戀人。進了旅館房間,我脫下鞋襪,拉上窗簾,一轉身H就把我抱起來放到床上。他先褪去我身上所有衣服,自己只脫上衣,很短暫地吻我,嘴唇往下滑直到貼上我的私處;我呻吟,低頭看他抓著我的雙腿,不斷舔舐陰蒂和唇瓣,觸感柔軟、溼滑;我感覺到陰道裡一陣瑟縮。

做完愛之後,就像經歷一場深刻的喝酒談心一樣,彼此間變得不再尷尬。我們到旅館附近的地下美食街吃飯,H隨性地跟我點了相同的餐。他告訴我,他很少來台北,很多地方都不熟悉。一邊說著,手機螢幕亮起,他快速回覆訊息。我看到手機桌布是他和女友的照片。

「哈哈我們都死會了!這樣很好啊,妳就不會問我『為什麼要用交友軟體?』,因為妳自己也知道原因。」見面之前,H曾這樣告訴我。我和男友既沒有爭吵,也已經磨合到看不見任何問題,說真的,我還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偷偷背著男友約炮。

但能和陌生人說工作上的微小煩惱,能傾聽遙遠的人的另一種生活是迷人的。拋下女友,特地從南部來找我上床這件事也是迷人的。H告訴我,他對我的依賴日漸加深,和我相處的這一夜很快樂。他可能暈船了。

回到旅館房間,H靠著枕頭坐在床頭,我跨坐到他身上,把他的頭擁入懷中;他輕咬我的乳頭,我示意他再大力一點,直到把我弄痛。他壓在我身上,進入我之後,小小聲地在我耳邊說「我喜歡妳」。我環抱他的肩膀,雙腿夾緊他的屁股往更裡面推送;H奮力地抽插,我在他底下扭動呻吟。

和炮友做愛的每一刻,我都不曾想起自己,也不會去想男友的一切。赤裸著身體在房間和陌生人面對面,就是一場最新鮮刺激的逃逸。

 

內衣的一角-黛西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