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慾望辦公室(8)

慾望辦公室(1)

慾望辦公室(2)

慾望辦公室(3)

慾望辦公室(4)

慾望辦公室(5)

慾望辦公室(6)

慾望辦公室(7)

 

圖/Shutterstock

 

 

我沒想到眼前有如天菜般的Leo會問我喜不喜歡他?我們之間不是炮友關係嗎?難道他喜歡上我了嗎?

 

「我開玩笑的啦!妳認真在想喔?」Leo放開本來抱住我的手,兩個人坐在床上沉默了一會,「我先去洗澡。」Leo說。

 

 那天我們做愛很簡短,沒有太多的前戲,Leo的手很快就輕撫著我的陰唇,感覺得出來他想快點刺激我的身體,讓愛液潤滑我的蜜穴。而我也因為早就習慣他的身體,很快就放鬆進入狀況,扭著屁股等他更多更多的挑逗,任他的手在陰唇、陰蒂間恣意滑動,手指摸過的地方都堆滿了對性的渴望,像他那種腫脹的肉棒一樣,被慾望緊緊捆住。

 

在愛液因為高潮來臨而噴了他一手之後,他馬上將已經快失去理智的肉棒插進我的身體,這樣的敏感刺激感從未有過,我幾乎要哭喊出來這份快感,身體完全不是自己的,我的四肢我的身體都不見了,只剩下陰道的存在。

 

如果真的有做愛爽到升天之說,就是這瞬間吧。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