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禁愛危情鎖鏈(13)

禁愛危情鎖鏈(1)

禁愛危情鎖鏈(2)

禁愛危情鎖鏈(3)

禁愛危情鎖鏈(4)

禁愛危情鎖鏈(5)

禁愛危情鎖鏈(6)

禁愛危情鎖鏈(7)

禁愛危情鎖鏈(8)

禁愛危情鎖鏈(9)

禁愛危情鎖鏈(10)

禁愛危情鎖鏈(11)

禁愛危情鎖鏈(12)

 

圖/Shutterstock

 

 

「既然這樣,暫時留下來吧,反正我家裡的空間還夠。」葉冬陽的右手握住了余采蘋擱放在大腿上的左手。她的小手在他的手心裡,悄悄握緊了拳頭。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她低聲地說。

他挑了挑眉:「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為,我是家裡的獨生子,也沒有兄弟姊妹……。」

「所以,把我當妹妹看?」她抬眼看他,微微一笑。

葉冬陽突然覺得懊惱,他不是那個意思,她和Nancy不一樣,他也不知該怎麼說,總之就是不一樣。

「我……,其實我很好奇,妳喜歡……我……的身體嗎?」這個問話實在太尷尬了,把他自己搞得頭皮發麻,但他無法忽視在采蘋身邊時的那股蠢蠢欲動。是的,就是這點不一樣吧?他對她有渴望、有性衝動,但對Nancy卻沒有。

 

采蘋的臉頰刷上一抹紅暈,從小巧的唇瓣之間呼出了深長的一口氣:「說實話,還……蠻喜歡的。」

他握著她的那隻手,不自覺地捏得更緊密了。他如果告訴她,魏齊政有可能在他們做愛的時候再回來進駐到他的身體裡,她會怎麼想呢?他不是要藉機佔她便宜,相反的,他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和她一起。

「可以告訴我,先前齊政是怎麼離開那個年輕男孩宿主的嗎?」

她微微皺起眉頭,在記憶裡搜索:「男孩的身體不知怎地出現了排斥反應,開始生病,齊政的靈魂不時被拋出體外,後來他過世走了,齊政再也回不去了……。」

葉冬陽嘆了口氣:「所以,或許有一天,這也會是我的下場嗎?」

她張開原先握成拳頭的左手,手心向上反握住他,再伸出右手交疊在他的手背上,用溫暖而主動的肢體語言,表達她的善意。

她誠懇地說:「不,我不想看見這個下場發生在你身上。」

他沈默了幾秒鐘,看進她的眼睛,認真地凝視著她如明潭般清亮的美眸,做了這個危險的請求:「余采蘋,妳願意接受我嗎?我是葉冬陽。」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